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从“苟局”到“仲文同志”,再到黯然落马,“正部虎”苟仲文二三事

资讯2个月前发布
442 0 0

从“苟局”到“仲文同志”,再到黯然落马,“正部虎”苟仲文二三事

5月3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一则官员落马通报在体育爱好者中引发海啸般的讨论,并迅速登顶热搜:全国政协十四届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苟仲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乍一看,头衔有点陌生,再定睛一看,主人公,苟仲文。
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曾经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作为一名官员,苟仲文在网络平台拥有着难以想象的讨论热度,追溯那些互联网“遗迹”,网友先讨厌他,叫他外行指挥内行的“苟局”,然后又敬他,叫他“仲文同志”,他卸任体总局长后,还时时有网友在某篇文章或某个视频的角落提起他。
伴随着落马通报,有关苟仲文的往日喧嚣再度浮现眼前……
体总空降苟局长
在空降体总前,苟仲文的人生履历,可以说与体育“毫不沾边”,这也成为后来空降后,他最为体育圈所诟病的一点。
空降前,苟仲文的职务头衔是北京市委副书记、市委教工委书记、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中共北京市委党校校长(兼)、北京行政学院院长(兼)。再往前,他是电子工程领域的专家官员。
从“苟局”到“仲文同志”,再到黯然落马,“正部虎”苟仲文二三事
苟仲文 资料图
苟仲文,男,汉族,1957年6月生,甘肃镇原人,197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4年3月参加工作。
苟仲文毕业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电子工程系,拥有管理学博士和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身份,后进入并长期在当时的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工作,历任第二十九研究所工程师、二室副主任、主任、副所长,部科技与质量监督司副司长,国家电子工业部、信息产业部计算机与微电子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软件评测中心)主任兼党委副书记、书记,信息产业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等职。
2002年3月,45岁的苟仲文被任命为信息产业部副部长。至2008年3月,继续担任机构改革后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一个月后,苟仲文离开长期工作的工信部,出任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那一年,整个北京沉醉在奥运会的春风里。履任新职的苟仲文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日后会和这一激情燃烧、爱憎分明的领域产生那么细密的联系。
出任北京市副市长后,苟仲文主要负责教育、科技、经济和信息化、质量技术监督、知识产权方面工作。苟仲文还兼任了北京市委教工委主任与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职务。
2013年6月,苟仲文跻身北京市委常委。又三年,2016年5月,59岁的苟仲文履新北京市委副书记。
这个时候,体育圈翘首以盼的里约奥运会号角正在吹起,然而,等待体育爱好者的,是一份中国代表团不尽如人意的成绩:里约奥运会结束,中国代表团拿到了26金,在奖牌榜上被英国反超,排名跌至第三,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16块金牌)后的最差成绩,自然,和一直与之暗中较劲的美国差距也进一步拉大。
所有人都认识到,体坛需要一股变革的新风。
然而新风来时,体育爱好者们又有点“傻眼”。2016年11月,国务院任命,苟仲文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
一个仕途完全与体育不沾边的官员,主管体育总局?“呵呵,又是外行领导内行!”
“亲爱的仲文同志”
当时,摆在国家体育总局面前的两大重任是备战东京奥运会与筹备、备战北京冬奥会。对苟仲文来说,身上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但对体育总局来说,选择苟仲文,其实契合“一剂猛药”的逻辑。尽管仕途与体育行业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但苟仲文身上雷厉风行、善于改革的素养有迹可循。
在信息产业部,苟仲文推动了电子签名法的落地实施。当时我国的电子商务产业快速萌芽发展,这一政策解决了网络环境下的身份认证,信息被假冒、截取、篡改和否认等问题,为发展电子商务领域和建立网络信任体系提供了技术支撑。
在北京任上,苟仲文大力实行教改,北京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公布中考、高考改革方案的地方,后苟仲文又强力推动取消企业与学校“共建”,并严禁区县、有关单位和学校以任何名义收取与入学挂钩的费用。
但这些,并不能打消外界对“外行领导内行”的疑虑。
后来的几次风波也在扩大这种质疑。比如,2017年6月,刘国梁卸任国乒总教练,转而担任乒协副主席,引发国乒集体弃赛事件,多位国手在微博上发出“这一刻我们无心恋战……只因想念您”……
再比如,2019年引发争议的体测制度。当年9月在青岛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上,傅园慧、王简嘉禾、余贺新等在预赛中排名第一的运动员,皆因体能测试分数较低而无缘决赛。一时间,舆论哗然。在那之前,就有各支国字号运动队密集开展体能测试,并以此作为衡量比赛成绩的话题,多次登上热搜。
后来,国家体育总局相关负责人在回应争议时表示,体测仅是督促运动员加强基础体能的措施,不会影响高水平运动员参与奥运会等国际大赛的选拔,并透露国家体育总局已要求各项目中心总结体能测试的经验教训,进一步完善相关措施,使体测更加科学,更贴近项目实际。舆论风暴才逐渐平息。
这一时期,网友们叫苟仲文“苟局”,暗暗嘲讽他不懂体育、瞎指挥。
不过,体育领域,成绩说话。后来的风评反转,似乎佐证批评他“外行人管内行”多少有些武断。
《中国新闻周刊》曾记录了一个例子。在准备2016年末全国体育局长会议的发言稿时,苟仲文没有按照惯例让政法司起草文件,也没有让秘书代笔,而是自己亲自执笔。据当时在场的人回忆,新局长的发言条理清晰,言之有物。在近一个半小时的发言中,几乎全程脱稿,显示出他对体育工作的熟悉。
也是在这次发言中,他提出“我看篮球就可以请姚明当协会主席”。苟仲文剑指中心管理制:“我们现在不是举国体制,而是举中心体制,中心主任选对了,项目就好了;中心主任选错了,就都瞎了。”
随即,继姚明之后,郎平出任中国排协副主席、李琰担任中国滑冰协会主席、王海滨出任中国击剑协会主席、沈金康担任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主席……一大批专业出身的运动员、教练员开始执掌协会。
从2016年11月上任,到2022年7月卸任,苟仲文任上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中国体育代表团在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上表现不俗。在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斩获38枚金牌,总计摘得88枚奖牌,这两项数据均追平中国体育代表团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创造的境外参赛最好成绩。北京冬奥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又摘得9金4银2铜,最终排名奖牌榜第三位,创下中国体育代表团冬奥会历史上的最佳战绩。
获得奥运会佳绩后,苟仲文从“苟局”变成了亲爱的“仲文同志”。网友们乐意在很多地方留下评论,“苟局有点东西”“仲文同志,是我以前说话声音大了点”成了一段时间体育爱好者们乐此不疲的梗。
2022年7月29日消息,苟仲文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后任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这段为时6年的体总时光,成绩与争议在苟仲文身上交错着。
卸任三个月,足坛反腐拉开序幕
在公众关于苟仲文担任体总局长的记忆碎片中,一定有属于足球的时刻。
“中国足球一直在低水平徘徊,我们也很着急。应该说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这跟足球管理体制机制的顽疾有直接关系,但根本原因还在于没有很好落实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同时,我们在发展足球上不免有一些形式主义,也有急功近利的情况。”2019年3月8日,全国两会第三场“部长通道”,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苟仲文,在谈到中国足球这一话题时“做检讨”。
从“苟局”到“仲文同志”,再到黯然落马,“正部虎”苟仲文二三事
苟仲文在部长通道上 资料图
当时,谈及中国足球接下来的工作思路,苟仲文讲了三点内容,中国足协换届是其中之一。苟仲文表示:“我们要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要求,体育总局要负起监督和指导的责任。同时,在内涵上建立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专业性和权威性的足协机构,使中国足协真正成为中国足球发展的龙头。”
5个月后,中国足协第十一届会员大会在香河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召开,苟仲文出席会议并讲话。在讲话中,苟仲文言之凿凿:“三大球上不去就不能称之为体育强国,我们足球项目长期落后,让人民群众不满意,所以新足协要有新气象,要让足球在国际赛场为国争光,要让足球场成为展现优良作风充满正能量的舞台,更要让足球工作者有责任感、使命感,球员有荣誉感、自豪感。”
也是在那次会议上,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新一届主席,高洪波、孙雯以及杜兆才当选副主席,执委会共35人。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苟仲文卸任体总局长3个月后,一场声势浩大的足坛反腐启幕了。自2022年11月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被查开始,包括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副书记、主席陈戌源,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书记杜兆才等10余名中高层干部相继落马。
今年1月,杜兆才被提起公诉。今年3月,陈戌源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陈戌源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在庭审中,陈戌源鞠躬近十秒向全国球迷道歉。
距离陈戌源“鞠躬道歉”两个月后,在五年前的那个春天里为中国足球“做检讨”的苟仲文被查。
这张照片中,曾经左右足坛的三个风云人物,此时此刻再看,令人倍感唏嘘。
从“苟局”到“仲文同志”,再到黯然落马,“正部虎”苟仲文二三事
从左到右:陈戌源、苟仲文、杜兆才
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之初,苟仲文曾感叹:“体育的水很深,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苟仲文落马,是否与他在国家体育总局任职期间的所作所为有关,暂时不得而知。苟仲文交出的光鲜“成绩单”背后,阴影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曾为中国足球“做检讨”的他,是否又被中国足坛反赌扫黑风暴波及?这些问题,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记者:杜亚慧 编辑:曹梦佳 记者:姚正 校对:刘恬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