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广义货币增速创历史新低,钱去哪儿了?

资讯7天前发布
919 0 0

广义货币增速创历史新低,钱去哪儿了?

摘 要:4月M2同比增长7.2%,为有统计以来最低增速;M1(狭义货币)同比下降1.4%,为有统计以来第二次出现负增长
广义货币增速创历史新低,钱去哪儿了?
文|唐郡
编辑|张威
M2(广义货币)余额突破300万亿元后,货币增速放缓。
5月11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发布的4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4月M2同比增长7.2%,为有统计以来最低增速;M1(狭义货币)同比下降1.4%,为有统计以来第二次出现负增长。
与之对应,4月社融新增-1987亿元,为2005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值,同比少增1.4万亿元;4月人民币贷款新增7300亿元,同比多增112亿元。将时间拉长,2024年前四个月,社融同比少增3.04万亿元;人民币贷款同比减少1.13万亿元。
“货币供应量增速明显下滑,主要原因是4月以来,在季节性因素以及手工补息受到严格监管的背景下,许多存款资金转移至银行理财等资管产品。”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本次货币供应量下滑主要是由于监管对于部分不合规的存款产品“挤水分”,也和目前财富管理方式更加多元有关,不能片面解读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下降。
“信贷投放同比持续少增,货币创造能力下降,对M2增速带来一定影响。”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梁斯表示,但M2增速下降并非资金供需出现问题,这与监管部门调控思路转变有关。
今年以来,央行多次强调要摒弃“规模情结”。此前一天(5月10日),央行发布了《2024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货币政策报告》),其中以专栏形式谈及货币供应量,并表示,“庞大的货币总量增长可能放缓,这并不意味着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减少,反而是金融支持质效提升的体现。”
“作为总量指标,在新增贷款同比少增影响下,M2增速有所下降,但存量资金使用效率出现提升并不会对M2增速带来影响,因此要理性看待M2增速下行的现象。”梁斯称。
监管“挤水分”,货币增速下行
根据央行定义,M1是流通中的现金(M0)加上流动性稍弱一点的单位活期存款,M2是M1加上流动性更弱些的单位定期存款、居民存款等。
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中国M2余额为301.19万亿元,同比增长7.2%;M1余额66.01万亿元,同比下降1.4%。两大货币供应量指标增速均触及历史低位。
多位分析人士表示,4月货币供应量增速下行的重要影响因素是“存款搬家”,即存款资金向银行理财、债市等领域转移。
明明分析,从各部门的存款变化来看,4月居民存款同比多减约6500亿元,企业存款同比多减约1.7万亿元,政府性存款同比少增约4000亿元。
居民和企业存款减少印证“存款搬家”的现象,而财政存款同比少增主要源于政府债发行进程偏缓,考虑到政府债融资较去年同期减少5500亿元,侧面反映目前财政支出节奏可能边际有所放缓。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今年以来债市持续上涨。居民购买理财的热情升温,银行存款向理财等非银产品分流转化,非银机构资金充裕,从银行借钱购债的需求降低。
“近期存款向金融市场‘分流’,引起M2增速下行。M1增速受此影响也有回落,随着债券价格走高,相关理财产品投资的收益率上升,企业活期存款‘搬家’到理财的情况也较为明显。”张瑜称。
近期,监管部门通过规范资金“低贷高存”空转套利,禁止银行手工补息等方式,减少了相当一部分虚增的、不规范的存贷款。由此产生的存款产品“挤水分”效应,被认为是推动M2、M1增速下降的重要因素。
据媒体报道,4月8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发布倡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禁止通过手工补息的方式高息揽储,并于4月底前完成整改。此前,招商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在禁止手工补息背景下,银行理财等机构之前做的一些短期性存款被迫提前到期,这部分资金可能转而买债,进而助推了4月初以来的一轮债市行情。
对此,明明表示,“对于存款的监管反而有助于资金活化,有助于金融更好的支持实体经济修复发展。”
此外,金融业增加值核算优化调整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张瑜表示,以往金融业增加值季度核算方法参考存贷款增速,今年一季度起,统计局修改为参考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等指标,更能客观体现金融业对实体经济的贡献度,与年度核算数据也更为衔接。4月以来,地方政府通过督导存贷款提高金融业增加值的动力明显减弱,也与4月金融总量增速下行有一定关系,相关影响可能会在年内持续显现。“但真正需要资金的高效企业会获得更多融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没有减弱。”张瑜称。
需求仍待提振,债券融资有望提速
M2增速下行,也与信贷和社融增速下行有关。
截至4月末,社融存量为389.93万亿元,同比增长8.3%;人民币贷款余额247.78万亿元,同比增长9.6%。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不断采取措施盘活被低效占用的金融资源,减少资金空转沉淀,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梁斯称,“作为总量指标,在新增贷款同比少增影响下,M2增速有所下降,但存量资金使用效率出现提升并不会对M2增速带来影响,因此要理性看待M2增速下行的现象。”
前述《货币政策报告》中亦称,“随着信贷结构有增有减,盘活被低效占用的金融资源,减少资金空转沉淀,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这可能会使得信贷总量增速放缓,但真正需要资金的高效企业反而会获得更多融资,从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金融支持质效。”
具体来看,4月社融新增-1987亿元,为2005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值,同比少增1.4万亿元。2024年前四个月,社融增量累计为12.7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04万亿元。
从结构来看,前四个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9.44万亿元,同比少增1.7万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1.26万亿元,同比少1.02万亿元。
信贷方面,4月人民币贷款新增7300亿元,同比多增112亿元。前四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19万亿元,同比减少1.13万亿元。
从信贷结构来看,4月企业贷款增加8600亿元,同比增加176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410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100亿元,票据融资增加8381亿元,同比分别变动-3001亿元、-2569亿元、7101亿元。4月住户贷款减少5166亿元,同比多减2755亿元,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分别减少3518亿元和1666亿元。
“从贷款内部结构而言,票据冲量特征较为明显,企业和居民加杠杆意愿依然偏弱,反映目前信贷整体结构有待改善,实体融资需求仍待提振。”明明表示,“在弱化对总量关注的背景下,预计未来将加大力度盘活存量金融资源,密切关注资金沉淀空转等情况,促进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好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货币政策报告》中再次提及,要合理把握债券与信贷两个最大融资市场的关系。梁斯认为,这表示债券融资的重要性有所上升。社融数据显示,2024年前四个月,企业债券净融资1.17万亿元,同比多90亿元。
在《货币政策报告》中,央行亦表示,“直接融资正在加快发展,未来随着柜台债和企业债等债券规模进一步扩大,这些投融资活动并未通过传统的银行存贷款业务来实现,存贷款和货币供应量也会下降。”
4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及早发行并用好超长期特别国债,加快专项债发行使用进度。”多位分析人士认为,后续政府债融资将有所加快,预计对社融将有明显提振。
(本文来源:财经)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