LOADING STUFF...

是寻衅滋事,还是恶作剧?警方回应女老师遭网课爆破后死亡案

资讯2周前发布
468 0 0

是寻衅滋事,还是恶作剧?警方回应女老师遭网课爆破后死亡案

是寻衅滋事,还是恶作剧?警方回应女老师遭网课爆破后死亡案
2022年10月28日,刘韩博老师的网课被入侵。(受访者/图)
事情过去一年半了,关于母亲的突然死亡,刘媛媛还在寻找一个说法。
刘媛媛的母亲刘韩博,生前为河南新郑三中历史老师,在一次给学生上网课时,遭遇陌生人“入侵”课堂捣乱,两天多后被保安发现独自死于家中。刘韩博之死,让一种被称为“网课爆破”的现象为更多公众所知。
2024年4月21日,刘媛媛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据其所知,公安部门在2023年5月就已侦查完毕,但检察院迟迟未受理。至今,家人也未等到网课爆破者的道歉。
2024年4月25日,新郑市公安局专案组一位负责人就该案疑难点回应南方周末。并透露,公安部门在7个省份锁定了11名嫌疑人,其中2名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1名为16至18岁之间的未成年人,其余8人年龄在16岁以下。目前,检察机关已正式受理该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这个案子不会不了了之的。”
是寻衅滋事,还是恶作剧?警方回应女老师遭网课爆破后死亡案
2022年暑假时,刘韩博的女儿拍摄的母亲的背影。 (受访者/图)
尸体未尸检,死因难以确定
最后一堂网课结束之后,没有人知道,刘韩博发生了什么。
这堂网课的直播录屏显示,先是几名未明身份者闯入课堂,循环播放着嘈杂的电音神曲,此后还在共享屏幕上连续打出一长串杂乱的辱骂。
班上一名女同学此前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那堂课杂乱的辱骂、性暗示词汇之中,她听到一阵微弱的哭声。在媒体的报道中,哭声来自另一位进来试图维持秩序的老师,但她确定,哭声来自刘韩博。
十多天内,刘韩博的课堂已是第三次遭遇“爆破”,这位不知如何应对的老师,提前20分钟结束了网课。
刘韩博的丈夫当时在外地工作,两天里一直没打通妻子的电话。那是疫情封控期间,“如果爸爸回来的话需要隔离”,刘媛媛解释,“他让我们小区的保安赶紧去家里看看。”
2022年10月31日早晨八点多,刘韩博被保安发现时已无生命迹象。不久,新郑市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呼吁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网络暴力网络违法犯罪行为”。
案中首先的疑点是刘韩博的死因,有观点质疑,网课爆破和刘韩博之死是否真的存在联系。刘媛媛对南方周末表示,母亲每年的体检结果都很好,从没有过心脏疾病。而上网课的那段时间,她观察到,“上完课之后,她经常会在沙发上躺一会儿”。
2024年4月25日,新郑市公安局专案组一位负责人对南方周末回应,2022年10月31日,警方接到的第一次报警来自小区物业公司,当时警方和家属都不掌握刘韩博生前经历过网课爆破的情况,公安机关起初将其作为一起非正常死亡警情处理。
警方接警次日,新郑三中陆续有老师和学生告诉刘媛媛,刘韩博生前最后一节网课上发生过网课爆破。
11月2日凌晨,刘媛媛在微博上发布了刘韩博生前最后一堂网课的直播录屏。
当天上午,公安机关第二次接到来自家属和校方的报案,受理刑事案件。当时,警方告知刘韩博的家属,需要对尸体进行解剖,才能明确刘韩博的确切死亡原因。但家属拒绝了尸检,当天晚上,刘韩博的尸体被火化。
警方提供了刘韩博最后一次网课前后的时间线:20:16,网暴情况出现,持续3分50秒。21:10,网课结束,刘韩博随后给全班同学布置了作业。21:55,她对外发送了最后一条微信,是在家族群里分享了一篇文章。
警方认为,现有侦查结果只能证明在刘韩博的课堂上的确发生过滋扰行为,但不能证明这种课堂滋扰行为直接导致了刘韩博的死亡。
是寻衅滋事,还是恶作剧?警方回应女老师遭网课爆破后死亡案
刘韩博生前直播的办公桌上。(受访者/图)
8名嫌疑人年龄在16岁以下
刘媛媛在社交媒体提到,2024年1月,她和父亲、妹妹与公安部门的案件承办人见面时,对方提到“曾多次移交检察院,但未被受理”。2024年2月5日,她到新郑市检察院信访大厅咨询案件进展,被工作人员告知,检察院尚未收到公安部门提交的案件材料,案件未录入系统,检方目前没有案件承办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间一般为一个月,对于重大、复杂案件,可以延长半个月。如果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以两次为限,每次一个月。补充侦查完毕移送审查起诉后,人民检察院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
对于公检部门就“案件是否移送”产生的分歧,专案组负责人表示,案件于2023年5月中旬侦查终结,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向检察机关提出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初步阅卷后认为需对定性进一步研究,未予受理。
专案组负责人解释,尽管该案不属于重大敏感案件,但公检部门还是进行了提前会商。
但第一次会商之后,双方意见产生分歧。警方认为,这些嫌疑人虽然只来过一次刘韩博的课堂,但他们曾多次入侵全国各地其他老师的网课,累计影响了超过5万人。这种“随机”选择不特定的教师辱骂,且严重扰乱课堂秩序的行为,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要件,达到了性质恶劣的情况。但检方认为,入侵网课属于特定时期内的一种特定案例,未成年人的“恶作剧”行为是否已经达到犯罪的程度,仍有争议。
刘媛媛称,2024年1月23日,她第一次去新区派出所时,民警曾提起,他们接到检察院的口头告知,可以以行政处罚的方式结案。
对此,前述负责人解释,案件移送初期,检察机关认为,嫌疑人的行为达不到寻衅滋事罪中情节恶劣的情形,确实提出过这个建议。但公安机关始终以刑事案件为侦查方向,已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未考虑过以行政处罚的方式结案。
此后,公安部门在7个省份锁定了11名嫌疑人,其中2名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1名为16至18岁之间的未成年人,其余8人年龄在16岁以下,当中2人为新郑人。公安机关对3名16岁以上的嫌疑人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并对16岁以下的嫌疑人采取了行政处罚和批评教育等措施。
刘媛媛还称,2024年4月18日从新区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处得知,有一位法官要“提前介入”阅卷,但他们辗转联系到这位法官,对方表示对案件没有印象。
专案组相关负责人透露,由于在案件定性上公检双方并未达成一致,而此案社会关注度较高,新郑市人民检察院提出,要请示上级检察机关指导。对于家属提到的“法院提前介入”的情况,2024年1月和3月,公检法部门两次就该案召开“三长”会议,但法院方并未全面阅卷,没有表态。
该负责人透露,目前检察机关已受理该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应受访者要求,刘媛媛系化名。南方周末实习生许跃对本文亦有贡献。)
南方周末实习生 张爔文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责编 吴筱羽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