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资讯1个月前发布
880 0 0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王航形象地将自己这辆威马EX5的中控屏幕戏称为“电子墓碑”。
这块长方形的竖状屏幕在王航长达5年的用车时间里已经布满划痕,卡顿的触控甚至拖不动爱奇艺的进度条,方向盘左右两侧各一个的手机支架也在无声诉说着王航对它的嫌弃程度。
可曾几何时,正是眼前这块12.8英寸的中控屏被威马视作“智能”、“时尚”等营销词汇的核心出口,他们效仿特斯拉把整个车辆几乎所有的功能都集成在这块屏幕上,直至今日互联网还依稀记得威马想用其“丰富”的车机系统实现“千人千面、常用常新”的用户体验。
在2019年首批新车交付时,威马的车机也的确隶属于行业第一梯队。那时,蔚来李斌刚刚在纳斯达克敲响上市钟声,小米雷军还要再过两年才会进入汽车行业。
但威马的车机却在接下来几年“神仙打架”中迅速衰落,因为它OTA升级的频率明显跟不上别人了。能否OTA升级被视作智能汽车区别于传统燃油车的重要标的,同时也是这些新造车们能把车卖出高溢价又心安理得地让消费者们买单的重要理由:
眼下实现不了的功能可以之后再说,毕竟还有OTA升级。
不只威马,曾经半个新能源汽车圈都试图用日后才能升级的功能让消费者提前付费。但别人吹过的牛在未来漫长的时间维度中还有实现的可能,而威马的车机系统却随着企业的轰然倒塌,在一瞬间成为了所有威马车主的烫手山芋——
这不仅意味着威马车机注定将在一轮又一轮的“苹果新品”面前彻底变成“诺基亚”,就连时不时出现的软件BUG也再无人来缝缝补补,连带那些和车机集成在一起的基础功能也变得危如累卵:
由于没有物理按键,一旦车机彻底宕机,王航的威马EX5将避无可避地沦为一整块无法调节任何功能的“硬砖头”。
在2024年竞争愈加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车企存在如上述威马一般的车机隐忧,因为末位淘汰、市场兼并才是主旋律。
《电车场》就“倒闭新能源车企车主们面临的车机问题”与一系列行业专家和真实车主进行了交流。
在交流过程中,一些行业专家对此表现出相对乐观的前景预期,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电车场》,“总会有办法的,社会资源会补上的”;
但对于一些已经身处漩涡之中的倒闭车主而言,问题每被多拖一天,因车机引发的用车问题和安全问题就多滋长一分,绝望情绪也更胜从前。
“这块屏幕的最终用途就是留给威马车主雕刻墓志铭”,王航苦笑。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王航当年购买威马EX5的理由很简单,那时一辆只需要十几万就能落地的纯电SUV,标定续航还能达到400公里以上的就只有眼前这辆了。
早期的威马的确具有不错的性价比。但随后几年,这辆威马EX5却没少让王航遭罪——
由于是第一批车的缘故,王航的这辆威马在质量上有很多的小瑕疵,比如前机盖要用很大的力才能严丝合缝地压下去;驾驶员腿部位置漏风,王航冬天的时候没少被灌进来的寒风吹得腿麻;
王航还因为一场事故换过前大灯罩,但没过多久他才发现,新换的大灯罩竟然比原厂的氧化发黄得还要厉害:原来比原厂件更拉垮的还有维修件,“越修越完蛋”。
与上述问题相比,威马车机的问题是相对较后才逐渐暴露出来的。
因为在长达5年时间、前后总共十几次OTA升级当中,真正令王航有印象的只有其中的一两次,记忆中升级后更好用的功能还停留在外后视镜自动折叠。
王航并非孤例,同样是威马EX5车主的张洋亦是如此。
张洋依稀记得,早年间威马车机的宣传页曾试图用“一大堆小气泡”寓意后续升级的APP将会如气泡一般不断“冒出”,但至今张洋车机里的APP数量也只有寥寥数个,除爱奇艺、喜马拉雅、QQ音乐外,娱乐软件再无其他。
威马曾经“坚持每三个月OTA升级一次”的承诺在今天看来就像个笑话。自公司2022年底频繁传出负面消息开始,威马车机已经超过一年没有升级过了。
王航的车机奇迹般地记录下了威马OTA升级的最后“一口气”:他的车机仍然提示有新的版本可以升级,但支持这次升级的流量包却不知为何只有0kb。同样记录下OTA“濒死”前最后一幕的还有天际ME5车主杨帆。
杨帆发现,自己这套天际车机系统竟比共患难的车友们要领先一代,但本该升级后的新功能却只以“灰框”示人,点不动也用不了,他猜测是开发团队在解散前把尚未完成的半成品推送给了部分车主。
智能汽车一旦无法继续OTA升级,它屏幕的作用瞬间就会和传统燃油车一般无二,但这并不意味着车主可以简单拿它们当做油车开。
威马和天际一定程度上都得了特斯拉的“病”,它们几乎取消了所有肉眼可见的功能按键,把和车辆控制相关的所有功能都集成在了一块大屏内;
但威马和天际并没有特斯拉的“命”,如无工程师在后台对车机系统进行维护,车机难免会走向卡死甚至黑屏的终局,这意味着车主到了那时连最基本的地图导航和倒车影像都无法开启,座椅通风加热等功能更是永远锁死在了车机里。
这样的推测并非空穴来风,日益卡顿的车机已然严重影响到车主们日常的用车习惯。虽然在方向盘两侧各插了一个手机支架,但王航依然有不得不用车机导航的理由:导航时过热的手机充其量只会让王航把它当做备选设备。
但越来越卡的导航正在不断侵蚀着王航的忍耐限度,“车机启动本来就慢,导航更是半天显示不出来”。
张洋遭遇车机卡顿的问题则是在驻车时使用倒车影像。“天气特别冷或者特别热的时候,倒车影像出现得就特别慢。你说在这种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当中,动不动就要等上十几秒钟,有谁是真的愿意呢?”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在车机彻底黑屏前,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正摆在所有倒闭新能源车主面前,那就是如何解决长时间的车机断网问题。
显而易见的是,即便威马和天际等车企在早年间为招揽客户曾向部分早鸟车主承诺过车机流量终身免费,然而它们在和网络运营商签合同时定的期限也绝非“终身”,不然便不会发生今年1月份那次天际车主的集体断网事件,以及大约一年前威马车主们曾遭遇过的类似情况。
智能汽车时代,网络运营商也是车企们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车机网络的地位也自然不亚于任何一个车上的零部件。既然如此,车企和网络运营商自然也是按约办事,与任何一个零部件供应商的合作模式一般无二。
天际ME5车主杨帆如是形容车企倒闭后企业和车主在供应商眼中的地位。他说,天际客服曾告知自己可以向某“安心工厂”订购零部件以供维修更换。但安心工厂给杨帆的答复是,“天际已经很久没付款了,我们不可能垫钱去给车主们提供零部件,订件就是无稽之谈”。
回到车机流量上来,类似的情节容易想象,“当初是你(车企)承诺的终身流量,现在车主没流量用了,又与我(网络运营商)何干呢?”
1月份的那次突然断网,让返乡途中的杨帆错过了回家的高速路口。杨帆说,他当时正按照导航规划的路线行驶,突然之间的断网让车机瞬间失去了导航,好一会后才开始重新规划路线;
天际ME5车主郭洁在断网那段时间里的遭遇更加令人匪夷所思,她能明显感觉到语音助手的声音相较以往变得冰冷。
“之前小天(天际语音助手的昵称)说话声音是像人一样抑扬顿挫的,但那几天真的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冰冷没有感情,说话也是说一半就突然断掉”。
天际汽车断网闹剧前后持续了多达二十来天,虽然最终得以恢复,但已经在杨帆心里种下了焦虑的种子。
“我一般会把车停在公司B2层,地下本来信号就不好,所以有的时候上车突然搜不到网,我就会下意识的想到天际是不是又断网了”。
倒闭新能源车主能否正常用上车机网络,目前看来得全凭企业良心。天际汽车断网事件发生后,企业一侧从未正面站出来回应过此事,也并未给用户任何关于“不会再犯”的承诺。
“他们只会在群里发消息说‘最近网络波动较大,请大家拿好实体钥匙’的官话。我们所有车主的合同都是和天际签的,网络运营商没办法为车主负责,如果天际真的不再付钱给运营商,我们的网络就算是彻底断了”,杨帆愤愤道。
集成在车机当中的车载软件大多偏向影音娱乐,但还有更多事关车辆控制的车载软件,在失去维护后极易造成安全隐患。郭洁的例子就是证明。
“3·15”结束后的第一天,郭洁启动车辆时车机屏幕上就同时报了四项故障信息:转向柱系统故障、电子稳定系统故障、陡坡缓降系统故障、自动驻停故障。
认为是系统误报的郭洁并未理会,但随即就因为方向盘不能自动回正而撞上了路边的石墩子。维修过程也令人啼笑皆非,维修人员只是简单用电脑刷写了一遍问题软件。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面对车企倒闭后的断网问题和维修售后,车主若想自救并未全无可能。比如,杨帆就曾多次在网络二手平台购买车辆配件用于维修,他甚至已经在iPhone中设置了快捷指令,可在手机连接车机蓝牙后自动打开蜂窝热点。
但有的“倒闭”新能源车主的情况相比杨帆就要好上许多。今年年初被曝停工停产的高合,其OTA升级甚至坚持到了停工前的最后一刻。
虽然至今仍欠着大批供应商的账款尚未结清,但高合高管已经宣布将把直播带货的所有收益用于维持车机和售后服务,这让高合的车机系统至今仍然能够正常使用,也是依然有车主愿意在和《电车场》沟通时为其说好话的重要原因。
“他们起码没有背刺已经买车的车主”。
倒闭新能源车主的“电子墓碑”:智慧大屏终成板砖,倒车影像都成奢望
​在《电车场》调查的倒闭新能源车主当中,对于车机出现问题可能造成的用车不便,其关注程度仅次于直接决定车辆是否能够正常行驶的三电系统,排在第二。
对于如今已经走在倒闭边缘的新能源车企而言,车机功能花样不多反倒是“优势”——以目前市场中车机系统的花哨程度来看,在接下来还将延续数年的倒闭与兼并热潮中,如何维护这些复杂车机功能的正常使用才是关键。
那么作为普通消费者,如何才能在车机系统出现问题时恰当地维护自己的权益?
《电车场》咨询了北京朗泰律师事务所的王泽宇律师,他表示如企业如无法按照合同履约“终身免费车机流量”等承诺,消费者是肯定可以是通过一系列渠道去主张自己的权益的。
但由于企业破产时要走的流程繁复冗杂,并不是每一位消费者都能在合适的时间抓到理赔的机会;又由于“车机流量”等内容难以进行具体量化,“权益最终能否得到实现,这个还是要画问号的”。
据电车场了解,商务部曾于2017年出台《汽车销售管理办法》,其中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供应商应当及时向社会公布停产或者停止销售的车型,并保证其后至少10年的配件供应以及相应的售后服务;
但鲜有相关的政策或法规具体规定了车企应该在多长的时间年限上,保障车机等车载软件的正常使用。
和目前遇到的种种困境相比,王航说他更怕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保险公司再愿意承包自己车辆的商业险。
按照往年的惯例,到4月份这个时间点总会有保险公司追着王航希望为他的威马承保,但今年直到现在王航连一家保险公司的电话都还没有接到。
“要是没有保险我根本不敢开上路”。
《电车场》就倒闭新能源车主的承保问题,咨询了某合资保险公司的高级经理,他表示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新能源汽车的承保问题也是一个全新的事物,保险公司需要反复琢磨其中的一些风险点,并为这些风险做出合理的定价。
“保险公司也需要风险规避。如果我对一家新能源车企未来的经营状况感到不确定,那我可能就不会去承保……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那他的保费肯定也会更贵”。
“消费者购车时的想法会比较简单,可能因为性价比的原因就选择入手。但对于这些太新兴的事物,我还是劝大家要相对慎重,要提前考虑到日后维修保养和保险续期问题,如果真的等出现问题再往回找补,可能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虽然汽车制造被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但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却不过十余年。作为全球瞩目的新兴领域,新能源汽车向上需要担起前沿科技攻坚的重担,向下又要承袭传统汽车产业的繁文缛节,因此在循序渐进之中难免会有不尽人意的事情发生。
但瑕不掩瑜,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成熟之日依然值得翘首以盼。正所谓,“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王航、张洋、杨帆、郭洁均为化名)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