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国资背书,脱离监管,爆雷还能获利:一张卡在南京的流行与崩盘

资讯1个月前发布
98 0 0

国资背书,脱离监管,爆雷还能获利:一张卡在南京的流行与崩盘

一个下着雪的周六,周媛在南京跑了一整天,终于把大众书局卡里的一千三百多元花出去了。她没想到,这种原本在南京处处都能消费的预付卡,会忽然间从“硬通货”变成不值钱的塑料片。

微博上拥有285万粉丝的冬亚发文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南京很流行像大众书局卡这样的预付卡,巅峰时甚至替代了现金,在市场上几乎能以面值出售,所以“家家有家家发家家用”。

2024年2月16日,南京本土最大的连锁超市苏果公告,不再接受大众书局卡的消费,原因是和发卡单位合作到期终止。

这一消息惊动了在国企工作的周媛,她先生在外企工作,发过大众书局卡,加上亲友相送,至今还有两张没有花完。几天后,她又在网上看到北京华联、先锋奥特莱斯等南京商场也开始停用大众书局卡,不少人去排队刷卡,一堆购物车挤在现场,“好多人慌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周媛便顶着雪花出门了。她先是在一家大众书局卡合作的蛋糕房定了蛋糕,特意跟店员确认了可以刷卡消费。等蛋糕出炉的功夫,店里又来了不少想刷大众书局卡的消费者,有的人只是出门溜达了一圈,回来就被告知卡刷不了了,“前后只有几分钟”。

同样的场景又在一家烤鸭店上演。一些大众书局卡用户赶来消费,点菜时店员还表示能刷卡,结账时就不行了。周媛听到店员咕哝,“系统关闭,后台突然刷不了”。

周媛最后打了十几个电话挨个询问合作商户,终于把卡里的钱全部花完。她把自己“虎口夺食的一天”发在社交媒体上,很快就有人向她求助,上限500人的群不到一小时就满员,经验帖浏览量达四万多,成了她个人流量最大的网帖。

“这个事情给我的震撼特别大。”周媛心有余悸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感觉可能是(发卡)公司有问题”。

正常情况下,像大众书局这样的预付卡,每一分钱都应受到中国人民银行的监管,是不会出现兑付问题的。

真假李逵

近十位南京持卡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手中的大众书局卡多是公司发放的福利或亲友相送,冠以书果卡、商超卡、易购卡、汇购卡、锦礼卡、工会福利卡等繁多名称。

爆雷前,他们从未怀疑过大众书局卡的支付能力,因为大众书局是国企。大众书局公司主体为江苏大众书局图书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大众书局文化),由安徽省政府全资控股的皖新传媒(601801.SH)持股51%。

大众书局是2003年于南京创立的连锁书店。公司官网介绍,每16个南京市民中就有1人知道大众书局,注册会员突破百万人。

目前大众书局在江苏、上海、安徽、江西、浙江等地开设有70家连锁书店,将近一半位于南京。2023年,大众书局还入选南京商务局公布的第五批“南京老字号”。

然而,2024年2月29日,大众书局门店挂出公告,表示因发卡单位不能按时和书店结算,即日起书店停止大众书局卡的刷卡消费。

这则公告令消费者们感到惊诧,难道大众书局卡不是大众书局发的?

大众书局曾在微信公众号解释,大众书局卡的确不是大众书局发的,发卡公司为江苏大众书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大众书局商务),大众书局商务早就承诺变更公司名称,不再使用“大众书局”字号和商标,避免引发消费者误解。

但直至爆雷,大众书局商务也没有更名。大众书局表示,将持续敦促其依法更名,避免引起公众对大众书局实体书店的误解。但目前,大众书局已删除了这份解释。

“我是在大众书局买的大众书局卡,购买预付卡是基于对大众书局的信任。”张子涵对南方周末记者说,2024年1月,她在南京一家大众书局门店购买了6张名为“汇购卡”的大众书局卡,卡面上印着“大众书局”字样。

“买卡的人哪会分得清李鬼和李逵到底是哪一家?”卡贩子张耀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之前从大众书局买过不少预付卡,然后卖到市场上赚差价,连他也分不清卖卡的到底是谁。

实际上,卖书的大众书局文化与卖卡的大众书局商务并非完全没有关联。

大众书局文化除了大股东皖新传媒,还有两家民营股东,分别持股25%、24%。两家民企穿透后控股股东均为自然人缪炳文。

而大众书局商务穿透后的控股股东也是缪炳文,最终受益股份80%。

虽然消费者认为大众书局才是李逵,但商标其实并不在大众书局手里。“大众书局”这一商标由缪炳文控股的江苏大众书局教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于2005年申请注册。

大众书局官网介绍,2003年创始人缪炳文在南京开设第一家书店,随后注册“大众书局”商标,2010年引入皖新传媒注资后逐步做大。

按照《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要求,发行能在多家商户使用的多用途预付卡,需取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

通过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查询,拥有这个许可证的是缪炳文控制的大众书局商务。

“它(预付卡)不带大众书局谁认啊?”张耀祥认为,拥有国资背景的大众书局为大众书局预付卡提供了品牌背书。

1988年,缪炳文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化学系,在成立大众书局之前,他已经是中国知名女鞋品牌千百度(1028.HK)的创始人之一,目前持股约1%。另外一位创始人陈奕熙,则是江苏省公务员下海。

国资背书,脱离监管,爆雷还能获利:一张卡在南京的流行与崩盘
大众书局总部位于南京,在全国开设约70家连锁书店,由安徽国企皖新传媒控股。视觉中国/图

傍上龙头超市

大众书局卡获预付卡发行资质的时间是2012年6月。但据持卡者们回忆,他们最初接触大众书局卡是在2019年前后,此前这种卡在南京知名度并不高。

王乐豪是南京一家企业的总裁,曾与大众书局卡谈过合作。他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当时有新的资本进入大众书局卡,之后打着大众书局名号的预付卡才在南京普及开来。

他曾以95折左右的价格,从二级市场上买了一两百万元大众书局卡,如今“阔绰”地拿出一沓给南方周末记者,总面值7500元,“反正也没用了”。

新的资本方名为长复集团。大众书局门店贴出了10种不再受理的预付卡样卡,其中有6种卡面上除了“大众书局”,还印有“长复集团”字样。

张子涵曾找到大众书局门店讨要说法,店员表示他们只是代售,具体问题要找长复集团处理。因咨询的人太多,店员还专门准备了写有长复集团地址的小纸条挨个发放。

和苏果超市合作,是大众书局卡快速跑起来的原因之一。

对南京人来说,苏果这个由江苏省供销合作总社于1996年创办的品牌,几乎相当于超市的代名词。苏果官网显示,2022年底其网点总数近1600家,覆盖江苏全省13个地级市。

这家网点众多的本地超市不仅为大众书局卡提供消费渠道,也在店里销售大众书局卡。

多位消费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苏果超市有自己的预付卡,名叫“苏果卡”,只能在它的门店使用。他们去苏果超市买卡时,工作人员推荐购买和大众书局合作的“书果卡”,说使用渠道更多,还专门给了一本小册子,上面写满了能消费的商户名单。

但在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查询,并未发现苏果超市具备发行多用途预付卡的资质。南方周末记者在一家苏果超市门店看到,店内仅公示了《江苏省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确认书》。

这意味着,通过与大众书局卡合作,苏果超市变相发行了多用途预付卡。

与此同时,靠着苏果超市和大众书局的名声及销售渠道,大众书局卡在南京广泛发行。“预付卡联盟”微信公众号2022年9月介绍,大众书局卡可在近5000家线下合作门店使用。除了大众书局和苏果超市,还包括永辉、711、百果园等知名连锁品牌。

张耀祥表示,不少商家愿意与预付卡合作,因为用户基数大的预付卡能为门店带来稳定客流。

但是,无论苏果超市还是大众书局都不具备销售大众书局卡的资质。

按照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除单张资金限额 200 元以下的预付卡外,发卡机构不得采取代理销售方式。张子涵表示,她在大众书局门店购买的汇购卡,单张面值1000元。

国资背书,脱离监管,爆雷还能获利:一张卡在南京的流行与崩盘
与本土龙头超市苏果合作,大众书局卡在南京广泛发行。南方周末记者卫琳聪/图

更大的折扣,更低的门槛

大众书局卡普及率高的另一个原因是,销售时会提供比同行力度更大的折扣。

林兰在南京一家私企做财务,从2019年左右开始,她每年会替公司采购二十多万元大众书局卡,作为福利发给员工。

“每采购1万元大众书局卡能获得1%返点。”林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相当于购买10张面值1000元的卡,销售人员会多给她一张100元的卡,“这比采购1万元苏果卡获得的返点多50元”。

作为卡贩子,张耀祥采购的大众书局卡更多,折扣也更大,每买2万元卡能获得600元返点,相当于3%的折扣。但同类型的其它卡很少打折。

除了大众书局卡,南京具备多用途预付卡发行资质的企业还有南京市市民卡有限公司、南京万商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前者由南京国资委控股,发行智汇卡,除了在各商家购物还能搭乘公交、地铁。后者发行的万商卡与大众书局卡功能类似,曾在官网公布过售卡量,超过50亿。

大众书局卡没有公布过发行量,但张耀祥和一些消费者的直观感受是,智汇卡和大众书局卡更为流行,较少接触万商卡。

《管理办法》规定,发卡机构应当按照实收人民币资金等值发行预付卡。也就是说,大众书局卡打折销售的做法并不合规。

大众书局卡的购买门槛也比其它预付卡更低。《管理办法》规定,购买预付卡1万元以上的,需要提供身份证,但大众书局卡从未要求张耀祥等买卡大户提供。

除了私企或个人购买,大众书局卡在体制内单位也受到欢迎。张耀祥透露,原因在于采购大众书局卡可以不开预付卡发票,而按购买实物开具。

随着“三公消费”越限越严,2018年江苏省总工会曾发布关于贯彻落实全国总工会《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办法》的实施细则,明确基层工会逢年过节向全体会员发放节日慰问品时,可以发放实物,但不得发放现金、购物卡、代金券等。

王端在南京一家体制内单位工作,曾收到过单位发的大众书局卡。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采购这些卡可以按购买图书开具发票。

激进的销售手段背后,大众书局卡成立有一支专门的销售团队。

王乐豪曾与其接触过,发现他们工作压力极大,比如他认识的一位销售一年卖出三千多万元预付卡,年底只发了5万元奖金。

大众书局商务官网刊登的一则销售招聘信息显示,优先录用“为生活所迫、为钱所困的,负债数万,有车贷有房贷的”。

张耀祥记得,龙年春节前,卡贩圈里已开始流传大众书局卡要爆雷的消息。大众书局卡大量流入二级市场,在南京路边的烟酒店就能买到。

“预付卡联盟”公号上设有专门的“查卡行情”入口,大众书局预付卡和京东卡、盒马卡等并排而列,十几种卡像股票一样显示着在南京本地的最新行情、涨跌幅等,行情指数以“折”为单位。

“那时候大众书局卡跌到了8折,但依然没有人敢接手。”张耀祥唏嘘道,有的同行囤卡量大,十几万都砸在手上。

脱离监管的预付金

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发售多用途预付卡的资金必须存放在发卡机构专门开立的银行备付金账户。即便是代理销售,销售资金也应当直接存入备付金账户,不得以任何形式挪用。

张耀祥介绍,出于这一监管要求,预付卡公司只能赚取购卡用户和签约商家的服务费,盈利空间并不大,更别提像大众书局卡一样打折出售。

大众书局商务在其官网公布了公司开设的备付金账户信息,开户行为农行南京秦淮支行,并在办卡流程中写明,“业务经办人会提供大众商务的银行账号给客户”。

林兰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交易凭证显示,有些交易进入大众书局商务向社会公开的备付金账户。而有些是通过支付宝支付,收款方显示为江苏大众书局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众书局商贸),收单机构为农行江苏分行。

此外,多个营销大众书局卡的线上平台,背后认证公司都是大众书局商贸。

大众书局商贸成立于2018年7月,比持有预付卡资质的大众书局商务晚8年,实控人为袁毅鑫,与长复集团关系密切。缪炳文控制的江苏大众书局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也持有1%股份。

南京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李永强也曾安排公司行政人员采购过大众书局卡。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公司2019年至2021年每年从大众书局门店采购一两万元。但直到出现兑付问题,他才从行政人员那里得知,当初买卡时都是向私人账户转账。

李永强提供的一笔付款凭证显示,7000元的购卡资金通过收钱码转给了一位自然人。“是我大意了,如果知道是付给个人的,那我早就知道这家会出问题。”

张耀祥经常光顾南京新百大厦一个专门的售卡点,办公室挂着大众书局的牌子。销售人员每次都掏出微信或支付宝收款码让他扫,钱都转向个人账户,也没有开发票。

新百大厦物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之前确实有公司在这里卖大众书局卡,目前已搬走。

包括大众书局门店在内的多个签约商家均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停止大众书局卡消费是因为发卡方没有按时结算,他们收不到钱。有商家说,是发卡方主动停止了后台交易系统,“POS机刷不了”。

打折兑换,爆雷还能获利

大众书局卡不能消费后,中山南路888号几乎每天都人头攒动,这是大众书局等商家公布的善后地点,即长复集团的办公地址。不少市民在这里排队办理大众书局卡延期或退卡,或兑换实物。

退卡要等6至9个月才能收到退款,很多持卡人担心背后公司跑路,纷纷到现场排队兑换商品。

2024年3月11日,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可以用大众书局卡兑换大米、牛奶、食用油等,有的商品价格比市场价高出一倍多,食用油的品牌在电商平台甚至搜不到。

这意味着,持卡人最初以1000元购买的大众书局卡,在这里兑付可能只能买到实际500元甚至更低价格的东西。

长复集团要求每个人排队一次只能兑换米、油各两件,不少人携家带口,开着汽车、电动车一箱箱装货。为了维护秩序,现场架起隔档,但依然有人因插队发生争吵。

其它解决方案还包括在长复集团自营电商平台锦礼商城购物,但不少商品的价格是淘宝旗舰店的两倍。多位持卡人向南方周末记者抱怨,下单后迟迟没有发货。

锦礼商城发布公告称,因商城订单积压,未发货订单不再发货。自4月1日起自动退单,消费积分将退还至商城电子账户。

奇怪的是,在大众书局卡几乎无处消费的情况下,市场上开始出现一些人低价收卡,江苏第一高楼紫峰大厦六楼还设置了专门的收购点。

南方周末记者探访这一收购点看到,一处写着“预付卡交易中心”的广告牌上,同时印有“长复集团”字样和“预付卡联盟”公号二维码。

现场工作人员表示,大众书局卡的回收价格在1.5折到3折之间,具体价格每天都在变化。

“发卡的时候一张1000面值的卡卖1000元,现在按两三折收,哪怕长复到时候只给收卡公司两三百报酬,长复相当于也纯赚五六百。”一位来到现场退卡的人如此分析。旁边收卡的工作人员应声表示赞同。

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回收的卡被刷进了标注为“洲际酒店”的收银系统。按照长复集团公布的解决方案,位于紫峰大厦一楼的洲际酒店是目前能消费大众书局卡的唯一线下场所。

酒店工作人员介绍,用大众书局卡在该酒店住宿,最低的价格为2600元/晚。午餐自助餐669元/人,晚餐自助餐769元/人,并且自助餐只能预定半个月之后的时间。而在第三方酒店预定平台上,该酒店多数房型的价格为1000元/晚左右。

紫峰洲际酒店的公司主体为紫峰商贸有限公司,其中一个股东是长复集团,另一个股东穿透后是上述与长复集团关系密切的袁毅鑫。

“预付卡联盟”公号宣布,2024年5月1日将在紫峰大厦二楼开设超市,可持大众书局卡消费,并发出了人员招聘通知。目前超市围着围挡,偶尔能听到装修声。

国资背书,脱离监管,爆雷还能获利:一张卡在南京的流行与崩盘
长复集团总部大厅墙上挂着大众书局招牌。南方周末记者卫琳聪/图

幕后操盘手

长复集团大楼入口处贴有“大众书局和苏果超市合作卡不能消费解决办法”。落款除了有预付卡资质的大众书局商务,还有参与卖卡的大众书局商贸。

大众书局商务、大众书局商贸与长复集团是什么关系?

长复集团负责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大众书局商务与大众书局商贸均为长复集团下属企业,背后老板都是袁崇诚。

在天眼查搜索长复集团,显示公司主体为长复有限公司,由注册于香港的长复资本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大股东为袁崇诚。

王乐豪和袁崇诚在饭局上见过几次,最后一次是2023年。据他了解,缪炳文将拥有预付卡资质的大众书局商务卖给了袁崇诚。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向长复集团和大众书局商务等公司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天眼查显示,2020年4月,大众书局商务的法定代表人由缪炳文变更为张腊美。张腊美与袁崇诚曾在一家公司共事过。但从股权关系上看,袁崇诚并未持股,大众书局商务依然由缪炳文控股。

不过,长复集团已处处是大众书局商务的痕迹。其总部大厅的墙上写有“大众书局”四个红色大字,大厅内的场景和大众书局商务官网刊登的照片相同,官网留下的大众书局商务总部地址亦是这里。

此外,南京崇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下称南京崇诚)持有大众书局商贸83.7%的股份。2019年8月至2020年6月,袁崇诚曾担任南京崇诚的合伙人,目前由袁毅鑫100%控股。

多位持卡人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大众书局卡背后都印有“预付卡联盟”公号二维码。长复集团门口张贴的解决办法中提到,持卡人可以在“预付卡联盟”登记退款或兑换实物、其他品牌消费券。

该公号认证主体亦为大众书局商贸,从2018年7月注册至今,其推送内容主要是宣传和销售大众书局卡。

“预付卡联盟”发布最早的一篇文章是“大众书局商贸集团2019新春年会圆满成功”,其中介绍公司董事长为缪炳文,总裁为袁崇诚。

据王乐豪所知,袁崇诚最早在南京从事一份普通工作,算是白手起家成立长复集团,靠预付卡生意发家。发家后,袁崇诚买下了前述紫峰大厦里的洲际酒店等物业。

袁崇诚还曾出现在2019年福中集团发布的一篇图文中,其头衔为福中集团副总裁。在福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宗义带领下,他和公司管理层一起与南京市商务局多位领导洽谈业务。

王乐豪与另一位见过袁崇诚的知情人均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长复集团袁崇诚正是上述照片中的袁崇诚——脸庞微胖,身材魁梧。

袁崇诚昔日合作伙伴杨宗义,2012年曾以20亿元身家登上过胡润百富榜,巅峰时财富达40亿元。2020年11月,杨宗义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南京市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 (应受访者要求,周媛、张子涵、张耀祥、王乐豪、王端、林兰、李永强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卫琳聪 南方周末实习生 温泓烨

责编 冯叶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