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资讯2周前发布
546 0 0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划重点:
  • 1

    尽管盖茨已经卸任微软CEO和董事长职务,但他仍深度参与该公司的运营,包括帮助制定战略、审核产品以及招聘人才。

  • 2

    在微软迈向AI领域的过程中,盖茨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并在八年前就准确预见了“AI智能体”所引领的全新世界秩序。

  • 3

    在微软与OpenAI合作前,盖茨就与奥特曼建立了紧密关系,他甚至主动要求奥特曼构建GPT-4大模型。

  • 4

    盖茨在微软内部的影响力依然惊人,来自微软各部门的诸多高管都会定期与盖茨会面,共同审查产品。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腾讯科技讯 5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尽管从表面上看,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已离开他一手缔造的软件帝国。但实际上,他仍是微软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深度参与该公司的运营,包括战略部署、产品审核以及招聘人才等。特别是在微软迈向人工智能领域的关键时刻,盖茨的洞察力与远见同样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连微软与OpenAI的强强联手也离不开他的暗中推动。虽然已年近七旬,但盖茨依旧怀揣着打破传统、引领下一个时代的雄心壮志。
01 八年前准确预见到“AI新秩序”
早在2017年,微软尚未与当时尚显青涩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OpenAI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之前,盖茨便以其前瞻性的眼光,向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及微软少数高层分享了一份极具洞察力的备忘录。
在这份备忘录中,盖茨预言了一个由他所称的“AI智能体”所引领的全新世界秩序,这些数字个人助理将能够精确预测并满足我们的每一个需求。他坚信,这些智能体将超越现有的Siri和Alexa,拥有近乎无限的知识储量与超自然的直觉。备忘录中指出:“这些智能体不仅将彻底改变我们与计算机的互动方式,还将颠覆整个软件行业,引领自我们从输入命令到点击图标以来最大的计算革命。”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然而,在当时,这份备忘录的内容似乎过于超前,令许多人感到难以置信。“它看起来太过前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微软高层坦言。微软此前在尝试开发个人智能体方面的努力,如Office助手Clippy和备受争议的聊天机器人Tay,都曾遭遇失败和嘲笑,使得当时鲜有人相信新一代智能体能够彻底改变微软的命运。
然而,如今回首,盖茨的这份秘密备忘录无疑预示了Copilot的诞生,这款由人工智能驱动的神奇工具已帮助微软重返巅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Copilot依托于OpenAI的GPT大语言模型,自去年首次亮相以来便迅速成为微软产品中的得力助手,协助用户高效完成演示文稿的准备、会议总结等任务。“Copilot现在听起来与盖茨当初的设想如出一辙,”那位微软高层感慨道。
02 隐在幕后推动AI革命
在公开场合中,自从2021年以来,盖茨在微软几乎完全隐身。但据媒体了解,盖茨一直在幕后默默策划并推动着微软的人工智能革命。许多在职和离职高管证实,盖茨依然深度参与公司运营,包括提供宝贵的战略建议、评估产品、招募高层管理人才,并帮助微软与OpenA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2023年初,微软推出了采用与ChatGPT相同技术的搜索引擎必应,对谷歌等竞争对手发起挑战。当时,这些高管均承认,盖茨在制定计划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纳德拉才是微软人工智能成功的公众代表,但盖茨无疑是背后的推动者。
另一位微软高管也坦诚道:“公开场合所展现的并非全部真相。纳德拉及整个微软高层团队都非常依赖盖茨的智慧和洞察力。每当公司面临重大变革时,我们都会向他征询建议。”
十年前,当纳德拉接手微软时,这家曾经的科技巨头被戏称为计算机时代的“恐龙(即将灭绝)”。面对这样的困境,纳德拉决定求助于他的前老板。当他成为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刻起,他便要求盖茨将30%的时间用于担任微软的技术顾问,此举部分原因是为了激发员工的斗志。纳德拉当时称:“当我说‘嘿,你去问问比尔吧’时,员工们就会全力以赴,做好充分准备。”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2020年,当盖茨辞去微软董事会主席一职时,纳德拉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承诺微软将继续“得益于盖茨持续的技术热情与宝贵建议,推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不断向前”。
然而,一年后,纳德拉对盖茨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微妙的转变。2021年,盖茨与妻子梅琳达(Melinda)离婚,当时有报道称微软正在调查盖茨与员工有不正当关系的指控,这迫使盖茨不得不辞去相关职务。随后,盖茨的私生活问题不断被曝光,一些女性员工开始公开谈论与盖茨的约会经历,以及他与极富争议的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交往,包括乘坐后者的私人飞机,这些都再次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一时间,纳德拉曾经的导师变成了他最大的困扰,微软也不得不迅速与盖茨划清界限。
纳德拉当时表示:“2021年的微软与2000年的微软已截然不同。”他后来补充说,公司的首要责任是“营造一个让每个人都能从事有意义工作的文化氛围”。然而,据了解,纳德拉在私下里仍然让盖茨参与到了“有意义的工作”中。他并未将盖茨驱逐出公司,反而继续寻求他的建议和专业知识,使盖茨成为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争夺主导地位的关键人物。
03 提前为微软与OpenAI合作铺路
关于微软与OpenAI的合作关系,外界普遍认为是微软首席技术官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一手促成的。多年来,斯科特与奥特曼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联系,2018年夏天,他安排了奥特曼与纳德拉的会面。同年晚些时候,三人达成了初步的合作协议,随后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然而,在这个为人所熟知的起源故事中,有一个被遗忘的章节:自2016年起,盖茨便定期与OpenAI高管会面。自1995年出版《未来之路》(The Road Ahead)一书以来,盖茨便怀揣着一个梦想,想要打造这样一个世界:每个人都能够借助软件畅游互联网,这些软件“将具备某种人格,你可以与之交谈”,并且“将如同人类助手般了解你的需求和偏好”。
内部人爆料: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微软 仍在幕后推动AI革命
在盖茨的引领下,微软曾推出数个初具雏形但饱受嘲笑的智能体版本,从引导人们使用Windows 95的卡通狗Rover,到被公认为史上最不受欢迎的Clippy,但它们都未能达到盖茨的预期。如今,OpenAI似乎为微软实现盖茨长久以来的人工智能愿景带来了曙光。
在与微软建立合作关系之后,OpenAI的高管时常在盖茨位于华盛顿州那座占地超过6000平方米的豪宅中,向他介绍关键的里程碑和面临的重大挑战。
事实上,正是盖茨的推动,使得OpenAI与微软成为了一对坚不可摧的组合。在2022年中期,盖茨私下向OpenAI和奥特曼提出了一个挑战,要求他们打造一个能够通过高级生物学考试的人工智能模型。盖茨当时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就在同年8月的一次盖茨家宴上,奥特曼和OpenAI首次公开展示了GPT-4,而纳德拉也出席了这次晚宴。当GPT-4成功通过考试时,盖茨深感震惊,并将其称为“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令人震撼的演示”。
这次演示促使盖茨撰写了另一份备忘录,他在其中详细阐述了微软应如何利用GPT-4。盖茨强调,在互联网上广泛训练的大语言模型最终将引领个人智能体的新时代。他在稍后发布在个人博客上的备忘录中这样写道:“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个人助手。它会查看你的最新电子邮件,了解你参与的会议,阅读你读过的内容,甚至是你未曾读过但感兴趣的信息。”
据两位高管透露,盖茨的备忘录在微软内部引发轰动,并为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奠定了基础。在盖茨晚宴后不久,纳德拉在微软园区内召开了一次会议,他鼓励团队将人工智能融入搜索、网络安全以及Microsoft 365套件的业务应用中,包括Word和Outlook。
次年初,微软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搜索引擎必应,它搭载了一个由GPT驱动的智能体,后来这个智能体被命名为Copilot。几乎在一夜之间,得益于盖茨的远见和推动,微软将必应从濒临淘汰的边缘,转变为一个能够与谷歌一较高下的人工智能工具。
2023年2月,微软在其总部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并被与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发布iPhone的时刻相提并论。当时,纳德拉笑容满面地向谷歌宣战,而盖茨似乎并未出席。
04 曾暗助奥特曼重返OpenAI
如今,盖茨与奥特曼的关系依旧紧密,奥特曼每年都会多次造访盖茨的府邸,而OpenAI也时常寻求他的意见和建议。一位了解这种关系的人士表示:“奥特曼与盖茨是好友,OpenAI对他的意见和建议非常重视。”OpenAI发言人凯拉·伍德(Kayla Wood)也称,OpenAI将继续与盖茨保持会面。
去年秋天,当OpenAI董事会突然解雇奥特曼时,纳德拉和微软迅速行动,帮助平息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混乱。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Frank Shaw)澄清说,如果盖茨与奥特曼进行了交谈,那并不代表微软的官方立场。他解释称:“盖茨已经不在微软工作,也没有参与此次行动的决策。”
在随后的五天里,盖茨主动联系了奥特曼,为他提供支持,最终帮助他重新考虑回到OpenAI的领导层。
时至今日,内部人士透露,盖茨在微软的影响力远超外界想象,也超出了与OpenAI合作的范畴。来自微软各部门的高管,包括业务应用主管查尔斯·拉曼纳(Charles Lamanna)、首席科学家杰米·蒂万(Jaime Teevan)、Teams聊天应用负责人杰夫·泰珀(Jeff Teper)以及网络安全主管查理·贝尔(Charlie Bell)等,都会定期与盖茨会面,共同审查产品。
盖茨还亲自参与了重要高管的招聘和留任工作。一位离职高管回忆道:“盖茨非常热衷于产品评论,他经常与高管进行一对一的交流。”去年,盖茨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透露,他在微软总部所在地雷德蒙德花费了大约10%的时间,为微软的产品路线图提供建议。
05 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
多年来,盖茨一直积极推动微软更加关注消费者市场,尽管微软在消费者技术领域遭遇过多次失败。今年3月,当微软宣布聘请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领导新成立的消费者人工智能部门时,许多观察人士对此感到震惊。苏莱曼曾与人共同创立DeepMind,并在谷歌工作多年。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盖茨认为消费者市场蕴藏着重大机遇。看看新的消费者人工智能团队,你会发现有许多盖茨对纳德拉施加影响的印记。”不过,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否认道,盖茨并未参与聘请苏莱曼的决策过程。
所有这些迹象都表明,自从离开微软董事会后,盖茨并不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与微软彻底断绝了联系。2024年的微软,似乎与2021年纳德拉希望人们相信的微软并无太大不同,盖茨从未真正离开过。弗兰克·肖也表示,盖茨在技术顾问方面所承担的角色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在《未来之路》的结语中,盖茨提及了不同年龄段的自己对未来的思考。他在39岁时感叹道:“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从未有过一个时代的领导者能够同时引领下一个时代。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想微软也不太可能在信息时代高速公路上继续保持领先的地位。”而到了中年时期,盖茨透露了他新的抱负:“但我想打破这个历史传统。”
如今,已经年近七旬的盖茨仍然在尝试挑战历史,但他这次选择了隐身幕后。如果说微软的复兴能够作为某种象征的话,那无疑是在证明盖茨似乎正取得胜利。(编译/金鹿)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