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从煤矿斗上法庭,三首富激战优先购买权

资讯1个月前发布
327 0 0

从煤矿斗上法庭,三首富激战优先购买权

从煤矿斗上法庭,三首富激战优先购买权
山西晋柳所在的吕梁市柳林县。视觉中国/图

为夺百亿矿产,三首富的战火烧至法庭。

在历经几次延期后,2024年3月21日,孝义市鹏飞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鹏飞新能源)与山西潞宝集团焦化有限公司(下称山西潞宝)、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河北普阳)等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二审,在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

这一受到社会高度关注的案件始于2022年7月20日,由郭恩元创立的邯郸最大民企河北普阳和韩长安执掌的长治最大民企山西潞宝等组成的联合体山西普阳潞宝焦煤有限公司(下称普阳潞宝)豪掷超百亿,成为山西晋柳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山西晋柳)的战略投资人。

山西晋柳位于吕梁市柳林县,由联盛集团破产重整而来,拥有全球罕见的优质主焦煤。

之后,山西潞宝、河北普阳又先后与鹏飞新能源签订合约,分别向后者转让其所持普阳潞宝30%的股权,如果转让成功,鹏飞新能源将成为这些优质煤矿的话事人。鹏飞新能源实际控制人郑鹏为山西新崛起的首富。(详见南方周末2023年9月6日报道《煤炭再造山西首富:吞并上代煤老板资产,搭乘“明星股”快车》)

但在股转期间,山西潞宝股权遭冻结、鹏飞新能源刻制新公章、山西晋柳资金流出等一系列问题涌现。三方合作难以为继,陷入司法混战。(详见南方周末2023年9月5日报道《一代“传奇”煤老板落幕,逾百亿遗产引三首富斗法》)

本次庭审历时两天方才审理完毕。鹏飞新能源的2名代理律师和河北普阳、山西潞宝等4方的8名代理律师分坐审判庭两侧,旁听席也泾渭分明。

由于旁听人员众多,首日庭审不得不外借椅子,次日转战面积更大的刑事法庭。数位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及地方商会人士出席了庭审。

一位案件知情人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三首富声名显赫,地方商会均想借机了解吕梁营商环境。但开庭过程坎坷,原定法官甚至中途请辞。

庭审正式开始前,审判长率先发问,“来了这么多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但不见各家公司法人和实控人,你们对这个案子到底是重视还是不重视?”

从煤矿斗上法庭,三首富激战优先购买权

鹏飞VS四方同盟

此次二审与2023年9月的一审,主要针对鹏飞新能源与山西潞宝的股权纠纷,鹏飞新能源与河北普阳的股权纠纷,尚未开庭。

一审由鹏飞新能源对山西潞宝提起诉讼,在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河北普阳、普阳潞宝及其小股东其畅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其畅)均被列为第三人。

上海其畅由山西潞宝董事长韩长安之弟韩长明控股。河北普阳、山西潞宝和上海其畅在普阳潞宝分别持股51%、47%和2%。

一审法院查明,2022年7月22日,山西潞宝与鹏飞新能源签订协议,主要内容为山西潞宝向鹏飞新能源转让其所持普阳潞宝30%股权,或协调其他股东共同出让30%。鹏飞新能源应在7月25日前支付首笔15亿元,剩余款项在协议签订后75天内付清。付至25亿时,鹏飞新能源就完整享有30%股权。没完成股权变更登记前,山西潞宝需代持股权。山西潞宝还要在山西晋柳的经营上与鹏飞新能源保持一致行动。

2022年8月13日,距鹏飞首次付款19天后,韩长安告知郑鹏,普阳潞宝其他股东主张优先购买权,双方合作暂缓。随后2天,鹏飞新能源向法院申请冻结山西潞宝所持案涉股权。上海其畅又在两天后表示,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

2022年9月6日,鹏飞新能源将第二笔股权转让款10亿元提存于山西省孝义市公证处。

鹏飞新能源请判,山西潞宝继续履行双方协议,并与普阳潞宝立即配合股权变更登记,且赔偿鹏飞新能源3000万元。

庭审中,山西潞宝、河北普阳、上海其畅和普阳潞宝提交了7份共同证据,包括鹏飞新能源在经营山西晋柳期间刻制公章、与关联企业山西鑫树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鑫树林)进行交易、私自转出山西晋柳资金等。

上述4家公司认为,这些行为损害山西晋柳及股东利益,对案涉协议构成违约。但吕梁中院则认为,这些对鹏飞新能源构成违约的抗辩不在审理范围之内。

吕梁中院最终判决,山西潞宝继续履行与鹏飞新能源的协议,将名下普阳潞宝30%的股权变更登记到鹏飞新能源名下。但该院同时认为,鹏飞新能源提出的,让普阳潞宝配合变更登记的诉请应另案处理。因此,鹏飞虽胜诉,但诉请难以获得履行。

一审结束后,鹏飞新能源、山西潞宝及第三人普阳潞宝和河北普阳均提起上诉,上海其畅在二审中仍为第三人。

二审中,鹏飞新能源请求改判普阳潞宝配合变更股权登记,山西潞宝赔偿3000万违约损失。

山西潞宝、河北普阳和普阳潞宝则提出,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鹏飞新能源全部诉请或发回重审,并提出鹏飞新能源的诉请在一审中未获审理和判决,因此没有上诉权。

多方同时上诉已预示二审不会简单。甚至庭审开始近1小时,也没能进入正题。

“在案件受理中,出现了严重的程序不公。”山西潞宝代理律师率先提出对上诉费的质疑,同一案、同样的当事人和相同的争议股权标的,山西潞宝和河北普阳均预交1200余万元上诉费,而鹏飞新能源仅预交19余万元。

山西潞宝的这一质疑得到河北普阳、上海其畅和普阳潞宝的附和,四方形成明显的战略同盟之势。四方实际代表郭恩元与韩长安的利益。

祭出优先购买权

优先购买权,成为两首富向鹏飞开战的一大武器。

据公司法,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的,应当将股权转让的数量、价格、支付方式和期限等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购买权。

目前,关于优先购买权的两起法院判决并不一致。

针对河北普阳向鹏飞新能源转让普阳潞宝30%股权一事,2023年8月,山西潞宝将河北普阳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行使其作为普阳潞宝股东的优先购买权。鹏飞新能源列为第三人。

在本次山西省高院二审开庭前夕,邯郸中院对山西潞宝的优先购买权作出认可。

邯郸中院查明,2023年4月28日,鹏飞新能源向河北普阳支付了最后一笔股权转让款。5月1日,三个原股东召开普阳潞宝股东会,山西潞宝和上海其畅称其在4月30日才知晓河北普阳私自向鹏飞新能源转让股权,山西潞宝要求行使优先购买权。

鹏飞新能源则在庭审中否认了山西潞宝的优先购买权,称其此前已通过受让山西潞宝的股权实际成为普阳潞宝的股东,其与河北普阳的股权转让发生在公司内的股东之间。

但邯郸中院认为,普阳潞宝的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信息均未显示鹏飞新能源是该公司股东,相反山西潞宝自始至终是该公司股东,有法律赋予的优先购买权。不能因鹏飞新能源为购买股权支出巨额资金、作出巨大努力、参与山西晋柳管理等,否定公司股东对公司股权的优先购买权。

邯郸中院最后判处,山西潞宝在判决生效后30日内行使优先购买权,否则视为放弃。目前距离判决还不到30天。

一位接近山西潞宝的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山西潞宝正与河北普阳洽谈股权转让,但鹏飞新能源又向邯郸中院起诉了,所以一审判决何时生效还确定不了。

而针对山西潞宝向鹏飞新能源转让普阳潞宝30%股权,吕梁中院在一审中认为,上海其畅从未积极行使股东优先购买权,也未实际出资,可视为其同意山西潞宝向鹏飞新能源转让30%股权。

在本次山西省高院的二审中,多方再次对优先购买权进行争辩。

据此前邯郸中院查明的事实,落款日期为2023年7月4日并加盖河北普阳、山西潞宝和上海其畅印章的普阳潞宝股东会决议显示,全体股东一致不同意山西潞宝对鹏飞新能源的股转,其所持30%由河北普阳购买28.8%、上海其畅购买1.2%。

基于此,山西潞宝律师主张,普阳潞宝其他两位股东已对案涉股权行使优先购买权,所以山西潞宝和鹏飞之间的协议在客观上无法继续履行。

但鹏飞新能源的律师认为,在普阳潞宝2023年5月和7月的两次股东会上,河北普阳和山西潞宝都把卖给鹏飞新能源的30%股权互相卖给对方,双方存在恶意串通。

更多人事浮现

随着相关诉讼的推进,三首富斗法的来龙去脉也更加清晰。

山西潞宝一位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早在山西晋柳发布战投招募公告前,吕梁市政府和省联社有关人员便找到韩长安,希望其能接下山西晋柳的焦化产能,但韩长安更想要当中的煤矿。

山西潞宝和河北普阳都属于煤炭下游企业,焦炭年产能合计1500余万吨,有大量用煤需求,希望部署上游煤矿资源。

山西潞宝知情人解释,韩长安钦佩郭恩元对企业的精细化管理能力和雄厚实力,因此联合河北普阳参与山西晋柳战投,并主动让出控股权。

另有接近吕梁官场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韩长安最初答应接下山西晋柳实际上也是碍于官场上的情面,当时一位长治市领导调任吕梁市,想要盘活山西晋柳。坐拥9对矿井的山西晋柳听上去虽具吸引力,但其脱胎于争议煤炭大亨邢利斌的联盛系,此前重整历时9年,当中不乏棘手问题。

山西潞宝知情人进一步透露,当时有一位吕梁市领导提出,河北普阳和山西潞宝主业都不是煤矿,应引入懂煤矿的企业,并推荐了两三家,鹏飞集团是其中规模和实力最强的一家。

山西潞宝在支付山西晋柳战投对价时,有一定资金缺口,虽然郭恩元已承诺帮忙补齐,但韩长安决定领这位领导的情,向鹏飞新能源借款,但对方想要30%股权。韩长安想的是,可以协调郭恩元各出让15%,这样两家原始股东仍能控股普阳潞宝。

但在韩长安提出有股东想行使优先购买权,合作暂缓后,普阳潞宝30%的股权遭到鹏飞新能源冻结,双方关系走向破裂。

多位知情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上述引荐鹏飞集团的领导是时任吕梁市副市长杨巨才,他当时负责山西晋柳战投的招募工作。

《吕梁日报》曾报道,2022年7月20日,山西晋柳与山西潞宝、河北普阳两家战略投资者正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杨巨才主持仪式。

但是没过多久,2022年9月9日,山西省纪委监委通告称,杨巨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2023年4月24日,山西省纪委监委通告称,杨巨才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包括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

2023年10月,山西省纪委监委通报7起破坏营商环境典型案例,首例即为杨巨才违规经商办企业,利用职务便利干预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破坏营商环境问题。但上述通报均未提及,杨巨才落马是否与山西晋柳有关。

据北京大学与武汉大学联合发布的《中国城市营商环境研究报告2023》,从2019年至2021年,在山西省11个城市中,吕梁市的营商环境连续三年排名第8,处于落后水平。

河北普阳一位知情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当时的零溢价转让并非郭恩元本意,河北普阳与鹏飞新能源股转全程由河北普阳派驻山西晋柳的一位高管经办,郭恩元甚至没看协议。

后续又发生鹏飞新能源刻制新公章、山西晋柳资金流出等事件,河北普阳也与鹏飞新能源产生矛盾。

目前,上述高管仍处失联状态。工商资料中,普阳潞宝法定代表人一栏依旧是该高管的名字。

二审进入尾声时,审判长总结,调解制度贯穿民事诉讼全程,司法不是万能的,希望各方冷静面对纠纷,也呼吁各方随时向法庭提交建议和方案

南方周末记者 施璇

责编 冯叶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