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7950|伙伴云戴志康:越来越卷的环境,所有人都要开启hard模式

资讯2个月前发布
201 0 0

海拔7950|伙伴云戴志康:越来越卷的环境,所有人都要开启hard模式

划重点:
  • 1

    焦虑的可能还是大环境下中国的走势,肯定会越来越卷,所有人都会开启一个hard模式,在hard模式下,更需要喜欢、热爱。比如李想,他爱车就跟着了魔一样,已经人车合一了,你说怎么能做不成呢?

  • 2

    这世界上有很多钱,如果我们不懂,不了解,不够喜欢,这钱你是赚不到的。我们只能赚到我们喜欢的人的钱,我们懂的人的钱。

  • 3

    以前的矛盾是,过慢的行动速度和不断涌现的机会之间的矛盾,所以你要快点去抓机会。现在的机会都能看见,靠的是你对行业客户的深刻理解。

海拔7950|伙伴云戴志康:越来越卷的环境,所有人都要开启hard模式
腾讯财经《海拔7950》 徐昙
中国21世纪初的互联网创业者有两个极端,一方的代表人物是美团的王兴,富二代,保送清华,美国留学。另一方代表是伙伴云的戴志康、理想汽车的李想等,没读过大学或挂科退学,这种“反优等生”的典型是凭什么成功的?
戴志康身上有几个标签,连续创业者,腾讯前事业部总经理,投资人。
他一身反骨,一直把孙悟空的玩偶摆在办公桌上。他的成功首先是“不听妈妈的话”,他说“我不相信我妈可以给我规划一个比我自己的规划更好的路。”
2001年,戴志康20岁,在学校受尽挫折,自卑且自我怀疑,立志要从nobody成为somebody。喜欢写程序的他开发了社区论坛软件discuz!,一个草根创业者服务于草根站长。“这世界上有很多钱,我们只能赚到和我们同频的人的钱。”这个赚钱思路一直影响到了他2012年创办的伙伴云(数据协作与应用搭建平台)。
创业早期,他的办公室贴着暴富的字样,起初他以为,所有遭受的不幸都归因为没钱、没名、没地位。
当2010年把discuz!卖给腾讯实现财务自由之后,他突然发现,当追求到了认为能够解决幸福的东西的时候,却仍然不幸福,他抑郁了。事业的高光时刻竟是人生的至暗时刻。
他成了一名悟道者。看透了所有通过物质层面得来的幸福终将是短暂的。幸福是一个人本来就有的东西,保持安住且中立的心去觉知实相,外部所有的匮乏感、不安全感、自卑感、疲惫感等等情绪就都没有了。
2022年,伙伴云所在的中国SaaS(软件即服务)领域迎来发展拐点。大环境巨变,很多基金撤退,中国SaaS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不得不从烧钱模式向利润模式过渡。向来追求think different(不同的思考)的戴志康还能在巨变时代实现think different(不同凡响)吗?
近期,腾讯财经联合腾讯咨询推出《海拔7950》栏目,对话伙伴云(伙伴智慧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志康,聊了聊互联网激情燃烧的岁月,穿越生死,本自具足。
以下为腾讯财经与戴志康的对话:(文本作者做了删减和优化)
一个传统教育下的“loser”
腾讯财经:你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怎么你大学15科挂科还主动退学了,走了一条反传统教育的路线?
戴志康:我没那么爱上学。学习就是老师教书本上的东西。但是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激情澎湃的时代。90年代,改革开放,下海经商,那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不相信我母亲可以给我规划一个比我自己的规划更好的路。
但我继承了家里的一个很重要的基因——喜欢或是热爱。我爸是真的喜欢他的专业,我外公也是。我爸可以蹲在实验室里鼓捣他那个设备好几天。我外公可以大年三十,别人都在放炮、吃饺子庆祝新年的时候,还在研究他的化学方程。这个是他们真正传递给我的,我真正get到的东西。只不过我喜欢的可能和他们喜欢的不一样。
腾讯财经:所以你学生时代的经历,形成了你后来的思维模式,就是要与众不同?
戴志康:对,就不能卷。
其实我不是为了和别人不同而不同。我们需要建立起来一些基本的前提假设,这些前提假设有助于“think different”(不同凡响)。第一个假设就是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这当然是个哲学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但是你自己要有自己的解释。你对这些基础的哲学、底层有一个判断的话,你所有的想法都会是think different。
第二,我们认为钱一定是属于你的吗?不一定,它有可能以各种形式跑到你身边来,也有可能以各种形式从你身边跑走。就算你挣了钱,你就一定能存住吗?也不一定,它会来,也会去的。然后同理,你的名声,reputation,或者说人格吧,和钱也是一样的。
腾讯财经:21世纪初和你创业的同一批人还有王兴,李想。你现在跟王兴他们还会有交流吗?
戴志康:交流还挺多的。
腾讯财经:你们现在思考的是什么?或者你们焦虑的是什么?
戴志康:焦虑的可能还是大环境下中国的走势吧。肯定会越来越卷,所有人都会开启一个hard模式(难度级别更高的模式),在hard模式下,更需要喜欢、热爱。比如说同样是造车,为什么李想造得好?因为李想是真的太热爱了。一个直男,见面BB的就是车。
我有一辆车,他看了说这车加100块钱油,就只能跑50公里。我回去一看,才发现真是这样。我没有那么喜欢这车,所以开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他就跟着了魔一样,已经人车合一了,你说怎么能做不成呢?
腾讯财经:我有一个好奇。在互联网早期,80后创业者中有两个极端。一个极端代表是王兴,富二代,保送清华,出国留学。另一个极端代表是你和李想,李想没读过大学,你从大学退学。作为“反优等生”的典型也能成功,你们有一个思维模型吗?
戴志康:不是,失败和成功是交替的,王兴刚创业的时候也不太顺,而我们在创业之前上学的时候就失败了。
从两个角度看,一个是家庭因素,首先我和李想的家境都不差。都还是蛮有家教的,李想他爸妈是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我爸是博导,我外公是中国留学回来的第一代教授。
我们这批不爱上学的人,其实从九几年就开始当loser了,当失败者了。我们在做失败者的那个过程中的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比如说我因为天天写程序,我中学的小女朋友不要我了。人生失败和成功都是交错的,前面失败了,后面赶上机遇又成功了。
第二个,我们2000年代创业的时候,王兴还在找北。但是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不是从0到1的时代,而是从1到100的时代。他通过前面创业的失败,等来了下一个成功。这是一个波浪的曲线,实际是一个正弦波的一个曲线。
只能挣到和自己同频人的钱
腾讯财经:你20岁开发了discuz!(开源社交建站系统),服务的是一些社区论坛的站长。为啥当时他们都叫你教主?
戴志康:现在都讲客户第一嘛。这是个生硬的说法,我觉得要和客户同频,怎么个同频法呢?我自己是一个很跨越式发展的那种人。开始也很屌丝,是不被认可的loser,而且我中学发育得还晚,到高中才一米五几。
我就想,哪一天我一定要从nobody变成somebody,我要抓住一个什么机遇,干一些什么事情,证明给你们看。其实心里头是自卑的。有人创业是为了证明给前女友看,有人创业是为了证明给他妈看。
所以我就觉得,这些人是我了解的人群。我们服务的站长一定要加上“草根”两个字,草根站长,这就和我自己的调性特别匹配了。我也是草根,我做了一个网站,谁能为这群人点燃希望?懂他的人是因为懂得自己。成为他们的榜样,为他们摸出一条路,这条路就能从nobody变成somebody。
你会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实现。如果我们能够帮助客户成功,那我们自己就会成功,这就是我们的商业逻辑和基本原理。
那前提是什么呢?是得有时代机遇,当时的潮流就是网民不断涌入,但互联网上的内容太少了,所以需要大量的人去创造内容,自然就需要一个工具,而我提供了这个工具。这不是我的功劳,是时代的产物。
腾讯财经:和那些站长在三十年前打交道的场景,有点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感觉?
戴志康:对,我第一次和一个站长同频,一个叫落伍者的网站,站长叫“拒绝游泳的鱼”,fish。我当时做了第一个版本,很多人都不愿意用。他是唯一一个愿意吃螃蟹的人。于是我就不停地跟他聊他的需求。我也是在感受他。突然有一刻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开这个网站,他希望这个网站做到什么样,这个网站承载了他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希望用这个网站去谱写怎样的故事?他希望用这个网站去服务谁?他希望访问他的网站的人得到什么。
我那时也很沮丧。因为我当时刚想商业化,被人骂得很惨,就他在这鼓励我,我没事就跟他探讨这样的需求。有一次我在吃完饭,突然想到,鱼哥可能有这个需求,如果有这个,他可能脸上就会露出那样的微笑。刚想到这,他就给我发了一个QQ。说能不能有这样的一个功能?那感觉就像谈恋爱般的心有灵犀。那一刻我感觉我跟他融为一体了。
我知道,这群人他在心里面底层想什么,他想要的是什么。
腾讯财经:所以你2014年投资创办伙伴云之后,还是想持续服务中小企业?
戴志康:对对,就是只有服务中小企业才有这种感觉。当然我们也不是说不能服务大企业,也做,我们也在服务大企业里面的一些部门,比如比亚迪。
腾讯财经:比亚迪是第一个客户?但他却是一个大客户?
戴志康:对,它那时候还不是大客户。那时候比亚迪还都是油车,还没有电动车,我们就是陪伴他一起成长起来的,这个感觉很好。
当时三个创始人之一谢劲锋,为电动车门店选址,有100来人在外头跑,天天在微信群里乱糟糟的,拿着Excel表传来传去,发现很不方便,于是就在网上搜,搜到了伙伴云。他说拿这个东西搭一搭,门店寻址就管理起来了,还能算绩效,数据还能非常及时出个仪表盘,把选址的效率提升了3、5倍。那既然选址能用伙伴云,开店也能用,卖车也能用,管理售后,管理仓库和供应链也能用。所以就这样,伙伴云随着比亚迪一起长大的一个过程。
腾讯财经:虽然你们也有比亚迪、元气森林这样的大客户。但是绝大部分还是中小企业客户,是因为你对中小客户群体的情怀吧?
戴志康:这世界上有很多钱,如果我们不懂,不了解,不够喜欢,这钱你是赚不到的,那我们只能赚到我们喜欢的人的钱,我们热爱的人的钱,我们懂的人的钱。并且和他共同生长,就是这样。
腾讯财经:但是中小企业客户是有很大风险的。他们的生命周期可能就三五年,他们的付费能力又不强。对你的商业模式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戴志康:大家也都能看懂这点。所以反正不喜欢中小企业的人,就自然而然不做这个市场了嘛。做的人就是真喜欢。在很困难的情况下,我们用头脑去计算,好像有些事情不合理。但是如果用我们的心去选择的话,可能还是会选择这个市场。从市场的规律来讲,确实现在这个时间点看起来是这样,但它也是有周期变化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腾讯财经:但是你的公司可以等三十年吗?
戴志康:如果你选择了做一个东西的话,确实是需要时间去等的。等的过程也许是很苦闷的,但这就是命,因为谁让你心里就只喜欢这个呢?我当时选择写程序,计算机这个潮流如果要三十年才能到来,那我就得等。因为我就喜欢这个。每个人,是花开有季的。如果必须要等,这就是命。
腾讯财经:比亚迪的数据量足够大,它的系统足够复杂,你能服务比亚迪,也能服务其他大客户的?
戴志康:我们团队里有的人喜欢这样的客户,就让他去做这样的客户。但是公司还是有一个整体的基因的,公司主要的这些合伙人,他们的心是在哪里?他们就能够和什么样的客户同频。
腾讯财经:元气森林算一个什么体量的客户?
戴志康:它是我们的所谓大客户。它本来是按小客户做的,做着做着它自己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大客户。
腾讯财经:元气森林的唐彬森为什么会接受伙伴云,接受你?
戴志康:他也很明白,他做互联网出身的,他说这个企业经营不就是个游戏吗?但这个游戏完全都是线下的,原子世界(物质世界)映射不到比特世界(数字世界)上来,那就两眼一抓瞎。他觉得游戏世界就是打游戏嘛,应该是用户跑到哪了,你应该有一个轨迹追踪过去。根据数据来分析下一步游戏应该怎么改,他是这个习惯。其实这也是在数字时代经营企业的一个习惯。但问题是,如果他两眼一摸黑,什么都看不见,那他这个企业靠啥?靠手感去经营?以前最老的企业家就是靠手感,处理数据量不大的时候,靠手感没问题,靠经验没问题。但是盘子大了,靠手感是不行的。
腾讯财经:所以唐彬森跟你是很有共同语言的?你们懂互联网世界。
戴志康:对对对。反正中国的企业服务这个赛道就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赛道。它不是一个快的活,不是一个一飞冲天的事情。做这行就要接受它。
以前可能三年公司就上市了,(投资人)五年就退出了。就是复利式的增长,一年增长个30%。这帮人都很怀念那个时候互联网创业时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候大家谈论的都是梦,一个又一个的梦,看谁的梦能实现。那今天还有多少人谈论梦呢?从1978年到现在,已经谈论了四十五六年的梦,调整一下也很正常的。
腾讯财经:你觉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不再谈论梦想了?
戴志康:去年(2023)吧。
腾讯财经:去年是一个什么节点?
戴志康:去年3月到5月份可能是一个时间节点,是更多的人心理上的一个节点。因为大家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疫情导致的。3到5月份一下子打破了这个规律,实际的经济数据打破了人们的这个期待。人们发现原来不仅仅是因为疫情,是一个整体的基本面上的一个拐点和变化。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哦,也许讨论梦的时候过去了。到了睡觉该醒的时候了。人会说向外看的人有梦,向内看的人清醒,人总归是要有那么一段时间去做梦,有一段时间是清醒的,并没有哪个好,哪个不好。甚至人可能一天下来清醒的时候更多。
事业的高光时刻是内心的至暗时刻
腾讯财经:2010年,你把discuz!卖给了腾讯,那时候就财务自由了吧。这时你是觉得人生自由了,还是觉得人生就此失去了目标?
戴志康:空虚,可空虚了。我一直认为,只要有钱了就会幸福。我把所有那个时候觉得不幸的原因都归结成没钱、没名、没地位。当我有钱、有名、有地位了之后发现,咋还是不幸福呢?哇那一刻,你不知道有多么酸爽!如果你追求到了人们认为能够解决幸福的东西的时候,你仍然不幸福,那么就意味着有一个更巨大的深坑在等着你。哎呀,那一刻我感觉我可能得了抑郁症了。
它让我看透了一个东西,就是所有物质层面来的幸福,都将是短暂的,都没法延续,它就幸福一会。我感觉到幸福感,或者最开心的时候,是和腾讯签合同的时候。打了款了之后,我一下子感觉到这事解决不了问题。
腾讯财经:打了多少款?
戴志康:反正就是够花了吧。我只能给你说,当时我拿的腾讯股票是153块钱,是一拆五之前的。但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就是,就是签合同的时候感觉特幸福,觉得discuz!有了好归宿,我自己也财富自由了。我可以想干啥干啥。我觉得这个钱能帮我实现很多很多我认为不幸福的事情。结果那一刻全破灭了。破灭了以后,我就想,那心里这个幸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怎么来的呢?
腾讯财经:所以说2010年,当你把公司discuz!卖给腾讯的时候,那应该是你的商业高光时刻,但却是你人生的低谷时刻?
戴志康:至暗时刻,那时候。
腾讯财经:所以有时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是背离的,而不是统一的?
戴志康:对,它有可能是统一的,也有可能是背离的。但是无论是统一的、背离的,无论是高光、至暗,都有它的意义。如果没有那个经历,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坚信外在世界带来的幸福,认为它是长久的、永恒的,就不会去探索别的东西。
腾讯财经:那后来什么时候,又重拾到了这种幸福感呢?
戴志康:后来我尝试了周游世界。我那本护照,大概一年的时间就盖满戳了。第一次到没去过的地方会觉得,好像挺幸福,挺满足。一个礼拜,幸福感就没了。后来突然有一刻,我发现,原来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外面去寻找幸福。好像就是找不到的。幸福是一个你本来就有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碰上个师傅,他说教你去观心吧,观呼吸。
我观了一段时间,发现我能和呼吸在一起了,我平静下来了。然后他说,那你再去觉知。哇塞,他一说觉知,我快速地就能觉知了,一旦快速地觉知了之后,突然就走到另外一个世界里去了。我突然感觉我就和我自己的心在一起了。
当你和自己的心在一起时,也就和当下的这个刹那在一起了,这时候所有的匮乏感、不安全感、自卑感、疲惫感那些情绪就都没了。
腾讯财经:所以说幸福感不是向外求来的,是向自己内心求来的?
戴志康:对,如果有一次那样的体会,就知道那是我经历过的前所未有的幸福。并且我知道怎么去复现它,持续地复现它。啥都不需要,你只需要有觉知,有心跳就可以了。然后我就明白人说的“本自具足”什么的,本来就是本自具足嘛。
腾讯财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方法?能让大家能获得幸福感?
戴志康:它是一个保持安住且中立的心去觉知实相的方法。我们的心为什么动荡、自卑,或者匮乏?因为心飘来飘去的。如果你知道这个心飘来飘去的,它就不飘了,它那个瞬间就不飘了。不飘的那一刻,你就和这心在一起了。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咱俩如果是仇人,我就想你的不好,脑子里会造出更多的不好,心里就升起无穷无尽的恨。这个恨在心里积攒下来,除非报仇雪恨了,才能消除。但这些全都是妄想、妄念。如果产生妄念的时候,你知道心飘出去的时候,它就回来不妄想了。这个心就安住了。你慢慢地就会感觉到它是本自具足的。
这个啥都不需要有,你就可以感受到幸福的一条路。
但是也会被诱惑。假定你现在有了我这方法,别人诱惑你,说那个股票投资10块钱就能赚100倍。你被诱惑心又动了,如果那个觉知跟不上的时候,它就又跑了。所以这个东西是需要被锻炼的。
成功的投资没有方法论
腾讯财经:2010年discuz!被腾讯收购后你进入了腾讯。大厂是个系统化运作的机器,讲究的是协同,一切都按部就班,你还能think different(不同的思考)吗?
戴志康:没错。所以当时我在腾讯里就找那些边缘的、没人做的业务,那种奇奇怪怪的业务去做。那时我们心里有火,有热情,所以大厂里也有的玩。
腾讯财经:2014年你为什么离开腾讯了呢?
戴志康:我从腾讯出来的原因是我想做投资,我当时在2008年投资的第一个公司,在香港要上市,不能以腾讯的身份去做。
腾讯财经:创业者和投资人于你来说,就像一体两面,相互自我投射?
戴志康:我做的是天使投资。我投的第一个公司就上市了。我觉得把我的创业经验帮人家搞搞,我可能就会幸福。你为了帮助别人,那总能幸福吧?我投资投得也挺好的,投了20多个公司,有7个卖了,2个上市了。有4个是实现了100倍以上的回报,还有一个实现了1000倍的回报。100倍的回报意味着你放100万它就变成1亿了。因为我比较善于发现机会嘛。但我认为人一辈子你该得到多少,或你该失去多少,它是一个常数。
我在2012年的时候投资了一家叫魔漫相机的公司,那是一个用AI做脸的技术,只不过那时候的参数量特别特别小。我觉得这个东西有前途,创业者眼睛里有光,也没人投他,我觉得这事能做好,将来可以成为一个大公司。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人投,所以我投的价格可低了。
腾讯财经:投了多少?
戴志康:一两百万吧。后来这个公司被阿里以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我想,这个时代也太疯狂了。三五年,100倍,合法的。
腾讯财经:很不可思议!
戴志康:对啊,我觉得这太疯狂了。反正就是那段时间,觉得满地都是机会。做投资实现我的成功,也实现创业者的成功。他成功了会喜悦,我也很高兴,又多了很多朋友。But,幸福还是很短暂,哎呦。
腾讯财经:作为投资人,你成功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你有一套独特的方法论吗?
戴志康:如果以前,你要是采访我,我肯定就跟你说一套方法论。但是我现在不想说了。因为真的不是那样的。
腾讯财经:不是因为你的方法论起了作用?
戴志康:不是不是,是因为机缘,因缘,因缘际会。
这个小范畴里,是有一点个人因素的。但是在大范畴里,其实就是时代时势造英雄。其实我看待其他的企业家也是一样的。我今天跟你说的,是所有顶级创业者都明白的一件事情,但是他们都不说。
创业是男人的春药
腾讯财经:你要不停地去寻找新的事,来驱动你找到意义和幸福感?
戴志康:对,所以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人家说创业是男人的春药。当你觉得自己老的时候,去创个业吧,然后你就像打了春药一样,打了鸡血一样。后来还投了一些公司吧。伙伴云本来也是我投资的,但是因为都是我原来的兄弟们,我觉得除了投资,还有一份情感和责任在。
腾讯财经:所以你就成了伙伴云公司的CEO,然后亲自下场带领他们去找到一条路?
戴志康:对,我进到这里面之后才发现,这水好深。
腾讯财经:为什么这么说?
戴志康:因为2B和2C完全不是同一回事,我以前所有的那些经验都是2C的。然后就有一种时代终将过去的感觉。就是原来你所有的经验,2C的那种sense(感知),放在这个2B里有可能都是错误的。
腾讯财经:你举个例子。
戴志康:2C的产品要轻、快、爆。轻量、快速、爆品,然后要有社交传播和口碑传播。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客户的认可。就是time to value(价值实现时间)要特别低。
腾讯财经:你们公司会分成两派吗,一部分是觉得应该向2C的赛道,一部分是要用2B的赛道?
戴志康:对对对。就是我偏向于2C一点。但是这事不是一个个人的喜好问题了。
腾讯财经:你会不会陷入了一种经验主义呢?
戴志康:这就是一个纯粹的经验主义陷井。但是我也能感受到,就是一个时代轰轰烈烈的来,也能感受到一个时代轰轰烈烈的去。我觉得属于我这样的人,在商业上的那个轰轰烈烈那个时代过去了,它轰轰烈烈地来过,然后也轰轰烈烈地就过去了。而属于其他不同类型人才的机会才刚刚开始。现在觉得这个时代悲观的很多都是上一代的既得利益者。但是我是不悲观的。
我觉得其实任何一个时期里,都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只不过上一个时代的人,你要接受、或者说你要看见一个时代来了,一个时代过去了。就像三十年前我曾经那么明确、清晰地感受到我的时代要来了。
腾讯财经:但是每个时代是有很多机会的,你也说过你是“机会主义者”。在新的时代来临的时候,你看不到新的机会了吗?
戴志康:我不认为我的时代过去了,我就没有价值了。我觉得做一个观察者去观察,对内观察自己的心,对外去观察这个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有一些公司可以做得很大,比如说美国那些公司,还有我们的BAT这些。甚至我们一度认为BAT,尤其是AT,是无极限的。就是没有上限。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如果把时间拉长的话,它一定是一个错误的认识。真相就是它不是无极限的,他一定会像正弦波一样,春夏秋冬,像流行歌曲一样火了,又不火了。拉长了看,大家都是流行歌曲。
穿越死亡后会进入什么状态
腾讯财经:我们的栏目叫《海拔7950》,珠峰7950米向上8000就是死亡地带。企业有可能穿越死亡地带登顶,也有可能成为坐标。你有穿越生死的经历吗?
戴志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2015年,我那个时候和家里关系不好,有几个朋友就约我去徒步,说要不你出来散散心?从海口走到三亚,大概400公里。他说咱别带钱,咱用化缘的方式,走到哪咱就住到哪。
腾讯财经:那时候你做投资已经很有钱了?
戴志康:对。我就穿了个运动服,背了个包就去了。走的第一天,我感觉我就要完蛋了。一天大概50公里,要走7、8天,三四百公里,没钱。也不能刷卡。第一天的时候,我的脚磨得全都是血泡,强忍着走下来了。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发烧,烧到四十来度。那天还下雨,雨衣渗进裤裆里、身上,全都是水。走路的时候两腿之间是互相摩擦的,一会就磨破了,我疼的不行,简直是要挂了的感觉。
海南那些路吧,也不安全,经常过大车,突然几只狗在后面追我,我一瘸一拐咣噹一下就摔到马路下边去了。狗是不追了,我抬头一看,哎呦,有个坟头,吓死我了,还有个墓碑。那一刻我的感受就是要挂到这了。有一种很强的死亡恐惧。我就很紧张,一咬牙,还咬掉一块牙。正常的牙是不可能被咬掉的。但是那个时候可能是人的心理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崩溃到极点了。
半夜黑灯瞎火的我又跟队友走失了,在那个底下我喊了两声也没有人,荒郊野岭的,手机被泡水没有电了。爬又爬不上去。但突然就有一个意识,挂在阴沟里,太没尊严了,太怂包了,要挂也一定要挂在前进的路上。这两个念头不停地打架,不停地交战。然后从心里面冒出一种力量。就跟触了电一样,三下五除二就从那个大概六七米的深沟里头爬上去了。这是真正的转折点,这一刻我好像就放下了所谓的我的身体,生死之间的这个包袱了。
腾讯财经:因为有了这一次的濒死体验,从三亚到海口走出了罗布泊的感觉?
戴志康:我心里冒出那个力量之后,本来裤裆里全都是血,脚底也都是血,下着雨,特别冷,发烧40度。但我连生死都看淡了,还管什么疼不疼。可能有个10分钟、20分钟,突然有一刻它就不疼了,好奇怪,真的不疼了。
然后就赶上两个同伴。他说大哥你知道吗?你在跑。啊?我一看,我的腿真的是在跑,一直在飞奔。然后他说,你在哭。我发现好像泪流满面的。一摸脑袋,不发烧了。然后大半夜,大概3点钟的时候,我走到了目的地了,一个小宾馆里。我就跟宾馆里一个开房的客人说,我从海口走过来的,没有钱,我又走了好几天,你赞助一个房间给我睡一觉吧。或者你要不嫌弃,反正你也一个人,我跟你一起睡一觉也行。
正常的跟别人要钱会不好意思。但那个时候我就感觉特别有底气。那人也特别爽快,他说我给你开个房,再给你100块钱,你买点吃的。我发现原来要饭也可以要得这么有尊严,特别有气场。人家是高高兴兴就给你了,还给你竖大拇指,说你这人不简单。
第二天,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本来早上要吃早饭,突然我发现不饿,我就喝了一碗米汤,第三天没吃饭也不饿。
腾讯财经:这是达到了一种辟谷的状态吗?
戴志康:我觉得可能超越于辟谷的状态了。就那一刻我觉得我这个身和心好像分开了。就是苦和苦的感受分开了,很多恐惧剥离下来了。
第三天的时候,身体好了,不疼了,腿也不疼了。我就在路上碰着一个人,我就跟他说你赞助一下。
腾讯财经:理直气壮的?
戴志康:理直气壮的。那天你知道我要了多少钱?1200块钱,就是化缘。有一个人说,说我看你这个样子就不是一般人,说这有200,给你吧。他说哎呀我儿子也需要锻炼意志力。要不你们明天我叫我儿子过来跟你一起走。到了第四天,他和他儿子,还有他儿子的同学,过来跟我们一起走。到第五天,我们的队伍就变成了十几个人。我突然明白了《阿甘正传》里,阿甘跑着跑着,就有人跟他去跑,就是这个原理。别人是被他那个气场和他的那种精气神的那种状态吸引了。
走了三百六七十公里,沿途化了很多缘,很多人跟着我们走。这个事就是一个核心,从那以后我完全不一样了,人就不一样了。
腾讯财经:是因为你经历了生死?
戴志康:就是会跃入到另外一个空间去。就是一个不是求生,也不是找死的一个状态。从此之后那个状态就经常有了。无法理解,也无法描述。但是我认为它是真实存在的。
腾讯财经:如果映射到公司,是哪个阶段
戴志康:2023年是一个比较显著的时间。去年主要是我要面对我们2B的业务,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非常慢的一件事情。我自己所有的成功经验其实都是2C的。其实面临着一个自我否定,我自己有一个很强的自我否定。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面对了这样一个过程。
就是我好像生死看淡了,个人的成败看淡了。突然一下就看明白《道德经》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们所有人都是活在二、三和万物这个层面的,但是有一个地方是不生不灭的,不垢不净的,就是那个一。这么个境界,这么个状态。那是我第一次触碰到这个状态,在此之后,我整个人就不一样了。
腾讯财经:你触碰到这个状态后,是停留在这个状态?还是怎样?
戴志康:我到了这个状态之后,有相当长的时间无法复现。就是我再想回到这个状态,回不去。
我非常明确地知道方向
腾讯财经:因为大环境巨变,某些基金撤退,2022年以来中国SaaS(软件即服务)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你目前还是伙伴云的董事长,这一年多来你做了什么事?
戴志康:我做的就是和员工和客户聊天。我想知道客户有多热爱,多需要我们这个产品。我们不断地在调这个客户的定义,包括做什么样的客户,不做什么样的客户,我们服务不了所有的客户,不是说啥客户赚钱我就做啥。我们为什么能够聚焦做小企业?只是因为它和我们自己的这个东西能够匹配上。能够在这种客户里看到效用,看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和那种充盈感。那只需要去找到更多的这样的客户就可以了,如果全国有一万个这样的客户,那我就做这一万个客户的生意。如果有五千个,我就做五千个,如果有五十万,我就做五十万,就是这样。
腾讯财经:但是如果没有更广范畴的客户,公司会不会越做越小呢?
戴志康:我个人认为不是大小的问题。一个好的公司的标准,并不是源于它大或者是小。而是源于就是你真正的客户有多么地离不开你,我觉得这样才是好公司。
腾讯财经:你现在在公司的角色作用是什么呢?
戴志康:我的角色就是董事长、方向、还有客户,就这三个层面的作用吧。
客观地说,其实会比我原来创业的时候起到的作用要小。因为单纯地在收入利润上去日拱一卒,这事确实不是我的擅长。我的思维结构不是这样的,我也训练不成这样。
腾讯财经:你的思维结构是什么样的?
戴志康:跳跃式的,跳脱式的,就是看啥都跟看别人似的。
腾讯财经:那你会把公司代入一种惊心动魄的状态?
戴志康:以前会。但是现在不是这个时代了。以前的矛盾是,过慢的行动速度和不断涌现的机会之间的矛盾,所以你要快点去抓机会。现在的机会其实大家都能看见,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你对这个行业的客户的深刻理解。就是你理解多,你专业,你积累多,你体系健壮,你就能抓住这机会。没有这个,你抓不住这机会。
腾讯财经:你喜欢孙悟空,西天取经完成后孙悟空被封为斗战胜佛。你现在的状态可以用斗战圣佛来形容吗?
戴志康:不能,但是我觉得可能好像处在取经的后期。我现在更像孙悟空和唐僧的一个合体,但是可能还是更像孙悟空的后期一点。其实孙悟空反叛了半天,也是为了证悟自己心中的那个佛性吧。但是,成为斗战圣佛之后,你觉得他还干得出大闹天宫的事情吗?
腾讯财经: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戴志康:就是我知道方向,非常明确地知道方向。我知道生命会往哪里走,我的生命会往哪里走。这已经不是一个我要走到哪里的问题,而是我认为是人类终极,到最后就是会走到那里的一个终极的状态。我还没走到,但是我知道我能走到,我也知道到那个地方会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