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国车企“低调”投资墨西哥,美国坐不住了

资讯1个月前发布
804 0 0

中国车企“低调”投资墨西哥,美国坐不住了

(观察者网讯)“‘保持低调。’最近几周,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官员经常向在墨中资工厂重复这样的建议。”

据香港《南华早报》4月6日报道,随着美国大选将近,从自称“关税坚定信徒”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到有着“电动汽车梦”的民主党人拜登,保护主义言论在华盛顿大行其道,“出海”墨西哥的中国车企则正避免成为被那只被瞄准的“出头鸟”。

不过,报道说,这并没有阻碍中企投资墨西哥这块热土的热情,墨西哥也期待像比亚迪这样全球电动汽车制造领军企业的“落户”,能让该国制造业在全球供应链重塑中分得一杯羹。对此,有声音担忧美国对墨西哥仍有着较大的地缘影响力,警告美国或利用“美墨加协定”(USMCA)条款“骚扰”中企,但也有专家认为,墨政府不会同意歧视外国企业的做法。

中国车企“低调”投资墨西哥,美国坐不住了
2023年11月20日,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Vemo出租车运营的比亚迪D1电动汽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怪兽车厂”进军墨西哥?

事实上, 即使没有大使馆官员的谆谆提醒,来自墨西哥北边邻国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的警告声也不会让中国企业忘记保持警惕。最新的言语威胁来自美国前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他在3月中旬的一次集会上声称,中国人正在墨西哥建造多座“大型怪兽汽车制造厂”,若他重新入主白宫,将对中企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征收100%的关税。

《南华早报》则指出,迄今为止,特朗普口中所谓的“大型怪兽汽车制造厂”的计划都尚未落地。据熟悉该计划的墨西哥官员说,电动汽车巨头比亚迪一直在评估在墨西哥建厂的可行性,但预计将专攻当地市场而非出口美国。今年2月底,比亚迪北美分公司总裁李柯表示,将在年底前确定墨西哥工厂的选址。

另一方面,在墨西哥东北部新莱昂州首府、距离美墨边境仅200多公里的工业城市蒙特雷为代表的地区,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中企投资流向寻求向特斯拉等大公司供货的上游零部件制造工厂。但报道表示,就价值而言,这部分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因为占多数的是小型供应商,而非大型国际品牌。

据悉,特斯拉去年3月宣布在蒙特雷投资超级工厂,尽管尚未破土动工,但在墨西哥当地的许多中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已经投入运营,目前正为美国得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特斯拉工厂供货。

“政治是一方面,每个人都在谈论它。但另一方面是,当企业在这里设立墨西哥制造工厂,雇佣墨西哥员工并遵守原产地规则时,他们就肯定可以免税向美国市场供货。”新莱昂州经济厅分管投资的副厅长埃曼努埃尔·洛(Emmanuel Loo)说。根据2020年特朗普政府时期签署的USMCA协定,只要在墨西哥建设工厂的企业在北美三国采购的零部件满足一定比例,即可获准以零关税向美国出口。

中企低调涌入:不能被吓跑

《南华早报》5日系列报道中的另一篇提到,2023年,中国还没有跻身墨西哥十大投资国之列。但根据墨西哥联邦经济部的数据,从今年1月1日至3月15日,中国升至墨西哥第四大外国直接投资(FDI)来源国。

洛介绍,自2021年第四季度以来,在新莱昂州投资的所有外国公司中有30%来自中国,而同期来自美国的公司占55%。“我们以前没有这么多中国公司。我们曾经有很多韩国人、日本人和欧洲人。现在,中国已成为蒙特雷第二大投资国。”在墨西哥西南部哈利斯科州,尽管中国投资数额还不高,但哈利斯科州经济厅厅长罗伯托·阿雷切德拉(Roberto Arechederra)认为,在未来几年,中资将至少增加十倍。

中国车企“低调”投资墨西哥,美国坐不住了
2024年1月1日至3月15日期间,墨西哥FDI来源国占比 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中国资本正成为墨西哥增长最快的外资来源,然而,在墨投资的中企姿态大多都很低调。洛表示,在新莱昂州,有一些中国公司在没有通知当地政府的情况下就前来投资建厂,“对于其中的一些企业,我们劳工厅厅长去检查时才发现”。

根据官方统计,2023年前三季度,新莱昂州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分别是阿根廷(13.9亿美元)、荷兰(5.57亿美元)和美国(4.01亿美元),来自中国的投资仅为3480万美元。但报道称,在工厂经理和专家看来,实际数字可能要更大,因为部分中国公司利用其海外子公司在墨西哥投资,以避免在官方记录中被贴上“中资”的标签。

据墨西哥经济秘书处统计,从2018年到2023年,中国在墨西哥的外国直接投资(FDI)金额为23亿美元。根据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经济学系教授恩里克·杜塞尔-彼得斯(Enrique Dussel-Peters)的计算,如果追溯投资的原始来源,这个数字应约为100亿美元。

报道说,许多中国工厂的经理表示,他们相信,只要严格遵守USMCA协定就可以避免被麻烦。江苏恒力制动器集团在蒙特雷的工厂预计将于今年投产,其墨西哥子公司行政主管Chen Yi说:“从商业角度来看,我们不能被吓跑。中国人总能找到办法,只要我们遵守USMCA的所有要求,获得原产地证书,并随时准备接受检查和审查。”

“我真正希望的是他们来到墨西哥。”谈及比亚迪的建厂计划,阿雷切德拉说,“对于哈利斯科州来说,如果他们来了,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无论在哪个州,因为我们将有一个可以为他们开发供应商的产业。”

专家:墨西哥不会同意歧视外国企业的做法

对此,也有声音担心,面对中资与墨西哥的“双向奔赴”,美国将穷其手段进行打压。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现咨询公司Dentons Global Advisors合伙人豪尔赫·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就警告,美国很容易利用非关税壁垒来增加中资企业证明自己符合原产地规则的难度。

报道提到,在USMCA协定谈判期间,美国曾增加了一个章节,规定美国劳工组织在怀疑墨西哥的外国工厂侵犯劳工权益时,可以要求对其进行检查。“到目前为止,该条款更多地被用作骚扰,而非实际执行。”瓜哈尔多说,“我猜他们会开始针对墨西哥的中资企业。”

《南华早报》说,这与蒙特雷一家中国工厂经理的经历不谋而合,他的公司正在接受美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说:“如果美国真的想针对某家公司,那么USMCA协定根本无法保护你。”

英国《金融时报》早前报道,中国电动车企进军墨西哥一事引发美国关注,美国已就此向墨西哥“提出担忧”。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去年12月访问墨西哥期间,美墨两国达成一项外资审查协议,双方同意建立一个外国投资审查双边工作组,共同“监控外国投资”,并定期分享有关筛选过程的信息。

尽管耶伦表示该协议并非针对中国,而是要确保在外国投资问题上照顾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关切”,但外界普遍将此举视作美国向盟友单方面施压,干预他国经济政策的“毒丸条款”。专注于亚洲的汽车咨询公司Dunne Insights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邓恩当时分析说,中国企业“很清楚自己成为了目标”。

中国车企“低调”投资墨西哥,美国坐不住了
2023年12月6日,墨西哥墨西哥城,耶伦和墨西哥财长共同出席活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在一些墨西哥官员和贸易专家看来,这种审查筛选机制很难真正落地。墨西哥国际咨询公司Agon的合伙人、前墨西哥USMCA首席谈判代表肯尼斯·史密斯-拉莫斯(Kenneth Smith-Ramos)曾指出,墨西哥政府会对这种被视为歧视外国企业的做法表示反对。

史密斯-拉莫斯强调,墨西哥“有一个开放的投资环境”,根据目前的国际贸易规则,很难将通过USMCA排除中资参与这一点落实或进行合理化。“如果其他国家也仅仅因为产品产自北美而开始歧视北美产品,并声称这些产品会危及对北美很重要的其他出口市场的国家安全,你又要如何避免走上一条滑坡呢?”

需要指出的是,考虑到墨西哥的地理位置,华盛顿对墨西哥政府的压力仍不同忽视。墨西哥约85%的出口产品销往美国,美国商务部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墨西哥近20年来首超中国,成为美国进口商品的最大来源国。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中拉法律事务高级顾问维克多·冈萨雷斯(Victor Gonzalez)甚至形容,中墨之间的经济关系不是真正的双边关系,而是与美国“三边关系”。

不过,也正是美墨之间的紧密联系,为中国企业提供了机会。墨西哥大都会自治大学中国研究教授爱德华多·齐利-阿潘戈(Eduardo Tzili-Apango)表示,美国依赖于墨西哥制造的低成本产品,但墨西哥当地工业无法提供供应链中所有必要元素,在电子元件等技术密集领域又不可避免地对中国供应链产生了依赖,“为了向北美市场出口更多产品,我们必须从中国进口更多产品”。

在中国商务部去年12月2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到,据报道,美国近日对中国电动汽车企业有意向在墨西哥建厂投资的情况对墨西哥提出担忧。对此,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表示,近年来,不少中国新能源车企进入墨西哥市场,开展贸易投资合作,助力当地绿色发展。墨西哥方面多次表示,欢迎更多中国企业赴墨投资兴业。

束珏婷强调,中墨务实合作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事情,是双方企业基于国际规则和市场原则开展的正常商业活动,任何第三方无权干预。我们敦促相关国家停止经济胁迫行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