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资讯3周前发布
424 0 0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长沙县人民医院部分职工签名的《异议书》 受访者 供图

366名医护人员的红色手印和签名,密密麻麻分布在一份《异议书》的A4纸上。

向医院方面提出“异议”的这些医务人员,是湖南省长沙县人民医院近年来陆续招聘的。筹建近七年、投资规模20多亿元的长沙县人民医院,目前主体工程已完工但尚未开业。由于县政府与省人民医院合作办医破裂,省级与县级的平台落差令这些医护人员难以接受。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主体工程已竣工的长沙县人民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2017年,长沙县人民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签订协议,合作建设“全国一流的县级综合医院”。筹建的长沙县人民医院由长沙县方面投资,按管办分离、整体托管的模式,由湖南省人民医院进行整体管理,新建医院加挂“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的牌子。

此后几年间,长沙县人民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按较高用人标准——医生最低学位硕士、护士最低学历本科,陆续招聘了515名医护等员工,安排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培训。

在建设医院过程中,长沙县后来采用PPP模式,引进长沙医疗健康投资集团。第三方公司介入后牵涉“非核心医疗业务”的运营,与此前“整体托管”的协议产生冲突。长沙县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合作一度停滞,如今走向“分手”。

“县里有自己的原因,他们提出来自己搞,这个也没问题。”湖南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谭李红近日向澎湃新闻表示,此次合作办医的后续事宜由“双方协商”。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医院职工的聘用合同上盖有单位印章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2024年2月,长沙县卫生健康局开始分批“召回”此前在省人民医院培训的医护人员,安排他们到县里多家医院“轮岗”,遭到不少人抵触。目前,有200名医护人员聘请律师准备诉讼。3月21日,多名医护人员及其代理律师与县卫健局工作人员进行了面对面沟通。

“沟通的大门,我们从来都是敞开的。”3月22日,长沙县卫健局局长舒曲告诉澎湃新闻,此前与部分医院职工存在“信息不对称”,下一步将继续加强交流沟通,妥善处理相关问题。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长沙县人民医院设计图

“牵手”:管办分离,共建“全国一流”县级医院

3月下旬的长沙,连续多天的阴雨天气后迎来了晴天。在长沙县郊区的特立东路北侧,长沙县人民医院的院区偶尔有工作人员进出。这里的主体工程已经完工,门诊后面两栋高耸的大楼已完成外墙装修,不过院区四周仍竖着封闭的围档。

长沙县人民医院的工程建设已进入验收倒计时,而近期传出的消息——长沙县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终止合作,让这家医院的发展前景受到关注。

筹建近七年的这家县级综合医院,位于长沙市唯一的县——长沙县。常住人口超过140万的长沙县别名“星沙”,其GDP连续多年位于全国百强县前十。虽然区域经济发展强劲,但该县的医疗事业同长沙市各区存在差距,目前尚无县级创办的三级综合医院。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长沙县人民医院整体托管协议书》封面  受访者供图

2017年11月,长沙县人民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签订《长沙县人民医院整体托管协议书》。据长沙市委机关报《长沙晚报》当时报道,长沙县人民医院核准编制床位1200张,总用地面积14.68万㎡,总投资规模22.18亿元,2017年启动建设,计划2020年建成。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2017年长沙县人民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签约。  长沙晚报 资料图

时任长沙县委书记曾超群在签约现场表示:“要让长沙县的群众充分享受到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匹配的健康服务。”

根据整体托管协议,筹建的长沙县人民医院加挂“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牌子,由长沙县政府(甲方)委托湖南省人民医院(乙方)整体管理,双方合作期为二十年。

上述协议书显示,长沙县人民医院严格实行“管办分离”:甲方负责投资建设和运营监督,乙方全面负责医院的经营管理。

协议显示,长沙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和院领导成员,由乙方湖南省人民医院提名,由甲方长沙县政府按程序任免。管理和技术骨干由乙方选派。

在合作费用方面,甲方分阶段向乙方支付“整体委托管理费”:医院筹建至开业期间每年支付300万元;开业后,年度医疗收入在3亿元以下则每年支付800万元,年度医疗收入在3亿元以上则按其3%支付管理费。此外,甲方每年按收支结余的20%给予乙方奖励。

根据协议,双方将把医院建成“全国一流的县级综合医院”。甲方拥有医院资产所有权,按三级综合医院标准投资建设;乙方确保医院在开业3年内通过三级医院评审,并在之后的4年内通过三甲评审。

双方“牵手”合作办医后,新医院的注册名称和公章为“长沙县人民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湖南省人民医院成立“星沙院区运营筹备办”,陆续派出管理团队,其委派的李放军成为院长、法定代表人。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湖南省人民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在2018年、2022年和2023年,长沙县人民医院陆续招聘医师、医技、护理等人员共515人。历次招聘的简章开头都是相同的一句:“长沙县人民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是由长沙县人民政府投资建设,湖南省人民医院整体托管,作为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运营管理的一所非营利性三级综合医院。”

2018年的招聘公告显示,当年招聘临床医技人员共258人,其中硕士228名,博士30名。

尽管长沙县人民医院的招聘条件较高,医师要求硕士以上,护士也要求是本科,但“湖南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的牌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一名应聘成功的护士称,当年招聘护理人员两百名,而报名者达四千人。

2018年6月,已入职一家市级三甲医院的医生李明(化名),为了加入“省级平台”,从市级医院辞职并支付违约金后,才应聘到长沙县人民医院。

这些公开招聘的医务人员,被陆续安排到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各个院区,一边接受培训一边等待新医院的开业。

“分手”:第三方公司介入运营,原合作面临终止

经过审批的长沙县人民医院正式开工建设,时间是2019年10月。该项目总投资升至24.5亿元,是长沙县单体投资最大的医院项目。

2021年5月,长沙县人民医院的楼栋主体工程封顶。据当地媒体报道,该工程预计2022年竣工交付。这比最初计划的时间推迟了二年。

新医院的工地上,一座座房子建起来了。李明和其他同事一样,曾多次到工地参观。为了以后上班方便,一些人在医院工地附近按揭买下了房子。

可医院竣工开业的时间,却一再推迟。

2023年1月,有网友在红网《问政湖南》的长沙县委书记信箱留言,询问长沙县人民医院何时能投入使用。长沙县卫健局答复称,县委县政府举全县之力推进医院建设,“项目计划2023年下半年投入试运营”。

到了2023年的年底,长沙县人民医院仍未“试运营”。后来,长沙县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终止合作的消息不胫而走。

2023年11月30日,长沙县政府致函湖南省人民医院称:“由于近年经济形势、上级政策、社会环境等客观因素均发生改变,《长沙县人民医院整体托管协议书》中有关内容因客观条件已无法实施,经双方友好协商,现需终止。”

在上述函件中,长沙县政府请湖南省人民医院在“人财物事交接”等方面予以支持。

双方曾在媒体见证下高调“牵手”,如今医院尚未建成开业,为何却陷入“分手”窘境?

澎湃新闻了解到,在长沙县人民医院建设初期,建设单位为长沙县星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长沙星城发展集团,由长沙县政府100%持股。

到了2019年,一家叫“长沙医疗健康投资集团”(以下简称“长医投集团”)的企业出现,介入长沙县人民医院的投资运营。

工商信息显示,长医投集团2018年由长沙市直七家公立医院发起成立,目前有股东14个,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旗下国开金融公司的一家子公司。长医投成立不久,就曾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贷款150亿元,用于“健康长沙”建设PPP项目——包括市区县的70个医疗基建子项目。

2019年7月,长医投集团成立长沙县医健建设投资公司,负责长沙县范围内的长沙县人民医院等建设项目。

长沙县为何采用PPP模式,引进长医投集团来建设长沙县人民医院?

2024年2月底,长沙县卫健局副局长王旭向长沙县人民医院招聘的员工解释,采用PPP模式建设医院跟化解地方债务的政策背景有关。

“长沙县发展很快,发展快的同时债务肯定就高,踩到了国家规定的红线。”王旭说,长沙县人民医院原建设单位“城建投”是长沙县国有投资企业,在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政策要求下不适合再投资,“当时就卡在这个里面,就不能搞 ……后来就拉了一个PPP项目的融资”。

所谓PPP,是指政府和社会资本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项目等领域的合作模式。

据南方周末报道,相关知情人介绍,作为融资建设的回报,长沙县方面跟长医投集团签署协议,将长沙县人民医院非核心医疗的收入和运营交给了对方。

长医投集团微信公号的信息显示,2023年11月,集团高管调研长沙县人民医院“非核心医疗运营”时,向长沙县人民医院负责人表示,将全力做好非核心医疗运营工作,按照协议合法合规运营8项非核心医疗业务。

2024年2月,长医投集团网站分别发布长沙县人民医院物业服务、安保服务的招标公告,招标(采购)人均为长沙县医健建设投资公司。

长沙县人民医院的非核心医疗收入从此前“整体托管”的运营范围剥离,这在湖南省人民医院方面看来明显涉嫌违约。

“这肯定跟协议里的约定有冲突。他们签完PPP项目之后,对我们之前的合约做了一些调整,让我们签协议,我们肯定不签。”湖南省人民医院委派的长沙县人民医院院长李放军称,按照此前的整体托管协议,长沙县政府负责投资建设,而所有运营由湖南省人民医院负责,“当初约定的内容不能更改,你要理解‘全面托管、管办分离’这八个字”。

因为非核心医疗业务的运营,以及后来人事安排等方面的分歧,长沙县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原来的整体托管协议已很难履行。长沙县卫健局相关负责人形容双方的“分手”,已是“覆水难收”。

“关于解除合作的那个协议,目前长沙县和省人民医院只有两个字的争议。”3月7日,长沙县卫健局副局长宗书尧在与县人民医院职工的沟通会上通报称,长沙县与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合作不再是“完全托管”方式,“大方向已经定了”。

3月14日,澎湃新闻记者找湖南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谭李红了解情况。“医院是县里面办的,我们也是指导基层医院建设。县里有自己的原因,他们提出来自己搞,这个也没问题。”谭李红表示,合作与否都是双方协商,“我没什么看法,顺其自然”。

“不是说不合作了,是调整双方的合作模式。”3月22日,长沙县卫健局党委书记、局长舒曲对澎湃新闻说。至于如何解除此前的“整体托管”合作,舒曲表示目前和湖南省人民医院“在谈”。

去留:数百医务人员何去何从?有人参加轮岗有人请律师

长沙县政府与湖南省人民医院“分手”在即,此前招聘的515名医务人员何去何从?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长沙县人民医院2018年新进员工入职宣誓。受访者供图

近些年,这五百来名医生、护士在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天心阁、马王堆等院区跟班学习,不少人已成为业务骨干。2018年入职的李明告诉澎湃新闻,同事们的工资都由长沙县方面打到账户,他的工资从开始的5000元、7000元,涨到后来的1万元左右。

“星沙离长沙城区很近,又是省级医院平台,我们都愿意好好干下去。”李明说,他和同事们本来对新医院充满期待,没料到“东家”发生变故。

由于“整体托管”的合作办医破裂,515名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培训的医护人员面临“安置”。

2024年1月5日,长沙县卫健局致函湖南省人民医院,将长沙县人民医院515名员工拟分三批送到省人民医院进行1—5个月的专科进修,费用按每人每月300元支付,“因合作办医终止……进修费用将在财务解冻后支付至贵单位。”

“进修”一词,意味着李明等人从在省人民医院培训的“内部职工”,完全变回了县级医院的职工。“这就是我们难以接受的,”一位医生说,“我们应聘的省级平台现在变成了县级,对我们的发展肯定有影响。”

湖南长沙县人民医院筹建七年未开业背后:县政府与省医院的合作与分手
长沙县人民医院轮岗工作会议  受访者 供图

后来,长沙县方面要求515名职工分三批回长沙县的医院“轮岗”,这引起许多人的抵触。根据安排,第一批轮岗的有146人,接收他们的分别是长沙县妇幼保健院、县星沙医院和县第二人民医院。这些医院为轮岗人员安排了“带教老师”

2024年2月2日,长沙县召集第一批轮岗人员开会,安排相关事项。据多名参加会议的职工介绍,当时会议室里架起了三台摄像机,每人的座位上都贴了姓名标签。

“搞得如临大敌一样,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一名医生后来说。当时,长沙县人民医院负责人在会上直言:“我安排全程对着大家摄像,就是想看看我们的队伍到底怎么样。”

会场录音显示,由长沙县任命的这位医院负责人说:“有的人可能成为我们整个团队里面生出来的那一根刺,增加我们的阻力。大家不要怀疑我拔刺的决心和能力。我跟大家很坦荡地讲,我最擅长拔牙了,口外科我做得好,拔刺比拔牙更简单!”

上述“拔刺”的话,令许多人震惊。“这不是明摆着威胁人吗?”李明有些气愤地说。

“轮岗”会议两天后,一份《异议书》被寄往长沙县人民医院和县卫健局。366名医务人员在这份《异议书》上签名、按手印,对轮岗安排、与湖南省人民医院解除合作等事项提出了异议。

2月下旬,第一批人员在争议声中到相关医院轮岗。据李明等人统计,约40%的人未去轮岗医院报到。有的到岗人员对医院条件感到失望,还有人吐槽轮岗安排专业不对口。2018年入职的一名临床药师反映,他们此前在省人民医院进行药物研究、用药指导,回县轮岗则只能“天天发药”;一名泌尿外科的医生称,他到轮岗医院上班的第一天,发现他的带教老师竟是“我以前带过的学生”。

3月7日,针对这些疑虑,长沙县卫健局副局长宗书尧在与县人民医院职工的沟通会上答复:轮岗职工的合同、身份并不改变,“仍是人民医院的员工”,护理人员在合同期内不会采用第三方劳务派遣制;长沙县人民医院今年5月31日前建成移交,10月开业。

“无论跟省人医的合作模式怎么调整,关于人民医院的定位不变。”宗书尧在会上还透露,长沙县人民医院以后将更名为“长沙市人民医院”。

3月10日,上百名医务人员被组织参加“青年职工训练营”。3月19日是第二批回县人员的报到时间,这次轮岗换了名称——适应性训练。

没有参加轮岗和“训练营”的李明等人,有了辞职的想法,可其聘用合同中有八年服务期限的约定,目前辞职是否违约?李明认为医院方面违约在先,“当时聘用合同上盖的章,括号里还是省人民医院星沙院区呢。”

据了解,围绕合同、身份、待遇、补偿等问题,目前李明等200名医务人员与律师签订了合同,委托其与长沙县方面沟通或走司法途径。

3月21日下午,多名员工代表及其代理律师应约来到长沙县卫健局,与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

“沟通的大门,我们从来都是敞开的。”3月22日,舒曲告诉澎湃新闻,长沙县卫健局下一步将与县人民医院职工继续沟通,妥善处理相关问题。他表示,长沙县人民医院将于今年10月开业,到时轮岗的职工会回归本院,“我们肯定负责任地把医院建好,把它运营好”。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