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5年降价18次,她终于三折卖掉了河北燕郊的房子

资讯2周前发布
321 0 0

耗时5年降价18次,她终于三折卖掉了河北燕郊的房子

耗时5年降价18次,她终于三折卖掉了河北燕郊的房子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田国宝 2024年4月,王静终于卖掉了河北燕郊的房子,94平方米的两居室卖了93万元,单价为9800元/平方米,这个价格不仅创下该小区2015年以来的最低纪录,也让该小区房价时隔十年重回万元以下。
王静卖房的过程一波三折,前后耗时五年之久,期间18次下调挂牌价格,最终成交价不足高峰期的三分之一。她说,卖燕郊的房子投入了太多时间和精力,“中介也觉得价格低了,可我不想耗下去了”。
从2015年到2024年的十年间,燕郊的房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动荡,前三年快速上涨3倍以上,随后进入长达七年的下行通道。放松限购、地铁22号线动工等一系列利好因素,依然没有扭转楼市的颓势。
叶斌是燕郊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的负责人,房地产高峰期,他的业务遍及京津冀区域。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虽然燕郊楼市的主流成交价保持在万元以上,但从3月和4月开始,单价低于万元的成交大量出现。
不只是燕郊,过去七年,环京其他地区的房价也大幅下跌。叶斌说,目前,大厂的主流成交价保持在7000元/平方米—8000元/平方米;廊坊市区、香河、固安等区域保持在5000元/平方米—6000元/平方米;其他区域低于5000元/平方米。
环京楼市十年跌宕,成功逃顶的只是少数,多数购房者像王静一样经历了房价“冰与火”的煎熬。王静说,她的房子本来有机会卖出更高的价格,但因为不甘心错过了,“人要勇于面对现实,否则只会输得更惨”。
不愿接受现实
王静的房子购买于2012年3月,总价80多万元。2015年结婚后,她搬到了燕郊居住。
王静搬到燕郊不久,环京楼市迎来了最大一波行情,房价持续上行带来的喜悦,抵消了这对新婚夫妇跨城通勤的烦恼。彼时,房价上涨一个月带来的增值,抵得上王静一年的收入。
2017年3月17日,北京出台“史上最严”的限购政策,环京地区的房地产从业者和业主普遍认为,北京限购后,大量需求将外溢到环京地区,其中燕郊楼市将成为北京限购的最大受益者。
北京限购政策出台后,环京地区的房价达到历史最高点,燕郊房价接近4万元/平方米,大厂房价突破3万元/平方米,廊坊市区、固安、香河等区县的房价也普遍突破2万元/平方米。王静所在小区的房价涨至3.5万元/平方米。
当时,王静和丈夫已经筹划在北京买房,按照市场价,她在燕郊的房子能卖330万元左右,是入手价的四倍。“把燕郊的房子卖了,加上手里的积蓄,可以在北京全款买房”,但王静的计划没有赶上变化。
2017年3月25日,廊坊出台针对环京区县的房地产限购政策。环京地区房价开始转向。
王静至今还清楚地记得,2017年“五一”假期,她付北京房子的定金时,燕郊房子的单价已经跌破3万元/平方米。两口子商量,不卖燕郊的房子了。北京的房子可以贷款买,而且两年后才交付,这两年里可以不用折腾搬家。
2019年下半年,北京的房子装修好后,王静一家三口搬回北京。彼时,王静已经不上班了,专职带孩子,打算卖掉燕郊的房子,提前把房贷还清,减轻家庭的压力。“当时,小区同户型的挂牌价在250万元左右,我们挂了220万元”。
房子挂出去不久,中介联系王静,有买家看上房子了,让她去面谈。王静到燕郊与买家见面。王静低于200万元不卖,买家高于180万元不买,中介劝王静让步,但双方最后还是谈崩了。
一周后,中介告诉王静,买家在同一小区以180万元买到了一套同户型的房子,而且楼层更好。王静“低于200万元不卖”的底线没有改变,但还是将挂牌价调到212万元。
2020年年初,王静有点坐不住了,她将房子的挂牌价降到198万元,并告诉中介可以接受180万元的价格。
中介告诉王静,她的房子再降20万元—30万元更容易出手。王静说,没有赶上330万元的顶点,但也不至于卖150万元,“自己心里的坎儿过不去”。
2020年一整年,王静均处于“跟不上市场节奏”的状态,每次她好不容易接受市场价了,市场价又到了一个新的低点。经过多次调价,房子已经降到155万元,但依然没有卖出。
到了2021年,王静彻底“躺平”了,“能卖就卖,卖不掉就挂着”。
终于“割肉”
王静对卖房的“躺平”态度持续了两年。期间,她不再关心房地产市场,由于疫情原因,出入燕郊不便,她也很少去看燕郊的房子。
燕郊二手房价格一直阴跌,但新房价格较为坚挺。燕郊一位房地产项目营销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由于担心楼市价格“崩塌”,燕郊开发商就房价达成一致意见:坚持不降价。
房价“稳定”了,一些零星的改善型成交依然存在。上述营销负责人说,他负责销售的项目,每月都有成交,多则十几套,少则一两套,“维持项目正常运转没问题,想要盈利比较困难”。
王静的女儿在2023年秋季上小学。春节假期后,王静计划到天津买一套学区房。北京的房子在还月供,想要在天津买房,就需要卖掉燕郊的房子。
重启卖房模式后,王静再次陷入“跟不上市场节奏”的状态中,心理价位从150万元降至145万元,再到140万元、130万元。
2023年底,王静专程回到燕郊找中介,两个人吃了午饭。席间,中介为王静分析了房子一直卖不出去的原因,当时的市场形势下,一个成交价出来时就已经“过时”了,下一套同样的房子想要成交,就需要再次降价。不同的是“降多少的问题”。
王静认同中介的分析,开始反思自己的问题:所有卖家面对着同样的市场,为什么有人能接受低价卖掉房子,自己却被市场拖着走?
2024年春节后,王静开始张罗着在天津买房,卖掉燕郊的房子变得急迫起来。中介建议她将价格一次性降到位,“我问多少钱算到位,中介说100万元”。
当时,中介以为王静被建议的价格惹生气了,还耐心给王静解释。王静说,她想明白了,自己的目的是买天津的学区房,燕郊的房子只要卖出去就行,“和孩子比起来,房子不算什么”。
王静告诉中介,如果买家愿意付全款,价格还可以商量。4月初,房子终于以93万元的价格成交,买家4月底前付清全款。“这个价格,估计要被邻居骂死了。”王静说。
从2019年挂牌开始,王静的房子历经五年18次下调价格终于卖出。虽然卖出价与心理价位相差甚远,但和买入价相比也没有赔钱。经过这一次漫长的卖房经历,王静学到一个词:及时止损。
跌至万元以下
2022年下半年,王静有两位朋友先后卖掉了环京的房子,其中燕郊朋友的房子110平方米卖了220万元;另一位朋友的房子在香河,115平方米卖了120万元。两人的卖出价均低于入手价。
王静说,2020年,香河房价已经跌破万元,朋友在2022年下半年卖出的价格“卖好了”。燕郊朋友的房子是割肉卖出的,“比市场价低20万元左右,亏了十几万元”。
王静和燕郊的朋友互劝,她劝朋友不要低价卖房,即便不赚钱,也不能卖亏了;朋友劝她尽快抛售,未来房价会更低,但他们均没有说服对方。
回头看,王静佩服朋友的勇敢。如果当时朋友听了她的劝,总价会少卖70万元—90万元;如果王静听了朋友的劝,可以多卖出六七十万元。
4月中旬,香河朋友的房子所在的小区成交一套同户型房子,成交价66万元,单价5500元/平方米。这也是当前香河楼市主流的成交价。香河有开发商甚至推出了3000元/平方米出头的特价房。
叶斌告诉经济观察报,香河房价最高时达到过2.5万元/平方米,2021年市场主流成交价普遍在1万元/平方米以内。2023年下半年,香河楼市开始大量出现单价5000元/平方米左右的成交。
与香河跌破万元大关的时间相差不远,廊坊市区和固安等地的房价也先后跌破万元。目前,廊坊市区部分片区的主流成交价保持在7000元/平方米—8000元/平方米,部分片区已经跌至3000元/平方米—5000元/平方米;固安楼市主流成交价在6000元/平方米左右。
在更早的时候,永清、霸州、涿州、怀来等环京区域的房价已跌破万元。
与香河紧邻的大厂区域,2022年下半年,夏垫片区的成交价率先跌破万元,并于2023年蔓延至全县范围。“燕郊房价涨到4万元/平方米的时候,大厂房价达到3.5万元/平方米,目前主流成交价在7000元/平方米—8000元/平方米。”叶斌称。
作为环京楼市价格最坚挺的区域,在2023年四季度,燕郊部分小区出现低于1万元/平方米的成交,“当时案例不多,今年3月开始多起来。”叶斌说,多数都是着急用钱的业主,要么换房,要么生意失败还债。
叶斌说,之前,有的业主为了避免房子被法拍,出售给小额贷公司,但由于市场成交不好,小额贷公司已经停止收房了。“3月的成交不错,贝壳系统有四五百套,全燕郊应该上千套了。”叶斌说。进入4月,燕郊楼市成交再次恢复至“常态”,“着急用钱的,都得降价卖,这么多年,房价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刷下来的”。
燕郊本土房企一位管理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过去楼市快速上行让一部分人的账面财富倍增,在一定程度上使这些群体淡化了风险意识,“想当然地觉得房价会一直涨,但愿经历这次洗礼,房地产市场能成熟起来,购房者也能成熟起来”。
王静说,人要懂得认输,更何况这种认输不是真输了,只是赚得少了,“当时(2019年)潜意识里也觉得应该卖掉,但就是不甘心,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可笑,你能拗得过大形势吗?”
(应受访者要求,王静、叶斌为化名)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