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们在二手市场“跳水”,高端腕表泡沫破灭,有表商一只表亏150万

资讯3个月前发布
407 0 0

劳力士们在二手市场“跳水”,高端腕表泡沫破灭,有表商一只表亏150万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周嘉宝

劳力士们在二手市场“跳水”,高端腕表泡沫破灭,有表商一只表亏150万
图片来源:Unsplash

以劳力士和百达翡丽为代表的高端品牌在二手市场日渐“失宠”,让二手表商和杠杆炒家叫苦不迭。

一名来自上海的腕表商奢小主表行创始人沈正奇对时代财经透露,“我们在2022年底回收的一只爱彼皇家橡树系列26585,价格高达385万元。在2023年7月份,以235万元的价格出手成交,直接亏损了150万元。”在过去一年,他经手的交易中,价格跌幅最大的就是这只爱彼。

但是,沈正奇所见到的“血亏”案例远不止于此。据其观察,市场上许多热门腕表价格较此前高位相比,跌幅已接近4成,“很多早前加杠杆入局的新人,被‘割’得伤痕累累!”

二手表商亏本离场背后是高端腕表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近日,腕表数据监测平台WatchCharts发布报告,2023年12月,瑞士高端腕表品牌劳力士在二手市场的价格指数在11月下跌后,再次下跌0.5%。该价格指数是平台通过追踪劳力士30款热门表型所得。

早在2022年,劳力士价格跌势已初显。根据WatchCharts监测数据,劳力士价格指数在2022年3月达到3.81万美元的峰值后便持续下跌,到2023年12月,该指数为2.63万美元,较此前高位已跌去30%。

二手市场反转

在二手市场“失宠”的不仅仅是劳力士。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高端腕表在二手市场的行情一路俯冲。尽管这一颓势在2023年初得以缓和,但拐点没有真正到来。

据全球时尚媒体WWD援引摩根士丹利报告,在2023年第四季度,包括劳力士、百达翡丽、爱彼等品牌在内的高端腕表在二手市场价格下跌2.8%,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下滑的第7个季度。据摩根士丹利报告,上述三大品牌占高端瑞士腕表二手市场份额超过6成。

WatchCharts数据显示,2023年二手腕表整体价格指数下跌了13.8%。劳力士、百达翡丽、爱彼三大高端腕表年内价格指数跌幅分别为8.2%、15.6%和18.5%。

短短3年间,腕表市场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反转。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美国、欧洲等政府推行刺激消费政策,奢侈品消费大涨。与此同时,全球消费避险情绪激增,一只具有保值属性的高端腕表几乎成为市场的“硬通货”。

贝恩咨询《202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中提及,中国个人奢侈品市场在2021年全年实现36%的增长,近4710亿元,整体规模较2019年接近翻番。其中,高端腕表增速达到30%。

时代财经也曾报道,2022年初,需求暴涨的“劳力士们”在二手市场出现一天一价的现象。

彼时,一款公价(品牌官方售价)为23.19万元的劳力士黑圈迪通拿,在短短几个月飙升至31.9万元以上;公价为46.1万元的百达翡丽,二手市场则能卖出120万元;另一款公价为17.1万元的爱彼皇家橡树,能卖出超过55万元。

不过,眼下二手腕表市场的寒意,未传导至一手腕表市场。与二手腕表价格下跌相反,劳力士等品牌已在近年完成多轮涨价。

据《华丽志》报道,劳力士公司在2024年1月再次提高了产品售价。其中,一款劳力士潜航者价格从2023年1月的7.13万元涨至7.66万元,涨幅约为7%。

关于一手腕表涨价的原因,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对时代财经分析道,更多是为了促进销售。“一是创造涨价姿态,给客户保值的‘假象’;二是进一步提高品牌形象。越高端的腕表涨价越是为了销售和利润,目的是快速变现。”

她还对时代财经透露,虽然定价上涨,但某高端腕表品牌门店折扣力度和品牌给经销商的支持力度都在加大。除了一些热门产品,很多款式其实在变相降价销售。周婷认为,这也对二手市场价格造成很大影响。

高端腕表“祛魅”

供需关系的变化是影响二手市场价格的主要原因。

贝恩咨询在《2022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报告》中提及,当年,中国腕表市场较2021年缩水了20%-25%。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数据亦显示,瑞士腕表对中国内地的出口额从2021年的29.67亿瑞士法郎减少至2022年的25.69亿瑞士法郎。在2023年,瑞士腕表对中国内地出口月度数据也多次录得同比下滑。

关于需求向弱的原因,No Agency时尚行业分析师唐小唐认为,这与年轻人消费能力下滑不无关系。万表网创始人兼CEO肖晓曾在一场公开演讲中指出,18岁到34岁的高端腕表收藏家占该群体总数的42%。

唐小唐对时代财经分析,“他们是腕表二手市场的重要消费力量。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年轻人有财富增长的预期,买起来也当然不手软。但是,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偏弱,影响了消费意愿。”

此外,唐小唐还指出,疫情之后高端腕表在二手市场的价格涨势,脱离了实际消费需求,众多投机者的涌入让市场产生大量泡沫。“现在,由于楼市下行、消费信心等问题,炒作的资金在撤出来。”他说。

泡沫褪去后,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也在发生转变。

沈正奇直言,腕表消费者正回归理性,“腕表本身是工业品,其佩戴属性才是腕表的本质,但由于过度营销,高端品牌将机械表标榜成为艺术品,它的价格就远超于它本身。”

他对时代财经补充道,供给量的增长也对二手腕表行情造成了负面影响。不仅仅是部分腕表藏家因自身资金原因,开始在二手市场抛售套现,一级市场的品牌商们也在加量生产。

劳力士曾对媒体表态:“产品的稀缺性不是我们的策略”。去年3月,该公司就宣布要在瑞士创建3个临时生产基地来提高腕表产量。同年9月,爱彼于瑞士梅林新建工厂,时任爱彼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 曾对媒体透露,该品牌以每年两位数的百分比增加产量。

高端腕表热度渐褪,消费者开始涌向中低价格的腕表产品。近日,瑞士腕表巨头Swatch集团在2023年营收利润双增长。数据显示,该集团去年净销售额同比增长12.6%达78.88亿瑞士法郎,净利润同比增长8.1%至8.9亿瑞士法郎。Swatch集团管理层指出,集团中低价位的腕表在中国市场有着“额外强大的需求”。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