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原董事长及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知情人称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资讯2周前发布
927 0 0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及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知情人称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每经记者:陈星    每经编辑:董兴生
5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云南白药(000538.SZ,股价56.49元,市值1007.93亿元)原董事长王明辉及原高管王锦、尹品耀等人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当地纪委监委带走调查。截至目前,云南白药方面对此消息未有回应。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去年3月至今年2月,前述高管均在新任期开始后几个月内相继离职,且在阐述离职原因时均称系“个人原因”。
记者进一步向接近云南白药方面的人士求证得知,王明辉等人被调查或涉及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现已更名云白国际0030.HK,股价0.14港元,市值9.52亿港元)一事。该事项也是云南白药启动混改后的第一起收购案例,彼时,云南白药将此举意图阐释为“提升国际化水平,进军工业大麻业务”。但实际上,万隆控股一直以放债为主营业务之一且近年来出现借款人债务违约,并在2022年给云南白药造成大额减值损失。
原董事长王明辉等人被调查?知情人称或涉收购万隆控股一事
5月8日晚,《经济观察报》报道,云南白药爆发窝案。公司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运营官兼高级副总裁尹品耀等5位公司曾任高管,从2023年初至2024年初,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9日早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前述事项分别向云南白药董秘办、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求证。公司董秘办电话一直处于占线中,截至发稿,也未获得董秘和证券事务代表回复。
但记者从接近云南白药的知情人士处获悉,云南白药原董事长王明辉的确在接受调查,且调查时间已久。“从去年开始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人士还透露,王明辉被调查或是因其在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时涉及转移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
记者回溯云南白药过往公告发现,王明辉辞职的确较为突然。去年3月,云南白药公告称,时任董事长王明辉辞职。尽管王明辉在云南白药有20余年的工作经历,但公告仅有寥寥数语,称王明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以及在云南白药及其控股子公司的一切职务。而彼时,王明辉的新任期刚刚持续4个月。
同时披露的独立董事核查意见显示,经核查,王明辉辞职披露原因与实际情况一致。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及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知情人称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而前述知情人士提到的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一事,发生在2017年至2021年间。彼时,正处于王明辉的董事长任期之内。记者还注意到,收购万隆控股不仅是云南白药启动混改后的第一个大规模收购项目,云南白药更是一路增持,对万隆控股“情有独钟”。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白药和万隆控股的交集始于2017年。当年4月,万隆控股与云南白药旗下清逸堂共同在中国香港建立合营公司,推广后者的产品。同年9月,万隆控股正式引入云南白药为大股东,通过吸收合并白药控股,云南白药持有万隆控股29.5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9年,王明辉就已接任万隆控股主席,原主席周泓调任副主席兼任万隆控股行政总裁。同年10月,云南白药披露,拟以自筹资金7.3亿港元为对价,认购万隆控股的可换股债券。认购和换股完成后,公司预计将持有万隆控股经扩大后股本的45.86%。2021年4月,双方拟共同出资组建一家从事工业大麻相关产业链业务的合资企业。
2021年11月,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将全面要约收购万隆控股集团。假设要约获全面接纳,按照每股0.285港元的价格,本次交易对价约为12.78亿港元。而在要约收购后,公众人士持有万隆控股比例缩减至21.44%,这不符合《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中规定的最低公众持股量需达到25%的要求。此后,通过一系列增发操作,公众持股重新回到港交所规定线以上,云南白药上述收购事项才终于达到合规要求。
一番持续数年、耗资数十亿港元的收购,万隆控股凭什么获得云南白药的如此青睐?彼时,云南白药将收购万隆控股的理由解释为看重后者的工业大麻业务。但记者注意到,香港万隆的主营业务之一实际上是放债。
云南白药发起全面要约收购时,万隆控股的主营业务占比为放债(7.21%)、货物和商品贸易(92.6%)以及大麻二酚(CBD)萃取物贸易(0.23%)。
此外,云南白药“费尽心思”收购的标的并未给公司带来效益。2022年,云南白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为5.79亿元,主要为要约收购万隆控股产生的商誉减值;因万隆控股部分借款人违约,云南白药还计提万隆控股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5.38亿元。
另一民资股东也参与收购万隆,云南白药内部矛盾埋藏已久
值得一提的是,在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时,云南白药的另一民资股东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陈发树也参与其中。前述之情人士提到,“陈发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
前文提到,万隆控股与云南白药的缘分始于万隆控股与云南白药旗下清逸堂共同建立合营公司。而在2013年与云南白药共同增资清逸堂的,就是陈发树。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7月底,清逸堂实业董事长张枝荣与陈发树在云南白药集团总部签订了《增资扩股协议》,陈发树成为清逸堂第三大股东。
另外,2021年9月,新华都集团(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以0.285港元/股的价格在香港公开市场收购了万隆控股5600万股股票,占已发行股本约0.87%。根据香港证监会《公司收购、合并及股份购回守则》规定,云南白药与新华都香港被视为一致行动人。
除参与万隆事项外,陈发树与王明辉及云南白药也渊源颇深。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07年,王明辉就在长江商学院结识了福建企业家、新华都实控人陈发树。陈发树外号“中国巴菲特”,在投资界长袖善舞。
彼时,陈发树对云南白药兴趣浓厚,并于2009年就试图收购云南白药股份,但这次收购后来不了了之。随着云南白药开启混改,陈发树把握住了机会。2017年,陈发树向云南白药增资,获得了20.76%的股份。2019年,云南白药混改继续进行,成功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完成后,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江苏鱼跃分别持有云南白药25.14%、25.14%、5.59%股份,新华都与云南省国资委并列成为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云南白药2024年一季报显示,陈发树控股的新华都集团持股24.25%,仍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及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知情人称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因此,陈发树成为云南白药混改中的重要角色。云南白药也由此前国资控股的局面,转变为无实际控制人且无控股股东的格局。
但这一无实控人的股权设置,却为云南白药之后的管理纷争埋下了伏笔。混改后几年,国资董事代表多次对云南白药审议事项投出反对票,暴露出云南白药内部矛盾的一角。国资股东反对的事项,包括2019年云南白药拟认购万隆控股可换股债券一事。彼时,国资股东代表董事汪戎、纳鹏杰投出反对票,理由是认购协议至今一直未能得到港交所的批准。
国资方股东还在其他反对意见中强调:“审议事项不符合云南省国有股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意见”“云南白药应充分考虑省委省政府的战略导向”等。另据《中国证券报》此前报道,对云南白药股权管理中存在的若干问题,云南省国有股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已多次向云南省国资委汇报。
近年来,云南白药饱受争议的大手笔炒股也被外界认为或与陈发树有关。2018年及此前,云南白药从未进行过证券投资类业务。而在2019年8月陈发树任联席董事长后,当年,云南白药共使用72亿元进行证券投资,此后逐渐递增。
作为福建省前首富,陈发树本人就极具“股神”色彩。而云南白药在近年的两份关于利用闲置资金开展证券投资的公告中均明确表示,公司投资执行团队由董事长/联席董事长牵头组建。
尤其是在2021年和2022年云南白药因炒股巨亏后,公司和陈发树面临的争议都达到了顶点。在2021年,一位接近云南白药方面的人士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混改”后,地方政府的意图越来越式微,“地方意图和资本意图不同,这是内部矛盾的核心”。
前述知情人士也表示:“云南白药这些‘老人’被调查,跟公司的股权结构设置有很大关系。”
离职高管曾被称“左膀右臂”,辞职时任期均未届满
云南白药特殊的股权结构,让高管之间也派系分明。《经济观察报》报道提到的王锦、尹品耀,均是王明辉的老部下。
记者注意到,在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期间,王锦、尹品耀和余娟均在云南白药任高管。其中,王锦担任云南白药副总经理、尹品耀任云南白药总经理、余娟任云南白药人力资源总监。此外,Wind数据还显示,2019年至2023年,尹品耀还陆续担任过万隆控股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成员、薪酬委员会成员等。
此前,王锦还被称为云南白药的“销售一姐”。一篇央视网于2011年发布的旧文中提到,时任云南白药副总经理的秦皖民充分肯定了王明辉的用人之道,并表示自己和王锦都是当年王明辉在昆明制药厂的部下,曾分别担任北方市场和南方市场的销售总经理,王锦更是多年的销售冠军。
和王明辉一样,王锦的离职也毫无征兆。她在离职前4个月刚刚被聘为首席销售官,新任期刚开始。而在王明辉宣布离职数天后,云南白药就公告了王锦的离职。二人最后一次公开“同框”,是在2023年2月24日一起接待了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一行的参访活动。
而尹品耀的履历显示,其生于1969年,历任昆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副经理、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财务部部长,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董事、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高级副总裁等职务。从年龄和在昆明制药厂的工作经历看,其职业生涯与王明辉也交集颇深。
余娟的个人信息中未显示昆明制药厂的工作履历。资料显示,2009年起,余娟就开始担任云南白药人力资源总监等职务,期间,王明辉任云南白药董事长。
尹品耀和余娟公告辞职前,其最新一届任期也未届满。
记者还注意到,去年10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领导曾赴云南白药调研交流。彼时,尹品耀和余娟尚未官宣辞职,但二人并不在接待队伍中。主持座谈会的云南白药总裁董明表示,云南白药历来重视内外部的合规问题,对法律敬畏、尊崇,今后将继续加强员工法治教育,提高法治观念,警钟长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云南白药此前发布的独董、监事、董事等辞职公告中,均对离职原因有所表述。如“独立董事任德权因个人年事已高提出辞职”“独立董事徐飞因中组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相关要求申请辞职”等,但在王明辉、王锦等人的辞职公告中,辞职原因均简述为“个人原因”。
云南白药已完成高管换血,也不再开展股票投资
王明辉于云南白药而言,外界多评价为“灵魂人物”式的存在。
1999年,一纸调令让时年37岁的王明辉来到云南白药。在那之前,他在昆明制药厂做过销售副总裁。在2016年接受《哈佛商业评论》访谈时,他表示,“当时是以云南医药业排名第一企业的副总身份,到排名第三的云南白药去做总经理”。
王明辉任期内,2001年,云南白药推出云南白药创可贴,上市当年实现3000万元的销售额。2007年,销售额升至近2亿元。创可贴帮云南白药打开了一扇新的市场大门,研发了白药含药材料,进入医用辅料和卫生材料领域。
2004年,云南白药牙膏正式上市,主打预防牙龈出血、消肿止痛的功效型。也在这一年,王明辉上任云南白药董事长。在王明辉任职期间,云南白药营收从最初的2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363.73亿元。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及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知情人称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2017年4月,云南省政府免去王明辉的白药控股总裁职务,不再保留省属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身份和相关待遇。同一年,云南白药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先后引进战略投资者新华都和江苏鱼跃。
云南白药混改成为王明辉个人的转折点,也让其个人和云南白药在随后几年陷入舆论漩涡。记者注意到,云南白药混改后,王明辉个人的薪资报酬猛涨。2006年年报表明,王明辉年内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33.37万元,至2010年,其薪酬达到67.3万元。
而混改之后,王明辉在云南白药的薪酬大幅度提高,2020年,其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255.64万元,2021年为1053.6万元。此外,王明辉辞任时持有的云南白药100.8万股股票市值超过5000万元。另外,王锦和尹品耀在这两年的年薪也大幅增长,达到了千万元级别。
眼下,关于王明辉等人被调查的事项尚未有官方论调,但云南白药的管理层已经完成一轮换血。
今年2月23日,云南白药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公司董事会选举张文学担任董事长,终于解决了董事长空缺的问题。张文学简历显示,他出生于1963年6月,正高级经济师,历任云南磷化集团总经理、党委书记等,后任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除了高管换血外,云南白药还决心从炒股亏损的泥淖中挣脱出来。根据云南白药发布的2023年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91.11亿元,同比增长7.19%;归母净利润40.94亿元,同比增长36.41%。截至2023年9月末,云南白药已退出全部二级市场证券投资,并计划今年不再开展股票投资。
每日经济新闻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