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资讯2周前发布
844 0 0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一纸公告,让37岁的“创二代”蒋安琪,正式接过了家里的“矿”。
近日,锂业三巨头之一的天齐锂业发布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公告内容显示,69岁的天齐锂业创始人蒋卫平辞去董事长职务,其37岁的女儿蒋安琪正式接班董事长。
这距离蒋安琪首次进入天齐锂业任职,过去了八年时间。接班前,蒋安琪已从2022年起,在副董事长的职位上待了两年。
从此前公开现身的照片和视频来看,出生于1987年的蒋安琪颇显成熟,面对行业的现状,也是侃侃而谈,颇为自信。
只是,此时天齐锂业正处于动荡期,外界不确定因素过多,业绩亏损严重,对蒋安琪而言,刚一开局,面临的可能就是“王者”级别的难度。
筹备8年的接班计划
与杉杉股份创始人郑永刚秉持着“儿子生在我家,公司就该他继承”的理念不同,蒋安琪接班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谈到接班人问题时,蒋卫平曾说过,天齐锂业不会因为董事长一个人而影响企业的发展。蒋安琪能否成为其事业的接班人,首先是要考核她的能力能否胜任,而不是单靠血缘来推测她是否要接班。
因此,即使家里有“矿”,蒋安琪也没有过一刻松懈。
在尘埃落定之前,存在着诸多变数。为了获得父亲的认可,蒋安琪用了8年时间。
2016年,29岁的蒋安琪直奔管理位而来,进入公司担任天齐集团副总经理;2018年7月,她开始担任天齐集团董事。
对外界提及女儿的功绩时,蒋卫平无疑是自豪的。他指出,在天齐最困难的2019年、2020年里,蒋安琪慢慢成长起来,承担了远远超出了其职责的责任,上市公司董事会对蒋安琪参与公司治理的能力很有信心。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现任天齐锂业公司董事长蒋安琪 图/天齐锂业官网
对女儿最好的认可是,蒋卫平逐渐赋予蒋安琪更多在公司事务上决策的权力。
2021年,蒋安琪升职成为总经理,并于天齐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担任多项职务;同年,她担任了公司多家子公司董事职务。
1年之后,蒋安琪又担任公司副董事长,主要负责协助公司制定战略及投资规划,以及协助董事长作出主要战略决策;与此同时,她获得了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管理公司的知识层面做了更多补充。
也是从这时开始,蒋安琪从父亲身后站向台前,她开始代表公司接受外界采访、接待各个国家的来访代表团、出席有影响力的圆桌论坛等。
走得慢一点,公司向下传承时,才能更稳一些。对预备接班的“二代”来说,大多数人都有以年为单位计算的适应时间。
从近年来逐步接班的“二代”们来看,蒋安琪8年的任职经历已经是比较短的,除了郑驹也是8年之外,“立白太子”陈泽滨经过了14年,杨惠妍是19年,而最长的宗馥莉则是20年。
而如此长时间的历练,在他们这些继承人看来,也是十分必要的。经历每一个岗位时,他们需要有更多的付出,也有更多的收获。
陈泽滨曾说,“在任何一个岗位,都不会因为只负责那一块,就局限视野和考虑的维度,而是从家族企业的主人翁精神、全局视野来看工作,从一开始就是全面考量。”
家里的“矿”,大起大落
对蒋安琪来说,家中有矿,并不是“日子不愁”。
早年间,蒋卫平能将公司做起来,很大一个原因在于他的骨子里透出一股“赌性”。
2010年上市时,天齐锂业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为了快速发展,蒋卫平开启了一场“豪赌”。
2014年,蒋卫平最终以30.4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泰利森51%的股份,这几乎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因为当时天齐锂业总资产还不足17亿元。
但这次收购很快让蒋卫平尝到了甜头,2013年~2018年短短5年时间,天齐锂业年营收从4.15亿元涨至62.44亿元,净利润也从亏损1.32亿元扭亏为盈至22.1亿元。
2018年,他故技重施,顶着五倍杠杆的压力,斥巨资280亿元收购了智利锂矿巨头智利化工矿业公司(简称“SQM”)23.77%的股权,天齐锂业顺势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两次不留退路的“蛇吞象”之举,都曾让外界为之震惊。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天齐锂业创始人蒋卫平 图/天齐锂业官网
好在2021年,“双碳”战略启动,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作为电池的首选核心原材料的锂矿也迎来爆发期,蒋卫平看似又“赌对了”。2021年-2022年,天齐锂业的营收分别同比增长了1.3倍和4.2倍。
不过,这种优势没能持续太久,一味的扩张与并购,是一种激进的做法。
2023年第四季度,天齐锂业开始走下坡路,总营收为71.04亿元,净亏损为8.01亿元。到2024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营业总收入25.85亿元,同比下降77.42%,净亏损38.97亿元。
目前,天齐锂业市值在650亿左右徘徊,与2021年8月最高点2012亿市值相距甚远。
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天齐锂业总结主要受两大因素影响。
首先是锂产品销售价格同比大幅下降,公司锂产品毛利大幅下降。
2022年天齐锂业如日中天的时代,锂能源还是稀缺资源,而天齐锂业旗下的SQM,在智利运营着全球储量最大的锂盐湖——阿塔卡马盐湖。手中有矿的天齐锂业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智利阿塔卡马盐湖
但从2023年开始,全球锂业供不应求的局面逐步缓解,导致锂产品价格回落。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平均价由年初的51万元/吨下跌至年末的10万元/吨左右,跌幅约80%。
其次是根据SQM的公告,其基于最新税务诉讼裁决情况重新审视所有税务争议金额的会计处理,并预计可能将减少其2024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约11亿美元,导致其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利润的减少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天齐锂业依靠SQM获取锂资源的难度也在提升。
根据中国驻智利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披露在商务部的信息,为了智利国家锂能源战略,智利政府计划将阿塔卡马盐湖列为战略性盐湖,这意味着智利官方需要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
而据多家媒体报道,2023年12月底,SQM发布声明称,该公司与智利国有企业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达成了一项框架协议,SQM将其智利阿塔卡马盐湖资产的多数股权移交给Codelco,以换取其业务再延长30年至2060年。
这对天齐锂业而言是个绝对的坏消息。如果交易进行,不止天齐锂业会稀释在SQM锂业务中的现有利益,更可能失去进一步接触优质锂资源的机会。
也就是说,当初倾尽全力收购的SQM,现在变成了天齐锂业的一根刺,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逆境中的自救
这几年,“二代”接班的消息不在少数。
宗庆后去世后,宗馥莉结束了长达20年的磨砺,站上父亲曾经的位置;郑永刚骤然离世,郑驹临危受命,成为杉杉集团新一代掌舵人;作为立白创始人陈凯旋的长子,陈泽滨也终于在2024年年初正式全面接手企业……
随着年龄增长,精力不再如从前,那些“创一代”的父辈们大多希望尽快将公司、企业一并传承给子女。
实际上,在掌舵人新老交替之时,天齐锂业就已经着手寻找新增长点,蒋卫平给出的解法是,布局锂电池产业下游 “自救”。
在电池领域,2022年天齐锂业参与了中创新航港股认购,并通过成都天齐持有北京卫蓝新能源5%的股权。
另外,天齐锂业的官网中显示,其参与投资了厦门厦钨新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航天电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及美国固态电池初创企业SES公司等。
蒋卫平曾明确表示,“要更多参与下游,共同发展,形成良好的上下游产业链,避免出现远远超出正常价格的情况。”
后来,天齐锂业竟然加入到了“造车”行列。
2023年9月,天齐锂业发布消息称,其分别与吉利控股、梅赛德斯-奔驰、smart品牌全球公司(下称smart)签署多项合作协议。
其中,天齐锂业与吉利控股和梅赛德斯-奔驰分别签署的协议,为战略合作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与smart签署的则是股份认购协议,以11亿元领投smart的A轮融资。
对于投资新能源汽车公司,天齐锂业表示,本次投资将加深公司与下游产业链的合作,为公司展开业务拓展新的触角和反馈,有利于公司在践行垂直一体化发展战略的同时探索产业链循环发展的机会。
“家中有矿”的37岁白富美,接手650亿商业帝国
天齐锂业与smart品牌正式签署认购协议。图/天齐锂业官微
不过,这种“自救”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是治标不治本。
他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下游新能源车的增速放缓、价格竞争,都不利于上游锂矿开采的业绩表现,同时部分锂矿此前的投资成本较高,也会削弱收益基础,这是天齐锂业面临的根本问题。而无论是合作还是投资,都不会显著改变当前整体市场格局与趋势,所以这种自救并不能根本性改善上市公司遇到的困境。
而在此时,领导层的变更也是一场豪赌, “二代”接班刚起了个头,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有券商分析师对媒体表示,目前资本市场上对“二代”接班没有很强烈的偏好,即接班或不接班都不会带来利好或利空,市场还是更多关注公司的综合治理水平。但是,目前“二代”接班人的经营能力、市场的认可度、给公司带来的价值等,仍需要时间去证明。
市场接受度、技术创新、长短期战略变更等,对蒋安琪都是一道新的考题。
沈萌指出,年轻人或许会有更新颖的视角看待市场、行业与企业,可能会带来不一样的思路,但相对经验或许有限,还需要更多协助完成平稳过渡。
而对于天齐锂业那些遗留下来的隐患,蒋安琪能否处理得当,或将直接影响企业未来的结局走向。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