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资讯4周前发布
724 0 0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腾讯汽车讯 4月2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的优先性已经超越了开发2.5万美元最便宜电动汽车的计划。马斯克正极力推动RoboTaxi的进展,从原型车的研制时间线到产能的详尽安排,都亲自过问。然而,公司内部仍有许多高管坚持认为,继续研发2.5万美元的Model车型同样至关重要。

在特斯拉,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下属们早已习以为常于各种突如其来的计划改变。在为一位设定高标准并时常改变方向的首席执行官工作时,这样的混乱已经是常态。传记作家曾将马斯克这种强烈的情绪波动描述为“恶魔模式”。

然而,即便以特斯拉的标准来看,今年也显得尤为不寻常。由于销售下滑、产品决策混乱以及进一步的降价措施,使得特斯拉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逾40%。特斯拉曾在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占据的主导地位,如今也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关于预期投资计划的谈判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同时,特斯拉董事会一直试图恢复向马斯克支付高达560亿美元的巨额薪酬,此前一名法官宣布这笔款项无效,理由是董事们在这件事上扮演了这位首席执行官的“懒散仆人”。

本周二,特斯拉预计将公布一份令人震惊的财报,营业利润预计将暴跌40%,营收更是四年来首次出现下滑。在这样的背景下,马斯克下令进行该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并将公司的未来押注在下一代自动驾驶汽车概念RoboTaxi上。然而,熟悉马斯克的人对其所推动的这场变革都感到深深的不安。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特斯拉销量下滑,预计收入将出现多年来的首次下降

创建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的想法在特斯拉内部至少已经酝酿了8年之久,但遗憾的是,该公司至今尚未建立起所需的大部分基础设施,也未能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在公共道路上测试这种汽车。目前,马斯克已经推迟了原本备受期待的2.5万美元大众版电动汽车计划,而这一项目原本是许多特斯拉投资者和一些内部人士眼中公司未来的关键所在。

在媒体报道了特斯拉的战略转变之后,公司内部发生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包括在特斯拉工作了18年、负责动力总成工程和能源业务的副总裁德鲁·巴格利诺(Drew Baglino)在内的主要管理人员已经离职,这无疑给特斯拉的未来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现年52岁的马斯克过去曾带领特斯拉多次走出困境。目前该公司市值已经降至4690亿美元,尽管这仍然是通用汽车或福特汽车市值的九倍多,但在短短四个月内蒸发了近3500亿美元。员工、投资者和分析师们都开始感到困惑和不安,他们开始重新审视特斯拉的战略。

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埃马纽埃尔·罗斯纳(Emmanuel Rosner)上周指出:“特斯拉的股票正面临一场可能极为痛苦的所有权基础转变。过去,投资者主要关注的是特斯拉的电动汽车销量以及其所展现的成本优势,但现在他们可能会选择放弃。”基于这样的判断,他下调了特斯拉的股票评级,并且调低了目标股价三分之一。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马斯克最近宣布特斯拉超过10%的员工将被解雇

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马斯克透露,最近的这一系列举措相当于激活了战时首席执行官模式。他通过电子邮件向全公司传达了一个震撼的消息:特斯拉将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规模的裁员,比例超过10%,这意味着至少将有1.4万个工作岗位被削减。

然而,据熟悉特斯拉内部计划的人士透露,实际受到影响的员工数量可能会超过2万人。马斯克给出的理由十分明确:鉴于特斯拉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的汽车交付量下降了20%,因此公司应该相应地进行20%的裁员。

对于那些在这次裁员风暴中幸存下来、仍留在特斯拉团队的人来说,他们面临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工作指令。马斯克在上周明确表示,特斯拉“正在为自动驾驶而疯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制定自动驾驶出租车原型车的时间表和产能安排方面,该公司已经将其置于比四年前首次提出的2.5万美元大众车型更高的优先级。

十多年来,马斯克一直在谈论关于自动驾驶的梦想,并成功地说服客户为特斯拉推出的一款名为“全自动驾驶”(FSD)的产品支付数千美元费用。然而,这个名字其实并不准确,因为FSD仍然需要司机的持续监督,并不能实现真正的自动驾驶。但马斯克一直对此保持乐观态度,并多次预测FSD即将达到自动驾驶的标准。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特斯拉于2015年首次推出Autopilot

马斯克及其精英工程团队对FSD系统的工作方式即将发生的重大变革寄予厚望。特斯拉汽车周围安装的摄像头正不断捕捉视频信息,它们将利用这些视频数据来指引车辆的行驶方向,而非过度依赖软件代码。特斯拉Autopilot项目主管阿肖克·埃卢斯瓦米(Ashok Elluswamy)上月于X平台上指出,这一变革有望引领“前所未有的进步”。

然而,对于FSD的乐观预期,以及马斯克对全新方法可能催生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的坚定信念,却给特斯拉那项旨在打造2.5万美元汽车的宏伟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特斯拉的未来规划有所了解的人士,对于该项目已遭完全取消的说法表示了质疑。一直以来,特斯拉都致力于开发一种成本优化的汽车架构,这种架构能够支持多种不同类型的车型,其中甚至包括无方向盘和无踏板的款式。

尽管这些知情人士均确认自动驾驶出租车项目正受到优先考虑,但其中一位人士将下一代汽车项目描述为一场致力于降低零部件成本及优化生产方法的努力。这些创新成果随后将应用于特斯拉最受欢迎的两款电动汽车——Model Y和Model 3更为经济实惠的版本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团队特别强调将这些成本节省应用于去年全球最畅销的Model Y上。

然而,这一切对于投资者而言究竟能带来多少安慰,目前尚不得而知。此前有报道称,特斯拉对于像丰田卡罗拉这样可负担车型的回应已完全取消,这一消息引发了投资者的恐慌。许多人担忧,自Model Y首次亮相以来的五年间,特斯拉向消费者推出的唯一新车型将是那款价格昂贵且制造难度颇高的电动皮卡Cybertruck。上周,该公司召回了近3900辆Cybertruck,以修复其存在问题的油门踏板。

彭博情报分析师史蒂夫·曼恩(Steve Man)指出:“投资者,特别是机构投资者,正在逐渐失去耐心。最初关于全自动驾驶和自动驾驶出租车的炒作热潮已经退却,市场的钟摆正朝着相反的方向摆动。”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才能大批量生产Cybertruck

特斯拉将自动驾驶出租车定为核心业务,可能是一项充满风险的决定。尽管联邦机构对可能提升道路安全性的技术采取了相对宽松的监管态度,但事实证明,美国各州和地方层面的审查和监管却往往更为复杂和难以预测。

2016年,亚利桑那州前州长道格·杜西(Doug Ducey)曾热情欢迎优步的自动驾驶汽车进入该州,但2018年发生的一起致命行人碰撞事故后,该州禁止了这些汽车的运营。两年后,优步更是出售了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

近期,通用汽车的Cruise也经历了类似的波折。在旧金山一辆汽车撞上并拖拽行人后,Cruise不得不暂停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测试长达六个月之久。同样,在几起事故发生后,加州也暂停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Waymo的扩张计划,其中包括一起Waymo汽车与骑自行车者相撞的事故。

然而,面对这些挑战,马斯克依然坚信特斯拉能够通过向更多消费者提供FSD并降低价格,使自动驾驶出租车成为现实。他积极推动试驾和30天免费试用活动,旨在扩大FSD的知名度,增加公司收入,并收集更多驾驶数据以优化系统。

特斯拉正在纽约州布法罗和总部所在地奥斯汀建立数据中心,以处理车辆捕获的大量视频数据并训练其自动驾驶系统。据熟悉这些项目的人士透露,布法罗的项目进展较为顺利,而奥斯汀的项目则面临着成本超支的困境。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特斯拉奥斯汀工厂生产线上的车架 

据一位了解特斯拉裁员计划的人士透露,特斯拉此次裁员的动机并非出于单纯削减某些部门的开支,而是将资源重新分配,专注于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的发展。这位知情人士进一步透露,特斯拉公司内的各个团队,包括那些致力于自动驾驶技术革新的精英团队,都被设定了相同的裁员目标。

对美国各地受影响的十几名员工进行深入采访发现,特斯拉此次裁员的组织和实施方式显得尤为糟糕。

那些以“亲爱的员工”为开头的解雇通知邮件,竟然选择在午夜之后悄无声息地发送到员工的个人邮箱中。在特斯拉位于内华达州的电池工厂,许多员工从前门的拥堵中开始了周一的工作。他们被引领至一个空旷的停车场,保安们严肃地扫描着他们的工牌,以此辨别哪些人仍保留工作,哪些人已被裁员。一位亲历此事的员工表示,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冷酷、羞辱性最强的一次经历。

“许多人在换班之际,或是抵达公司之后,才惊觉自己已被解雇,他们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一。”弗吉尼亚州的前服务经理乔达娜·埃尔南德斯(Jordana Hernandez)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上沉痛地写道。“这就是我深感痛心之处。为特斯拉付出了巨大牺牲的员工们,他们的血汗和眼泪,竟然换来了一家对他们毫无人性的公司的冷漠对待。”

马斯克要求优先开发RoboTaxi,从原型车研制时间线到产能都亲自过问
图注:4月13日,马斯克在洛杉矶举行的突破奖颁奖典礼上走红毯

在裁员风波即将拉开序幕的周六夜晚,马斯克在红毯上摆出了夸张的姿态,还戏谑地调侃着谁能在即将上映的传记片中完美诠释他的角色。

几天之后,特斯拉董事长罗宾·丹霍尔姆(Robyn Denholm)对于特拉华州法院否决董事会对马斯克薪酬方案的裁决表达了不满,并极力呼吁股东们能够重新为该方案投下支持票。 就在这个时候,马斯克得知了公司对于刚被裁员的员工们待遇有些吝啬。

马斯克向特斯拉的剩余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写道:“我今天注意到,一些遣散费低得令人难以置信,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我为这个错误道歉。我们正在着手纠正这一问题。”(编译/金鹿)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