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资讯2个月前发布
842 0 0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window.DATA.videoArr.push({\”title\”:\”“狂人”兰世立: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vid\”:\”l35404j10os\”,\”img\”:\”http://puui.qpic.cn/vpic_cover/l35404j10os/l35404j10os_hz.jpg/640\”,\”desc\”:\”\”});

2021年,曾经的湖北首富兰世立无罪释放。二度出狱的他,在外界“敢想敢做”、“狂妄”、“偏激固执”的标签下,再度创业开了三家公司……他说,如果人生的路重走一次,他也愿意。(12:27)

2023年10月24日,兰世立拿到广州市检察院作出的《刑事赔偿决定书》。

被羁押、限制人身自由902天的他,获得59.11万元的国家赔偿金。不过,兰世立表示,已提出行政复议,希望获得公开道歉。

2016年3月,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被警方传唤。他经历被刑拘、监视居住,到前往新加坡,又一次被捕、审判,于2021年12月无罪释放。

这个被外界称为“狂人”的前湖北首富,试图卷土重来。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签发的《刑事赔偿决定书》。资料图。

自2022年秋天以来,兰世立控制的武汉秀生活便利店和武汉二厂汽水陆续上市。兰世立称,他的第三家公司也在准备上市。

作为湖北本土民营企业家,兰世立于1991年从武汉大学旁一家电脑公司发家,赚取人生第一桶金后,迅速进入餐饮、旅游、地产等二三十个行业,后创立东星航空公司。于2010年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入狱。

兰世立曾在书中写道:“我时而天堂、时而地狱……有时候,连我自己也难以分清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兰世立。本文图片若无特殊标注,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摄

“湖北首富”陨落

1960年2月出生的兰世立,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上面有几个哥哥、姐姐,他自称爷爷曾是武昌市的一名商人。兰世立记得,一家人被下放到湖北的农村,几个哥哥外出当兵,他留在了家里,顶替父亲去供销社上班。他后来考上大学,进入湖北某政府部门工作。

1991年,兰世立下海经商。“当时仅有270元和一辆自行车。”兰世立回忆,他租下15平方米的门面,从家里搬来了写字桌和沙发,白天办公,晚上睡在沙发上。为了节约钱,他一天三餐吃热干面,出门骑自行车。

他曾在书中写道:筹备公司的二十多天,他仅花了25.5元。

兰世立印象深刻,父亲第一次到他办公室,碰巧武汉下大雨,他租的门面地势较低,被水淹了,沙发、桌子、椅子泡在水里。父亲大失所望,希望他重回政府部门,临走前说:“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兰世立回忆,那时他已经离职,回不了头了。

1991年7月,兰世立拿到工商营业执照,成立了一家电脑公司。很快,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涉足餐饮、旅游、房地产等二十多个行业。

2005年,民航行业正式向民营资本开放,兰世立进军民航业,成立了东星航空公司。同年,当时对航空业“一无所知”的他,签下了20架空客飞机、120亿元的租赁大单。东星航空的注册资金仅8000万元。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东星航空。图源:民航图库

这或许为此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兰世立在《东星十八年》一书中回忆:“从我有飞机的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转眼间,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各界名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

2005年,兰世立以20亿的身价,成为湖北首富,被“福布斯”列为富豪榜第七十位。兰世立当时对外宣传:福布斯低估了自己。

他没有料到,东星航空租赁飞机、招聘飞行员、开辟航线等,硬性成本支出巨大,而航班的上座率惨淡。很快,东星航空危机四伏。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2008年5月,东星航空曾因拖欠民航建设基金太多,被国家民航总局停飞其武汉到上海的航线。在时任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的协调下,由一家国企和一家民企出资,用兰世立名下东盛房地产光谷中心花园的部分资产做抵押,前后支付给国家民航局两笔款项共9000万元。

该报道称,从这一步开始,东星航空的命运就和政府绑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原本考虑用一亿美金收购东星航空25%股权的高盛,因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而退出。兰世立向融众集团谢小青借贷(2008年7月改成转让东盛房产股权),因东盛房产股权出现问题而中断。

据此前财新报道,东星集团旗下的旅游、房地产一直在向航空“输血”。截至2009年3月27日,东星航空欠款总额约为5亿元,其母公司东星集团旗下其他业务欠款额约为6亿元。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早期东星集团logo。图源:兰世立微博

但在兰世立至今的叙述中,东星航空当年没有任何资金问题,在遭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汶川地震、冰灾等打击后,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等人合谋想“吞掉他的公司”,才最终导致东星航空破产清算。

谢小青此前对媒体称:他当年陪着兰世立到处融资,为东星航空的重组出力不少。他们的恩怨是现代版“农夫与蛇”的故事。2014年2月,谢小青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说,他们“打了近500场官司,还是没完没了”。

2009年3月,由武汉市政府推进的国航对东星航空的收购,因兰世立单方面拒绝而流产。同年8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星航空有限公司破产。它成为国内第一家破产清算的民营航空公司。此时兰世立已被监视居住。

此后有媒体评价兰世立:想象力常常超越了制度现实和自己的资金能力;他赌性很强,但愿赌却不服输,甚至不惜破坏诚信的商业规则。

2010年4月,武汉中院认定,兰世立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他从湖北首富变成了阶下囚,涉足多个行业、创立的商业帝国也轰然坍塌。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23年11月,兰世立和记者看着当年的东星大厦。

“不言败”

2011年秋天,在监狱中的兰世立通过家人,举报袁善腊在东星航空破产一案中伪造证据,并收受回扣、挪用公款、包养情人等不法行为。

2012年年初,袁善腊辞职,提前退休,不再担任武汉市副市长职务。

十年后的2022年3月16日,袁善腊被查。同年9月7日,袁善腊被开除党籍,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当日通报称:经查,袁善腊对党不忠诚,与他人串供堵口,对抗组织审查;违背组织原则,瞒报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力,为亲属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便利条件,为他人在土地开发、公司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利用“影子公司”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大搞“期权腐败”“隐形腐败”。

2013年8月,兰世立刑满释放,他一边处理此前遗留下来的案件、纠纷,一边开启人生的第二次创业。他再次进入了航空业。

兰世立称,他去了东南亚多国考察,最后收购了泰国的暹罗航空,开通了泰国飞新加坡、香港、澳门、广州等六条航线。不久,兰世立开始了对泰国东方航空有限公司的收购。

麦趣尔李氏兄弟这个时候走进了兰世立的商业版图。

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广州市检察院指控:兰世立和李猛与被收购方泰东航原股东签署“股份及资产转让合同”,约定由李猛出资3亿元,兰世立以现金1亿元及暹罗航空、东星在线100%股权合并作价2亿元(实际为兰世立转让暹罗航空、东星在线各50%股权给李猛)。

后2015年3月至7月,李猛方分多次投入收购款合计3.56亿元,期间转回1300万元,实际投入收购款3.43亿元,交由兰世立操作。完成第一、二期收购后,2015年12月,兰世立将暹罗航空24.5%股权转让给李猛方,后于2016年4月转回。东星在线的股权未转让给李猛方。兰世立一直未履行出资1亿元收购款的合同义务,并在拒绝李猛方共同参与泰东航经营,以及未经李猛方同意的情况下,分别于2015年11月、2016年2月,私自将双方共有的兴亚公司持有的泰东航11%股权、进兴公司持有的泰东航49%股权分别转至其个人实际控制的两家公司名下,非法占有上述60%股权(收购对价1亿元)。

综上,广州市检察院指控兰世立骗取李猛方财产价值共计1.83亿元。

广州市检察院称,2016年5、6月,在泰国警方的协助下,李猛方追回了上述泰东航60%股权。

同年8月,广州市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兰世立。他于2019年11月被被捕。

兰世立的辩护律师孙建章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兰世立后来股权的转移,是基于经营的需要,跟诈骗没有关系。”他认为,这个案件的实质是,李氏兄弟在与兰世立争夺公司的控制权。

2021年12月20日,广州市中院认定,兰世立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

无罪释放后,六十多岁的兰世立,很快又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三次创业。

身高一米六几的他,如今身材微微有些发福,一身黑色西装。据兰世立介绍,他现在的几家公司分布在武汉和深圳,近两百人,有不少是原来跟随他的东星集团的老员工。

2023年11月,记者随兰世立走在武汉街头,有不少人认出他,并跟他打招呼。走到黄鹤楼,兰世立站在台阶上,回忆他上一次登楼,是2021年底,他重获自由,但“一切都重归于零了”。相比之下,十八年前,他第一次登黄鹤楼,是与波音公司CEO一起,刚创立东星航空。他说,当时的他,春风得意、躇踌满志,如今自己“并不言败”。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23年11月,兰世立在黄鹤楼前。

【以下内容根据澎湃新闻记者与兰世立的对话整理:】

再创业

澎湃新闻:2021年底,无罪释放后,你收购了几家公司,都花了多少?

兰世立:不能透露这些数据,只能讲我们的市值等公示的数据。

澎湃新闻:它们是怎么实现快速上市的?现在市值多少?

兰世立:武汉秀生活无人便利店在去年11月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目前在武汉、广州、深圳、东莞、贵州、佛山等城市落地,市值约9亿(注:指收购武汉秀生活的港股公司天彩控股)。武汉二厂汽水于今年通过并购上市,市值约4亿(注:指并购武汉二厂汽水的公司Raffles Interior)。它在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14个国家售卖。另外,东星生活便利店也正在准备上市。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23年11月,兰世立与记者在武汉秀生活无人便利店。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想要上市?

兰世立:第一,上市融资成本低、风险小,能解决企业的融资问题。第二,上市解决了很多公司的规范化问题。

澎湃新闻:有一款汽水只卖1.99元,你怎么在保证它们品质的前提下盈利?它们还在原武汉二厂汽水厂生产吗?

兰世立:我有一句话:“一切不赚钱的生意都是耍流氓。”汽水里,北冰洋卖5块左右,冰峰3块多。可口可乐,今年调价5毛,现在卖3.5块。我们卖1.99块,就是针对它们而定的。我们主要在包装和生产方面下功夫,以前玻璃瓶要8毛多,我们通过优化,采取新工艺,让玻璃瓶更薄,把成本降到4毛多。另外,包装盒进行工艺革新,既降低成本,还更美观了。因原厂商设备老化,没法生产新的产品,我们换了更好、更大的厂家生产。

澎湃新闻:目前的三家企业,你不是法人代表、股东,也不是高管。

兰世立:上市公司有一个词叫“实控人”。我不是股东、法人、高管,但实际控制人是我。现在海外的上市公司,多由离岸公司来控制,包括阿里、腾讯、京东。马云、马化腾、刘强东,纷纷卸除了董事局主席,或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的职务,把个人和企业进行隔离。简单说,就是企业破产,跟企业家个人没有关系;企业家个人犯法,也不会影响到企业。我们有不少案例,一旦企业家个人出现问题,企业就完了;如果企业有任何问题,企业家个人也完了,对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25岁“下海”

澎湃新闻:1991年,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你,为什么会想下海经商?

兰世立:毕业后,我在湖北政府机关工作。1990年,我调去了海南的政府机关。海南当时的氛围非常活跃,包括冯仑、潘石屹等,都是那时在海南下海的。心里想我为什么不能呢?

澎湃新闻:当年因为辞职的事,你还跟家里人闹过矛盾?

兰世立:我父亲当时说,“你要辞职,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他不知道,我那时已经辞职了。后来,我们关系慢慢缓和。父亲告诉我,爷爷是资本家,武昌最老的保安街,差不多有半条街都是我爷爷家的。我父母是“老革命”,以前从不跟我提爷爷的事。

澎湃新闻:那个年代,大家都更想要捧“铁饭碗”。

兰世立:1993年,我和我太太结婚时,政审通不过。我太太是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他们对她说,“你怎么能嫁给一个个体户?”我太太很坚持,她说,“不批准,我就辞职”。这样我们才结了婚。那时,我已经是一家电脑公司的老板了,但在他们眼里,你就只是一个个体户而已。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兰世立年轻时收购牙膏皮。图源:搜狐网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样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的?

兰世立:我本来想在海南创业,后来发现武汉更熟悉,更具备创业条件,就回来武汉了。当时,计算机刚在国内流行,北京有一个中关村,深圳有一个华强北。1991年6月,我在武汉创办了第一个电子计算机公司。公司当时12人,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赚了五六千万。那时电脑主要是研究机构,或者是相关单位在数据统计时用。我们装了一个“汉卡”,相当于文字处理,叫“东星文字处理机”。那时,卖一台电脑不难,而且利润比现在更高。后来,我们又开始做复印机、传真机,一整套现代办公系统。从武汉大学校门口,我们的电脑公司开始,慢慢才有了后来的武汉科技一条街,以及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中国光谷)。

澎湃新闻:你后来进入餐饮、房地产、旅游等多个行业,你觉得你的主业是什么?

兰世立:我遇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没有考虑主业是什么。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接待一些港澳台客户时,发现武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饭店,于是我们自己办了一个酒楼。当时投资了1000多万,一年赚了近一个亿。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东宫酒楼。资料图。

酒楼最大的开支是房租。正好旁边有一栋大楼,因资金紧张,建了一半停下来。于是,我们把它买了下来,开始进军房地产,成立了东盛房地产公司,那是1993年。我后来做旅游、航空、景区,都是像这样无意间闯入的。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东星大楼,现光谷国际大厦。资料图。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东星旅行社。资料图。

商人的职责是管理好企业,为企业盈利,你讲其他什么都没有用。时代在变,智能手机的出现,取代了很多传统行业;支付宝、微信的出现,让大家都不怎么用现金了。我也是在发展中求变化,在变化中求发展。

澎湃新闻:你觉得商人的意义和价值就是赚钱?

兰世立:企业是一个盈利主体,不盈利,这个企业就破产了。只有盈利了,把企业发展壮大,才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可能投身公益事业。

“福布斯把我的财富低估了”

澎湃新闻:你社交账号上的认证还是东星集团总裁、东星航空创始人,这应该是你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

兰世立:我曾在书中写道:东星航空是带我进天堂、也带我进地狱的公司。因为创办东星航空,我才有机会跟波音、空客、花旗、汇丰,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国际商业巨头打交道,才有机会跟美国总统、英国首相、法国总统,西班牙国王等打交道。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东星大厦。图源:广州日报

澎湃新闻:东星航空成立初期,你不懂航空知识,花了半年的时间补相关知识。你拿120亿租赁订单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兰世立:我记得,当时一架飞机要6个多亿,我凑到了8个亿,跑去波音、空客买飞机,但人家不搭理我。我觉得有钱竟然也买不到飞机。后来才慢慢了解,原来没有人新开航空公司就去买新飞机的,风险太大了,花几个亿买个飞机,出了问题怎么办?我满世界找哪里能够买到飞机。俄罗斯、巴西、加拿大的飞机制造公司找到我们,但我不想买他们的小飞机。再后来,一些租赁公司想租飞机给我们,他们只租旧飞机,因为新飞机太贵。

2005年5月,GE(通用电器公司)的负责人来中国,一见面,对方问:“你们为什么把航空公司建在武汉?”我说武汉这个地方怎么好,他边上的秘书说:“对不起,还有5分钟,先生。”我当时很生气。对方突然问我想要多少架飞机。我之前一直犹豫,到底是5架,还是10架,当时一想,反正谈不成了,脱口而出“我要20架飞机”。对方问,“你确定?”随后说,“no problem”。我当时英语不太好,不知道no problem是啥意思,后来才知道是同意了。很多人以为我这个是租飞机,其实不是,是对方拿120亿给我买飞机,我把买的飞机卖给租赁公司,然后再返租回来。

澎湃新闻:2005年,你身价20亿,成为湖北首富,《福布斯》杂志把你列为富豪榜第七十位,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兰世立:我当时就说了,湖北首富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当时的财富远超20亿,所以我也有说,福布斯把我的财富低估了。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06年,兰世立在天河机场宣布迎来首架空中客车。图源:视觉中国

澎湃新闻:当年没有人说你太高调了?

兰世立:当年各种说法都有。高调、低调是相对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上福布斯富豪榜,对你后来有什么影响吗?

兰世立:没有什么影响。很多人觉得福布斯富豪榜是杀猪榜,上了就会出事,这应该是一个误区。福布斯应该是认真评估、排名……我觉得,企业做大了,才更安全。

“招空姐的要求:第一漂亮,第二漂亮,第三还是漂亮”

澎湃新闻:之前一些人称你为“狂人”?

兰世立:那时候,我经常一天飞几个城市,工作18小时。虽然也觉得很累,但内心有动力。我想不断超越过去,证实自己,包括现在也有这种动力,所以一出监狱,又重新创业。一些人觉得没有必要,但我想要证明自己不会被这一切所打倒。

澎湃新闻:当年有东星高管说“你胆子大、脑子活,敢想敢做,但也偏激固执,刚愎自用,东星当年所有的决策都是你一个人决定”?

兰世立:中国有一句古话叫:“艺高人胆大。”

澎湃新闻:东星航空当年招聘空姐,要求漂亮,甚至不要本科以上的,有这样的事吗?

兰世立:没错。2005年,我们创办东星航空时,大学生不是很多,如果要求英语6级以上,很多人都会被刷走了。第一,美女没有了;第二,具备这些条件的,她不一定愿意当空姐。所以,我当时对空姐的要求,第一漂亮,第二漂亮,第三还是漂亮。东星航空的空姐有三套制服,一套旗袍,一套西服,还有一套西方的宫廷式服装。

澎湃新闻:你之前规定,任何亲友都不能进入公司,为什么?

兰世立:中国的家族企业,很多都受此影响。我创业初期发现这个问题,明文禁止任何亲友,不光我本人的亲友,包括普通职员的亲友,都不能录用,要求内部员工不能谈恋爱,如果要谈,两个必须走一个。

澎湃新闻:当时有没有人反对?

兰世立:反对无效,因为公司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定的。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早期东星航空员工合照。图源:兰世立微博

在狱中

澎湃新闻:2010年到2013年,你在监狱的三年多是怎么度过的?

兰世立:我跟死囚犯关在一起。其间,我病危三个月,器官多功能衰竭,血压长期在30~60mmHg。每天吊一瓶葡萄糖。我记得,2011年大年三十,大家都在吃喝,我当时病危,不能吃不能喝,担心第二天起不来,写了一份遗书。一通宵,我才写了大概2000字。第二天早上,这份遗书就上了全国所有的网站,我则被送去了医院抢救。

澎湃新闻:那一次入狱经历,对你后来有什么影响?

兰世立:那是我心中一个永远的痛。2013年8月,我出来后,把总部迁到郑州,后来迁到了广州。

澎湃新闻:你在里面会担心自己脱节,把握不了时代的变化吗?

兰世立:我每天去图书馆看文学、法律方面的书。后来,我开始写书,一口气写了9本书,包括我后来出版的《我的人生不是梦》《东星航空十八年》等。另外,看守所和监狱,总有新人进去,我会从他们身上了解外界的变化。

澎湃新闻:有过绝望的时候吗?

兰世立:我在里面时,每天看报、学习,认真反思和总结,不让自己绝望。此外,我每天给检察官写信,一次写几十页,写了十几份,通过律师转交,虽然都石沉大海。

澎湃新闻:2010年和2016年,两次被羁押、入狱,你有什么不一样的经历和感受?

兰世立:2010年,我在监狱看书、写书,过得挺充实。那时觉得关几年,出来还能从头再来。后来在广州被羁押,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一旦罪名成立,下半辈子可能就出不来了。我记得有一天,我生病了,他们给我端来了一碗面条,里面有鸡蛋、肉丝、榨菜、肉丸子。等我吃完,他们告诉我,这是死刑犯临刑前吃的饭,吓得我几天不舒服。

澎湃新闻:你被关了几年后,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

兰世立:我觉得自己比过去更冷静,考虑问题更全面一些。2014年,我出狱后,到英国见了王石,我们在剑桥大学拍了一张合影。王石发了一条微博说:“巴顿将军说,一个人的能力不在于他攀登多高的高峰,在于他跌入低谷以后反弹的高度。”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13年,兰世立出狱后在剑桥。图源:兰世立微博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还会沿着原路再走一次”

澎湃新闻:2021年出狱时,你六十多岁了,想过养老吗?

兰世立:我觉得商人没有年龄限制。你看巴菲特、李嘉诚,都90岁的高龄了,愈战愈勇。我身体还可以,也想好好再干一下,看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或者超越过去的辉煌。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21年,兰世立无罪释放。资料图。

“狂人”兰世立:昔日湖北首富两次入狱,63岁“从头开始”
2021年,兰世立出狱后开发布会。资料图。

澎湃新闻:你现在每一天是怎么过的?

兰世立:我每天至少18小时在工作。

澎湃新闻:你从下海开始,几经沉浮,大起大落,你怎么看待自己这半生?

兰世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经历了无数的鲜花、掌声;但也是一个很不幸的人,几次被关押,入狱。曾有媒体记者问我,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这么选择吗?是的,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还会沿着原路再走一次。在监狱、看守所的日子,虽然过得痛苦,但也是一种财富。

澎湃新闻:你每次出狱,都很快再创业。

兰世立:(能很快创业)第一,做人不能太差;第二,要能做事。另外,不能欠债。

前不久,我在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上说:“你看看,人家娃哈哈,一瓶纯净水,在中国首富上待了三年,把所有的互联网、新能源等企业都打败了。”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消费品是刚需,无论什么时候,我们总是要吃、喝的。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