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拜登无法解决的巴以问题,特朗普能解决吗?专家解析

资讯2周前发布
631 0 0

拜登无法解决的巴以问题,特朗普能解决吗?专家解析

拜登无法解决的巴以问题,特朗普能解决吗?专家解析
当地时间4月28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校园内爆发冲突 图源:CNN
直新闻:针对美国及以色列在中东的所作所为,美国校园爆发抗议且愈演愈烈,拜登政府似乎进退两难,您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庚欣:现在拜登政府面对巴以问题,有三条战线上的两难困境。
第一是在中东现场,美国既要继续支持以色列,清除哈马斯,但同时又要避免战火烧得太大,也要避免过多的人道主义灾难,所以不断提出“停火止战”的要求,可是得不到以色列的响应,并一再被内塔尼亚胡“打脸”。这时拜登政府呈现出一种既缺乏魄力又缺乏智慧的两难困境;
第二就是在国际上,拜登也同样如此,美国本来就不希望在俄乌冲突之际中东再开战,但既然已经开打就不能不顶着巨大压力,做出“维护以色列”的强硬姿态,在联合国多次否决“谴责以色列”以及“支持中东停火”的决议。但同时美国又不想在国际上丢太多分,把这样一个中东的乱局,完全归咎于美国自己,并且使美国苦心经营的“盟友群”也呈现分歧,这是拜登在国际上日益明显的进退两难;
第三就是在美国国内,这对拜登而言是最主要的,因为大选将近,拜登现在必须明确提出打击“反犹太主义”的诉求,美国会也以大比分通过了“反犹太主义意识法案”,因为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犹太族裔”都是不能得罪的。但拜登也不能明确反对美国国内的“反战”、“声援反人道主义灾害”的学潮运动,因为他实在是怕失去现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所代表的本来比较亲民主党的力量以及阿拉伯选民的支持。
首先,这次美国二十多个州近30所大学而且大多是名校展开的抗议运动,是和美国国内整体的社会氛围连在一起的,美国社会中一直存在的反对以色列非人道主义的暴行、反对美国政府对以色列偏袒的诉求,和青年学生们的示威行为相互影响、呼应,而这些比较年轻、比较有民主自由平等思想,比较倾向非保守主义阵营的中青年精英现在正在出现变化,转向反对拜登政府。他们的诉求也正在从开始的“反以亲巴”以及要求学校与“挺以好战”势力切割,逐渐转向反对“学校请警方进入校园管控校园”、要求民主自由发表意见,进而反对美国政府过于偏袒以色列、造成人道主义灾难的政策并对决定这种政策的拜登当局投出否定票的方向,这就对拜登的选情形成巨大压力。
其次,美国有350万的阿拉伯裔人口,虽然仅占美国人口1%左右,但2020年近八成是投票给拜登的,特别是在摇摆州,阿拉伯裔选民的选票对于拜登的选情至关重要。如果这些人半年后“拒绝投票支持拜登”或“弃拜投特”,这也会使本来选情就告急的拜登“雪上加霜”。
而且,就在拜登面对上述两难压力的同时,特朗普及共和党也面对着类似的困难选择。因为共和党本来是一个保守主义政党,四年前特朗普也有过很偏激的支持以色列的做法,他和民主党之间在中东问题上,政治上是有分歧的。但是在这一次美国大选发生的示威游行活动及社会动荡,对拜登政府形成了形成了明显的冲击时,精明的特朗普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来收割拜登的选票。但是他又不能丢失自己“亲以”的本色以及已经拥有的支持率,这也是具有两难性质的选择。
拜登无法解决的巴以问题,特朗普能解决吗?专家解析
直新闻:在目前中东变局中,您觉得对于构建中美相处之道有什么机会吗?
特约评论员 庚欣:确实,在百年变局、美国大选将近的情况下,中东冲突和俄乌冲突等一系列动荡因素,都在呼唤处于复杂变动下的中美两国,构建稳定、正确的相处之道,并积极、建设性地致力于消除国际治理“赤字”上。在目前这样的一个大形势下,我认为中美“构建相处之道”仍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事情,也可以视为整个国际秩序包括中东局势走向平稳的“第一粒纽扣”。
鉴于在俄乌问题上,中美之间的共识度依然偏低。但在中东问题上,中美似乎可以找到很多的共识。首先,俄乌战局美国是主要当事方之一,而俄罗斯又是中国的重要伙伴,在这时中美之间要取得根本性的共识,目前看还是有困难的。但是在中东问题上,中美各大国应该说都不是直接当事方。即使是由于种种因素不得不支持以色列的美国,也并不赞同内塔尼亚胡政权目前这种极端的屠杀行为。这就为中美构建在中东问题上的相处之道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其次是在本轮巴以冲突升级之前,中美其实都在中东地区,以自己的方式推动着所谓“中东和解潮”,并取得了一些“殊途同归”的正面效果,而且相互之间明显有一些难得的兼容性。这至少表明中美在这场冲突起初阶段的共同点。
再次,在目前中东冲突延展过程中,中美等各大国都不乐见中东战局扩大,人道主义灾难蔓延,即使美国多次滥用否决权,干扰了中东停火及“巴勒斯坦入联”等进程,但从本国的基本利益和整个国际社会的秩序稳定起见,各大国包括美国都希望尽快推动中东停火止战。美国也不希望为以色列背这个黑锅,在国际上丢太多分,而且美国的“盟友群”以及国内支持者也呈现分歧,影响拜登的选情,这也是中美在国际多边场合寻求合作的可能性。
中美在中东问题上如能够达成一定共识,将会在稳定中东乃至整个国际乱局上发挥重要作用。我一直认为,中美构建相处之道,必须从现实的、重要的案例中取得实质性的实践成果。没有一步步实际合作的行动,没有一个个互动共赢的案例积累,可能很难实现中美相处之道的构建。中美过去是“不打不相识”,今后则是“不合作就不能构建相处之道”。中美之间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而今天世界上,我认为最具有构建中美相处之道条件的热点问题,中东问题是一个可能的选择。
作者丨庚欣,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编辑丨杨颖,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排版丨赖信宏,直新闻编辑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