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又一位国家领导人,被基建腐败“绊倒”

资讯3周前发布
513 0 0

越南又一位国家领导人,被基建腐败“绊倒”

据越通社报道,4月26日,越南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召开会议,同意王庭惠辞去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越南国会主席职务并退休。和一个月前越南国家主席武文赏的辞职原因一样,王庭惠也违反了党员干部相关纪律规定,“未能发挥模范表率作用,损害了党、国家及其个人的威望”。
4月26日上午,王庭惠还和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一起拜谒胡志明陵并敬献花圈。这是纪念越南国家统一49周年的礼节性活动。值得注意的是,进入陵园时走在王庭惠后排的前领导人中,包括2023年1月因“对防疫腐败问题负政治责任”而辞职的前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
在阮春福、武文赏之后,王庭惠被外媒视为越南国家主席的潜在继任者之一。不过,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外媒的说法,早在4月12日王庭惠结束最后一次出访回国后,他的助理范泰河就被警方带走。越南公安部在4月22日证实,范泰河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拘捕,其犯罪线索来自警方对顺安集团腐败案的调查。
越南又一位国家领导人,被基建腐败“绊倒”
当地时间2021年3月31日,越南河内,王庭惠宣誓就任越南国会主席一职。(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基建腐败“绊倒”两位国家领导人
在越南交通建设行业,顺安集团是一个“传奇”。2023年10月,该公司发布了一篇题为《顺安集团:20年来在交通项目上留下了深刻印记》的通稿,提前庆祝集团20周年庆。文章写道,这个员工上千人、年收入过万亿越南盾的企业,建设了“通往首都的门户”,承包了一些省份最大的桥梁工程,还创造了越南桥梁建设速度的多项纪录。
但据越南《青年报》等官方媒体报道,2004年在河内成立时,顺安集团其实只是一家注册资本39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11万元)的小公司,却很快成为了越南最大的交通建设承包商之一。
北江省同越大桥就是一个例子。这是北江省最大的斜拉桥,总投资额达1.5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4.2亿元),由顺安集团承包。前述顺安集团通稿提到,该大桥所有项目都比预计施工进度提前3到5个月完成,“创历史纪录”。顺安集团也被北江省项目管理委员会评为“能力好、施工专业的承包商”。
然而,今年4月,越南公安部侦查局逮捕了顺安集团高管及北江省相关项目负责人。反腐败调查人员指控,在同越大桥建设项目中,顺安集团对北江省政府官员行贿,双方违反招投标规定,将国家资产交给顺安集团,“造成严重后果”。
同越大桥只是冰山一角。仅2019年至2023年,顺安集团参与重大项目投标51项,中标39项,中标项目总投资额高达22万亿越南盾,地点遍布从首都河内到第一大城市胡志明的各个地方。此外,顺安集团还成立一系列子公司,扩展为一个覆盖交通建设、房地产、旅游度假、清洁能源等诸多领域的商业帝国。
更吊诡的是,项目承包得越多,顺安的经营业绩却越惨淡,近年税前利润最高值仅刚刚超过2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5.6万元),多数时候年税前利润只有1亿越南盾。越南媒体亦发出疑问:顺安拿到的巨额政府投资,最后去了哪里?
目前尚不清楚王庭惠的助理范泰河是在何时卷入相关案件的。王庭惠有多位国会主席助理,但范泰河跟随他工作最久。范泰河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和执业审计师资格,先后在国家审计署、财政部、越共中央经济部服务,2016年起担任副总理助理、河内市委书记助理,及至成为国会主席助理。
2001年,经济专家出身的王庭惠进入越南政坛,出任审计署副审计长,此后历任审计署审计长、财政部长、越共中央经济部长。2016年至今,王庭惠先后担任越南政府副总理、河内市委书记和越南国会主席。
根据越南法律规定,同越大桥这个级别的工程项目,需要中央政府审批,一般由副总理最后签署意见。此外,王庭惠2020年至2021年短暂出任河内市委书记,范泰河出任其助理。而被称为“河内门户”的永绥大桥二期工程,正是在2020年获批、2021年1月开工的。该项目总投资额超过2.5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7亿元),承包商正是顺安集团。不过,越南公安部尚未说明该项目是否存在违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顺安集团案和导致越南前国家主席武文赏辞职的福山集团案非常相似。福山集团原本也是一家地区性的小公司,但在2010年代之后突然从北到南拿下一系列千亿级越南盾的市政建设、房产开发工程。越南公安部调查称,这是一系列行贿受贿操作下黑箱运作、偷逃税款、瞒报资产、拖延工期的结果。
其中,2011年,武文赏出任广义省委书记,至2014年离任。在此期间,茶曲江南岸公路项目成为广义省的重点工程,2012年开工建设,2016年竣工。项目总投资额超过9990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2.9亿元),建设方就是福山集团。
4月26日,就在王庭惠提出辞职的越共中央特别会议上,原越共中央委员、广义省委书记黎曰字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武文赏担任广义省委书记时,黎曰字曾任省交通厅长等职,此后接替武文赏出任省委书记。
此外,曾在广义省和武文赏“搭班子”的原省人民委员会主席(省长)高科,及另一位曾任省交通厅长、后来晋升为省长的武文赏老部下邓文明,也已在今年3月初被警方带走。因卷入福山集团案被捕的还有越共中央委员、永福省委书记黄氏翠兰和省长黎维成。
目前越南公安部在重点调查的建设腐败大案,远不止福山集团案和顺安集团案。另一家在招投标环节和政府官员存在大量利益交换的AIC公司,已导致越共中央委员、劳动荣军与社会部部长陶玉勇及北宁省长阮香江、前省长阮紫琼遭到纪律处分。4月26日,平顺省原省长黎进芳因另一起旅游区建设腐败案被捕。尚不清楚这些调查是否会波及更高层级的官员。
反腐效率越来越高?
在越南政坛,王庭惠一直保持着清廉的专业官员形象。今年3月11日,在武文赏的多位老部下被捕后,越共中央为王庭惠举行了一个隆重的仪式,授予他入党40周年徽章,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送花篮表示祝贺。
当时,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张氏梅代表越共中央对王廷惠做了极高评价,称他40年来“无论什么情况、无论身处何职”,都“不断培育、锻炼、弘扬模范先锋品质”并“对党绝对忠诚”。
财经学者出身的王庭惠2001年开始从政,2016年首次进入越共中央政治局,并出任主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该职务干部有出任河内市委书记的传统。2020 年 1 月,时任河内市委书记黄忠海因“渎职”被处分,王庭惠随即接任。
在越南领导层中,有南方工作经验、长期在经济战线工作的干部,和有北方工作经验、长期在党务或公安战线工作的干部,有较为不同的晋升体系。2016年时,和王庭惠同样进入了十二届政治局、且按照年龄可以在下一届继续“进步”的经济战线干部,还有时任交通部长丁罗升和时任越南央行行长阮文彬。
但在十二届越共中央政治局任内,丁罗升因腐败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成为越南统一以来正式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另一位出自经济战线的阮文彬,亦因渎职遭到处分。在此背景下,王庭惠在2021年的越共十三大上再次获选政治局委员,排序也上升到第四位。2023年阮春福辞职后,王庭惠更成为“四驾马车”中唯一一位完全出身经济战线的官员,被外媒视为“南方派”的代表人物。
也是在2021年新一届领导班子组建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领导的“熔炉”反腐败运动有了新的“辞职”制度:负政治责任、遭到处分而“不胜任”的领导干部,应当主动辞职,贯彻“能上能下”精神。2022年,官方媒体《青年报》就指出,多位中央委员以上级别官员辞职,是本届越共中央前所未有的新特点。当然,“如果他们不辞职,也会被免去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从阮春福、武文赏到王庭惠,“四驾马车”成员辞职的“速度”越来越快。阮春福所涉防疫腐败系列案,第一位涉案企业高管在2021年12月被警方带走。涉案的卫生部长、河内市长于2022年6月被捕,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务副总理范平明和另一位副总理12月辞职,然后才是阮春福辞职。从案件公开调查到阮春福辞职,前后耗时超过一年。这期间,从范平明的助理被捕到范平明辞职,也间隔了近半年。
武文赏辞职所涉福山集团案,2024年2月因该集团高管被捕而被公众知悉。3月8日,武文赏的多位老部下被警方带走。12天后,武文赏辞职。从案件公开调查到武文赏辞职,前后耗时约一个月。
而这一次,从越南官方4月8日首次公布顺安集团高管被捕的消息,到王庭惠辞职,只过了11天。从助理范泰河被捕消息公开,到王庭惠本人辞职,更是只间隔了4天。
有分析认为,王庭惠的辞职时间,可能和越南国会的会期有关。4月15日到23日,王庭惠最后一次主持国会常务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就是筹备将在5月举行的国会第七次会议,而国会第七次会议最为外界关注的议程,就是可能选举新一任越南国家主席。
如今,在王庭惠辞职退休后,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张氏梅、公安部长苏林成为排名第三、第四的政治局委员。张氏梅一年前刚刚因为武文赏履新国家主席而出任常务书记,也成为越共史上政治地位最高的女性干部。苏林领导的公安部,则是进行反腐败调查的主要负责机构。
“四驾马车”安排将对外展现越南领导层未来的执政思路。按照年龄计算,现任政治局委员、国会常务副主席陈清敏原本可以在2026年接任王庭惠的国会主席职务,如今计划可能需要提前。陈清敏与王庭惠同为经济学博士,与武文赏同为团干部出身,长期在南方经济重镇芹苴市任职。如果他在5月的国会会议上顺利接任国会主席,则经济战线干部仍能在“四驾马车”中占据一席之地。
记者:曹然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