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资讯7天前发布
171 0 0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今年5月12日,对易欣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天,她将以三种身份度过:汶川人、护士、母亲。
过往的记忆仿佛就在眼前。汶川地震时,她正在医院礼堂参加护士节活动,在余震中,她和同事们把病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起初搭帐篷,后来建板房,在一步步的过渡中,她一直守在震区。
几个月后,她回家看孩子。两岁多的儿子已经上了幼儿园,不愿和易欣亲近,第二天孩子跟她熟悉了,告诉她:“幼儿园的人说我没有爸爸妈妈。”
在近24年的工作生涯中,易欣从外科到重症监护室又到护理部。“刚开始也迷茫,以为护士就是输液打针,找不到工作的意义。”地震时,她曾跟随部队的医生全程照顾一名重症病人,其间,她见识了各种仪器与医学知识,深觉自己知道得还太少,也因此看到了护理工作的闪光点。这段经历激励她专一行,最终爱一行。
“三个日子在一起很难得,也很珍贵”,想了半天,她决定,“不要计划什么,好好放松一下。”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易欣(左二)和同事在给病人护理。图/受访者提供
【1】震后人们围成圈遮挡,完成了一台剖宫产手术
我是1981年出生的,2001年来到汶川县人民医院工作,到现在已将近24年了。最开始我是在外科工作,后面ICU科室成立后我去那里工作,2021年我又到了护理部。
地震发生的那天是护士节,当时我们正在礼堂里搞纪念活动,房屋晃动得厉害,我感觉特别恐怖,就藏在桌子下。
我们领导还是挺镇定的,大家乱作一团时,他大喊:共产党员在哪里?当时真是这么说的,感觉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但在生死考验面前就出现了。
原本我们第一反应都是害怕,他说要赶紧组织转移病人。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有这个声音真的不一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场景。
稍微稳定点我们就跑出去,发现外面天昏地暗,还有余震,我们先把病人转移到一片空地上,后来听说河里没水了,担心形成堰塞湖,就又往高的地方转移。救援人员到了后,临时搭建起帐篷医疗点,之后又修建了板房医院,就这样一点点过渡。
地震的时候,我们医院有一台剖宫产手术正在进行,还没有开始,但麻药已经打了。我记得手术室在五楼,震后医务人员就把产妇抬到外面,在空地上完成了这场手术。没有可以遮挡的,大家就围成一个圈给产妇遮挡。
当时我们好多人抱着哭,哭了很多次,一开始是出于恐惧,后面就是因为看见了很多让人感动的事情。
地震当天信号中断,道路也断了,与外界完全失联,我们不知道明天是怎样,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发生地震,内心很恐惧。一直到晚上,重庆的一队医生徒步过来,我们才知道外面的情况。
当时,也有家人不在身边的同事,担心父母、爱人、孩子,他们都让自己忙起来多做事情,因为闲下来会想太多,也会更思念和担心亲人。
我和我爱人都在汶川县人民医院工作,他是内科医生。地震时我儿子两岁多了,一直跟着家里的老人在都江堰生活,刚巧那几天他们来汶川。家人都在身边,所以我没那么担心。后来路通了以后,为了解决我们的后顾之忧,医院就组织让家属能送走的都送走,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送走他们之后我觉得好伤心,因为有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余震,只能强迫自己赶紧调整好,投入工作中。
几个月之后,我和我爱人第一次出去,当时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我们就想着去接他,他坐校车回来,看见我们就愣了一下,然后就躲我,回家了也藏着。我心里挺不好受的。
我们就试着说:“那我们走了啊。”他又跑出来找我们,他看到鞋架的鞋子还在,就笑,说:“没有走,鞋子还在。”
到了第二天我们走的时候,因为已经陪他玩过,关系也稍微缓和了,他就跟我说:“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我们好难过,因为我们都没陪他上过幼儿园。
【2】“三分治疗,七分护理”,要认可工作的价值
震后的几个月我们一直在忙碌,专一地照顾病人,非常纯粹。毕竟是特殊时期,能感受到病人对你非常依赖。
当时我们的一切后顾之忧政府和医院都给我们解决了,我们在那儿工作,吃的住的都有,就觉得分工很明确,我们只要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够了。
我们医院重建还挺快的,搬到现在这个位置是在2009年的秋天,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只是换了个地址而已。医院是广州市对口援建的,很牢固很安全,比原来更宽敞明亮。
2011年时,医院要成立ICU(重症监护室),就让我们去学习了一段时间。我学得很认真,我记得当时夜里很晚还在翻书,因为看见很多陌生的东西,非常感兴趣。这也和地震时的经历有关。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易欣(左一)在工作。图/受访者提供
震后,很多外地的医疗队伍来支援,他们带来一些先进设备,很多注射的药物、呼吸机还有仪器,有些我之前没见过,我感觉很新奇,就边学边用。
当时有一支医疗队收治了一位病人,他被石头砸成了脑外伤。我刚好在外科,全程跟进照顾这位病人。以前医院没有特级护理,但因为这个病人情况特殊,我就一直照顾他,但可惜最后他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在救治过程中,我专门拿一个小本子记录不同的时间段内要做什么,特别详细地去写各种标识。那时候觉得自己的医学知识总是不够用,感叹平时积累得太少。后来,要学重症监护的知识,我就很愿意学习,主动买书来看。
我在生活中胆子其实很小,不敢看恐怖片,哪里出现车祸了,我会觉得好吓人,但是到工作中立马就切换了。在ICU值夜班的时候,屋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仪器的声音或者病人的呻吟声,自己一个人待着,我也不觉得害怕。
有些人可能认为医生护士看起来很冷漠,我们虽然见多了生死,但还是会被触动。我记得有一年除夕前一天,我在医院值班,一位ICU的病人拉着我的手,问我他会不会死,我说会好的,会没事的。第二天我在家休息,想到了他就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得知他已经去世,就在我离开后的一两个小时里。后来我难受了很久,那个春节也没有过好。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和同事看望卧床老人。图/受访者提供
有句话叫作“三分治疗,七分护理”。我一直相信没有突然的病情变化,只会有突然被发现的病情变化。一些症状在出现之前,其实会有一些隐性的、被忽略没看到的东西,需要去细致地观察。可以说工作心态和状态决定了工作的成效,同样是上班,在护理中过程中,一些前兆早点被发现,可能就是会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护士这个工作,我们自己要能感受到工作的价值,认可这份职业。我工作这么多年,从迷茫到越来越肯定,也是干一行、钻一行、爱一行的过程。
【3】不敢说庆祝护士节,因为很多人都不在了
汶川地震时我儿子才两岁多,现在他已经去南京上大学了。他化学和生物学得很好,但是没有选医疗相关的专业,可能也是受我和他爸爸的影响。
我们工作太忙,很小就把他交给老人,陪伴他的时间不多。有一年的某个周末想回去看看他,恰巧医院接收了一批食物中毒的病人,我和他爸爸又返回医院。他情绪特别激动,说:你们太坏了,总是骗人,可不可以不走嘛。当时我们哄他说不回去医院要扣钱的,可能让他对这个工作有抵触。
有时也能感受到他对父母的需要,有一年我春节值班,他来汶川,说要陪我去医院。我记得很清楚,我骑着电瓶车,他坐在后面,就突然问我:“不知道我将来会当爷爷还是外公?”我就想他怎么会想到这些了。然后他来了一句:“要是我有孩子了,就不让你们带,我就要让他在我身边。”
他这一句,我反思了很久,我觉得他肯定会怪我们,他内心希望跟我们在一起,只是他的表达方式比较含蓄。
人家都说,孩子小时候不陪着他们,以后想陪都没时间了,确实这样。希望他能够多多依赖我,但现在他对我们的情感需求也没那么大,有些东西,还是挺遗憾吧。
他很懂事,小时候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睡,过年来汶川,他先睡在边上,等我来了又挪到里面,说:妈妈,我帮你把被窝弄暖。人家都说女儿才是妈妈的小棉袄,我觉得儿子也是,很柔软很贴心。
过母亲节,他也会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回去的话,他还买康乃馨送给我。他不是很会表达,就是说祝你节日快乐啊,很简单的几句,但我心里很高兴很温暖,也会更内疚。六一儿童节他有表演节目或者家长会,我们也没办法回去。
他成人礼那天我们去了,给他买了一束向日葵,我觉得要向阳嘛,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很高兴,跟老师和我们一起合影。我们当时差点没去参加,但还是争取到现场了,我也开心,没有错过他这么重要的日子。
今年,护士节、母亲节和汶川地震纪念日在一天,我想了半天,决定这天什么都不做,就好好放松一下。因为这一天很难得,很珍贵,我不想去做什么计划。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对优秀护理人员进行表彰。图/受访者提供
自从汶川地震后,我们过护士节都不敢说庆祝,只说纪念,因为当时的很多人都不在了。每年五月也是我们护士工作比较忙碌的时候,如果说再去准备节目或者搞比赛,对护士们来说其实很累,不是真正意义的过节。
我是汶川护士也是母亲,今天过节不敢说庆祝
学习园地。图/受访者提供
今年我们就打算以科室为单位,表彰一些护理明星,医院还给各个科室买了蛋糕和礼物,大家可以自行去放松。
这两天也开展了义诊活动,医生们非常支持我们,大家一起去福利院义诊,看望卧床的老人,给他们做饭。我们还布置了一个学习园地,里面有书籍、咖啡机、台灯、沙发,希望大家工作之余能在这里得到放松。
至于母亲节,我也会期待孩子给我祝福,但更多还在想,怎么给我的母亲、我爱人的母亲准备礼物。
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编辑 刘萌 任卓
【来源:九派新闻】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