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大选正式投票,非国大面临执政30年来最严峻挑战

资讯1个月前发布
269 0 0

南非大选正式投票,非国大面临执政30年来最严峻挑战

南非大选正式投票,非国大面临执政30年来最严峻挑战
当地时间5月29日,五年一度的南非大选正式投票。这是该国自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第7次大选。
参选政党数创新高、首次向独立候选人开放、朝野政党激烈角逐……本次大选被认为是南非30年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选举。而最大看点在于执政30年的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会否失去议会多数席位,被迫与其他政党联手组阁,将南非推向联合政府时代。
最激烈选战
29日这天,南非全国9省、2700多万名选民前往2.3万多个投票站,选出新一届国民议会和地方立法机构。最终结果将于6月2日公布。
国民议会选举是大选核心之战,政党和候选人将竞争400个席位。选举采用比例代表制,即各政党按照得票比例获得相应数量的议席。
根据选举法,获得半数以上选票的政党即成为执政党,其领导人将就任总统。
和外界普遍观感一样,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也认为这是南非30年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选举。
“自从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之后,南非的选举一次比一次激烈,今年尤甚。”贺文萍说,主要表现在参选政党林立、党际斗争激烈以及首次有独立候选人参选。
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今年有70个政党参加选举。这一数字高出上次大选的48个政党。而且,今年有不少是新成立的政党。
参选政党数创新高,厮杀无疑更激烈。
其中,四个政党最受瞩目,分别是执政党非国大和反对党民主联盟、经济自由斗士、“民族之矛”。
非国大现为议会第一大党,拥有230席。由于支持率已跌破50%的执政红线,非国大此次力求保住多数席位。
非国大主席、现任总统拉马福萨依然对获胜充满信心,也呼吁民众对非国大保持信心。
他强调非国大过去30年来取得的成绩,包括改造南非种族隔离社会、实现民主转型,并承诺采取更多措施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以及扩大对贫困群体的支持。
对拉马福萨来说,这次大选也关系他能否迎来第二个任期,必须全力以赴。本月,他推出了国家健康保险法和基本收入补助等惠民措施。
反对党阵营中,身为议会第二大党的民主联盟实力最强,志在取代非国大。
在2019年大选中,民主联盟得票率第二。
在本次大选中,民主联盟党首约翰·斯汀霍森誓言要终结非国大的统治。
该党还打出“拯救南非”的竞选纲领,主张改善就业、降低暴力犯罪、改革官员选拔制度等。民主联盟还一直努力摆脱作为富裕白人政党的标签,此次与其他较小政党结成联盟,试图扩大吸引力。
经济自由斗士党在最近两届大选中人气持续攀升,现为议会第三大党。
该党由前非国大青年联盟领袖尤利乌斯·马莱马创建于2013年,走“激进左翼”路线,主张没收富人土地、分给穷人,吸引不少年轻人和低收入阶层选民。
今年大选中,该党继续兜售激进政策,包括主张将矿山和银行国有化等,以解决种族和经济差距问题。
“民族之矛”党得名于非国大前武装组织,由82岁的南非前总统祖马领导。
选前民调显示,该党得票率预计为10%。该党主张加速土地分配、赋予传统领导人权力、恢复祖鲁传统文化影响力等。
凭借反种族隔离斗士、祖鲁传统主义者的身份以及平民作风,祖马在农村地区拥有大量追随者。
本次选举中,祖马希望率领“民族之矛”党阻击非国大。然而,围绕祖马参选资格的争议被认为凸显政治暗流汹涌。
上月,南非选举法院裁定祖马可以作为“民族之矛”党候选人参选。谁知,在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提起上诉后,本月20日,宪法法院否决了选举法院的裁定,判决祖马没有资格参选。
外界认为,虽然祖马深陷腐败等丑闻并因此被迫下台、被判监禁,但关于其竞选资格的取予透露出南非大选背后尖锐的政治斗争,以及对祖马影响力的忌惮。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首次有独立候选人参选。
据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统计,11名独立候选人将首次参加选举。独立候选人入场意味着选票会进一步分化。
最严峻挑战
在贺文萍看来,本次南非大选的另一大特点是,执政党非国大将面临30年来最具挑战的一场选举。
时间回到1994年。当年,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在曼德拉的带领下,非国大在该国首次各种族都参与的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
此后,在6次大选中,非国大都赢得议会多数席位,执政至今。
虽然非国大连战连捷,但是难掩得票率逐渐下滑的尴尬现实。
2009年、2014年、2019年三次大选,非国大得票率为69%、62%、57.5%,逐次递降。2019年大选被认为史上最差成绩,好在总算守住50%的“胜负线”。
然而,这次大选可能不会再如此幸运,等待非国大的将是一场更艰苦的议席保卫战。
非国大此次面临民主联盟、经济自由斗士、“民族之矛”等主要反对党的猛烈围攻。民调数据也不乐观,显示该党支持率30年来首次跌破50%,选举前夕仅在40%左右徘徊。
“这意味着非国大可能30年来首次失去议会多数席位。”贺文萍说。
非国大数十年一党独大的强势地位何以在弱化?
贺文萍分析,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南非经济不振、失业率高、腐败、停电、犯罪率上升等问题引发民众不满和对非国大执政能力的质疑。
非国大在1994年赢得大选开始执政后,南非经济在十几年间一度保持5%以上的增速。“但是,最近几年,南非经济不景气,已从非洲第一大经济体跌至第二。”贺文萍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南非今年经济增长率仅为0.9%,略高于2023年的0.6%。IMF还预计今年南非失业率将攀升至33.5%。
在贺文萍看来,南非经济失速既有国内治理因素,也有外部因素。眼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市场低迷,南非等非洲国家经济普遍受影响。
另一方面,非国大自身也在不断分裂,比如反对党经济自由斗士、“民族之矛”的领导人都来自国大党。随着非国大颓势渐显,反对党乘势崛起,导致选票不断外流。
还有分析指出,南非选民正在分化,年长选民依然力挺非国大,但年轻选民对曼德拉和非国大反种族隔离的辉煌历史已有隔膜,他们更易被反对党的政策主张所吸引。这使得非国大传统的强大民意支持受到世纪代沟的挑战。
“即使是南非黑人,对非国大也颇有不满。他们认为,非国大执政以来,他们只是获得投票权,并未得到实际利益,没有获得真正的解放。对此,经济自由斗士党强调要给南非带来第二次解放,即经济的解放,这吸引了很多选民。”贺文萍说,在当前经济形势下,经济自由斗士和亲商的民主联盟两党在此次大选中的得票率或将上升。
将迎转折点?
一旦如民调所示,非国大得票率低于50%,将意味着失去对国民议会的绝对控制,不得不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
南非会否迎来联合政府时代也被认为是本次大选的最大悬念。
贺文萍预计,很可能出现联合执政的局面。因为从目前支持率看,包括非国大在内的主要政党得票率都难过半。
而联合执政带来的结果可能会拉低决策效率,非国大未来出台政策、法案将受到更多制约。
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政治研究员妮可·比尔德斯沃思也预测非国大的得票率不会超过50%。
不过,比尔德斯沃思认为,联合执政究竟影响几何将取决于非国大具体得票率。如果距离议会多数席位差距较小,那么非国大可以与边缘政党组阁,预计不会对其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反之,如果差距较大,该党需要和主要反对党或多个政党结盟,那么施政可能受阻。
西方舆论认为,长期由单一政党主导构成了南非特有的政治生态,权力结构的任何变化都可能对该国产生重大影响。一旦非国大与其他党派联合执政,南非从此或将踏入未知水域。
“如果联合执政,意味着非国大在议会中的主导地位将被撼动,南非政治将迎来转折点。”贺文萍说,但是,鉴于非国大根基深厚,其他政党尚无法取而代之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更重要的是,“南非当年通过谈判而非暴力终结种族隔离制度,留下和解融合的巨大精神遗产,加上南非各类社会组织发展较成熟,相信各方力量会在沟通、磨合、和解的过程中继续推动国家前进”。

92game游戏网

色彩游戏网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